Feng Zhenghu4112月8日

今天12月8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35天。

早上,我厚着脸皮在大庭广众面前睡到7:00起床,现在生存是第一需要,保证睡眠时间,就有一天的好体力。

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布置我的“床”,把睡具整理好,改写告示板上露宿日本的天数,再把请愿广告的物品按原位摆放,然后再去厕所的洗手间漱洗。

早餐的食品是昨天晚餐剩下的半块比萨饼。这是温哥华的楔形比萨饼,不论种类,每个都是3.49元加币另加消费税,我吃的这个是香肠比萨饼吧。 有一位推友来信,帮我作了更正。是的,我写错了。12月4日送我圣诞卡的空姐是AC,不是CA。

昨天美国旧金山的一位朋友下午从美国顺道来看望我,还要给我送一部手掌式电视机等其他用品,结果没有找到我,入境日本后在宾馆里打来电话告知我。原来,他看了CNN的镜头后,以为我是住在入境通道上,所以一直在那里找,实在找不到,就进入入境审查大厅办理入境手续,入境日本了。虽然我们没有见面,但他的心意我领了,非常感谢。

其实,我就住在入境审查大厅,他没有注意。因为我的采访区在入境通道旁边,所以电视台的镜头大部分是入境通道周围的环境,但是也有一些电视台记者潜入我的暂住地拍摄了一些镜头。

目前,我的手机邮箱已经满了,无法下载,只有删除部分短信或邮件,让出空间接受新的短信。有些令人感动的短信或邮件无法保存,实在可惜。而且,在我的日文手机上部分中文汉字无法显示,在电脑上的电子邮箱就没有这个问题。现在我已上网可以收看我的电子邮箱,请给我发短信或邮件的朋友们,尽量发到我的邮箱:[email protected]otmail.co.jp 或[email protected] 。当然,一两句话的短信还是可以发在手机上的,快捷方便。

12:00,今天当班的首席审查官又来向我提交第6份官方文件,内容与昨天一样,日期是新的,并与他合影一张。我俩交接国书的样子已越来越标准,我也逐渐学会这些外交礼节。我会将《冯正虎向中国政府转呈12月8日的日本官方文件(总第6份)》一文送网络媒体发表,并附上日本官方文件的照相件。

下午黄奔先生从台湾回美国路经日本,又来探望我。14:00,我们分别,我去接受日本NHK的采访。当我走进记者采访区时,记者的摄像机镜头已对准我。这位记者是我熟悉的,我们已多次在老虎会举办的中国问题研究小型聚会上见面,他中文流利,而且熟悉中国问题。尽管他是拿着摄像机对准我提问的,但我们还是像老朋友谈话一样自然,他提问到位,我回答流畅。约半个多小时的答记者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也是问我回国后最想做的事是什么?我的回答:看望我的母亲,她已近九十岁了。

16:29,一位日本华人打来电话告诉我,最近他在网上看到我的遭遇,又了解到我的经历,还为出版一本书坐了三年冤狱,这样优秀的人却在中国遭受如此打击,他很愤怒,这个国家疯狂了吗?他已来日本二十几年,过去一般不关心政治的事。这次,他看我的悲惨故事时,在办公室里却情不止禁地流泪了。今天,他想打电话给我告诉他的心情,并支持我。我听出,他与我通话时还有哽咽声。我非常感动,我的回国故事也使他伤心。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真的,我已曾经沧海,或许已平常了,一直以微笑去面对这些人间的困苦。我应该努力,去改变这些伤心的故事,让人们感到希望,听到以后快乐的故事。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