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92352china16月9日报道今天上午刘晓原律师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办理会见陈启棠(网名:天理)的手续时再遭刁难,对方称领导已经交待,只能明天下午再来会见。刘晓原律师问“你没给领导打电话,也刚看到我的手续材料,怎么就事前就安排好了?我要求见所长。”一警官说,所长能随便见吗?

刘律师别无他法只好打电话投诉。打监管大队投诉电话,对方只是推脱。再打市公安局投诉电话,先是百般推脱,后说过问一下。再打监管大队电话,工作人员称,领导正在开会。刘律师于是去找驻所检察室,检察官称,律师会见受阻,他们管不了。

继续交涉中,刘律师在外面遇到几个警察,一个自称是所长,说要在四十八小时安排,一定要让他明天下午才能会见。刘律师质问,为何其他律师可以及时安排会见?而我必须要等两天?

据刘律师记叙:下午,我与苏昌兰丈夫陈德权去了佛山市公安局信访室,要求约见国保支队警察。信访人员让我们在接待室等一下。大约等了四十分钟,一个科长出来说案件到了检察院,如有材料要交国保,他可以转交。我说没有材料转交,这次来是想了解是不是侦查机关对律师会见设置阻力。因为上午在南海区看守所交涉会见问题时,有警察建议我去向市公安局、区分局投诉,我据此认为是国保在设置阻力。这次会见要让我等两天,那下次会见也要等两天吗?科长表示,他会向上反映。随后,我们去了南海公安分局找纪检投诉。门卫又把我带到信访办,我说是找纪检投诉,他们说投诉也是在信访办。我作了投诉后,警察才把纪检电话告诉我,我再作了投诉。

记者对此联络苏昌兰哥哥苏尚伟,他说:这些官員在媒体上满口仁义道德,一本正经,开口说提高服务质量,闭口说执法为民。现实中他们有的粗言恶语,有的花言巧語一套套相互推卸责任。据我了解其他前往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是不需要预约就可以会见当事人的。为什么刘晓原律师就需要预约。何况苏昌兰、陈启棠天理案已经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按刑事诉法,律师是有权利依法会见当事人。我看他们就是要打击报复苏昌兰、陈启棠(网名:天理)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