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六四”纪念日,尽管有6月1日长江沉船事件的先声夺人,但官方并没有因此而忽略每年一度对这个敏感日子的秘密防范。“长江沉船:400多人遇难全部是老人、妇女、儿童。船长,轮机手、船员第一时间弃船逃生、且全部穿着救生衣,有时间穿救生衣没时间报警。事发2个多小时后船长上岸了才发出求救信号。上演了人类社会文明中最下流、最无耻的一幕,洞穿了人类的所有道德底线,彰显了一个遍地流氓的国度!”这艘从南京出发,驶往重庆的“东方之星”,没有成就这些倒霉乘客的幸运之星,相反倒生生变成了踏上死亡之旅的灾难之星。当然,这不仅仅是天公不作美的原因,而更是现行制度、幕后利益和卑劣人性共同作用于这次不归之旅的必然性结果。 东方之星16月1日,长江客轮“东方之星”翻沉。这是中共建政以来长江死亡人数最多的船难,祸因是什么?谁应负责?中共政权严密封锁,不准国人置喙。 今年的“六四”纪念日,尽管有6月1日长江沉船事件的先声夺人,但官方并没有因此而忽略每年一度对这个敏感日子的秘密防范。从这些天的翻墙效果明显不如往日,就清楚官方并未闲着。直到笔者伏案疾书的此时此刻,翻越网墙仍然十分艰难。 对于不满足单向道信息的极少数写作者如笔者而言,翻墙浏览不一样的资讯,自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以前几天发生的这次长江沉船事件为例,如果仅依赖于官媒“把坏事当作好事”似的图文报道,那么受众中的绝大多数就会接受淹死400多人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事后总理、部长等一众要人都已亲临现场指挥搜救,我们还是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事实上,从现在大多数受众情绪的稳定平静和漠然视之看来,大家的确都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慨或质疑了。然而只要能换一个被屏蔽的窗口看一看,就会知道沉船前后不为人知的另外一幕幕。 在沉船发生后,很多遇难者与其家属都蹊跷地失踪了。虽然从那一艘风雨飘摇、满载458位乘客的沉船上侥幸逃脱的幸存者尚有区区14人,但从各地警方监控下逃出来还能自由发声的难属,却一个都没有! 还有很多事情只要稍加分析,一看就很荒唐。但官媒仍然大胆地为我们忽悠着。沉船事件发生后,海内外的报道中均在第一时间已认定,458个乘客中仅有14人成功侥幸逃生,但官媒却在以后连续4日的报道中不厌其烦地说,在场官兵等都在全力以赴地搜救,而就是不愿在第一时间据实告知,遇难的实际人数其实几乎就是满载的乘客人数。试想一下,只要你的思维还属于正常范围就都不难明白,除了包括船长、轮机长在内的14名幸存者外,其他的乘客全部都在翻沉的船仓里。 科学常识告诉我们,人类在没有潜水设备帮助下的憋气时间,最长也不过2分钟时间。2012年10月,有个丹麦的潜水爱好者在伦敦的一座游泳池里潜水憋气长达22分钟的时间,成功打破了当时的世界纪录。同时他也是最长时间潜泳的记录保持者,在2分11秒内游了152.4米。但显然乘坐这艘东方之星的绝大多数老年男女乘客,是不会潜泳甚至连游泳都不会的人,更别去想象什么憋气的功夫了。可是,我们的官媒在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甚至第五天居然还在大谈特谈所谓“搜救”的话题,这简直就是侮辱正常人的智商了。因为这不是在汶川那样的陆地上,地震虽然震垮了房屋,但倒塌的砖墙缝隙还有氧气,甚或还有自己的尿水等这些人类可以赖以延续生命的起码条件。而这次沉船事件只要证明人都还在水下面浸着,就根本不可能还有延续生命的任何机会。所以,一个劲地开动宣传机器鼓噪什么“搜救”主题,其本身就是不顾科学常识的瞎扯。难道乘坐在这艘“东方之星”号的老头老太们,都变成了不需要呼吸的超人不成? 在新闻媒体关于这次“搜救”的统一发稿中,当局还故意玩文字游戏。他们将找到的遇难者数字首先放到“搜救到”的人数中,然后在减去遇难者人数,于是得出生还人数。比如,央视在6月4日的报道就这样写道:“东方之星客轮翻沉已搜救到96人,其中82人遇难,14人获救。” 这句话一看就知道有着极大的误导。首先,它给人的音印象是救援了96人。其次,读者可能得出,救援的时候还是活人,后来死去。再次,它将自救的人数也放到了施救的数字之中。 一个国家的媒体为了政治效应,不惜改变中国文字的基本含义。在这种救援的场合,“救出”或“救援到”的“人”,应当是活人才是,而不应当将遗体也算进去。这是连小学生也明白的基本常识。 官媒正确的做法应当是,呼吁追究责任,并在第一时间公布所有遇难者名单。紧接着,由国家最高元首向全体国民致歉。然后是主管航运的最高领导——交通部长主动引咎辞职。纳税人养了这些养尊处优的主事官僚,是应当向纳税人负责的。而不应该仅仅是旁观者,否则,何必设此衙门及负责人? 正因为长期以来上面不负责,就无形声中给下面的人做了潜移默化的坏榜样。以这次负责指挥掌舵的船长和实际操作的轮机长为例。他们两人以及其他船员在沉船发生时,竟然成了逃得最快的逃生者。这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吗?一般的人可能对船长和轮机长的岗位描述不是很清楚。但如果把他们比喻成一个企业里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话,就很容易理解了。虽然在灾难临头时,通常一把手,二把手逃生的希望的确最大,但他们应该明白的是,当乘客登上“东方之星”这条船的时候,也就视同把生死权都交给了船长和船上担负重要责任的轮机长等船务人员。但我想这么多冤死江涛的乘客们至死也不愿瞑目的是,他们把原本理所当然的信任等于都交给了极度自私、胆小冷血的魔鬼。 对比同样发生在1914年4月15日的海难事故——“泰坦尼克”号的真实故事就对比分外强烈。面对即将来临的沉船灾难,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命令先让妇女和儿童上救生艇。然后直至最后一刻,船长仍然拒绝同伴的帮助离开船只,将自己关在驾驶舱中,坚忍地等待着他和泰坦尼克号一起下沉葬身海底。“泰坦尼克”号上的五十多名高级职员,除指挥救生的年轻二副莱特勒幸存外,全部战死在自己的岗位上。两个国家的船长,彰显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格素质。 而且,这次我们更不可接受的是,本来是一起导致重大责任事故的惊人灾难,可那些愚弄人民的新闻媒介还不忘趁机将此事生生扭曲成莫名其妙的献礼新闻。看看以下这些恶心的标题吧。 财经网在今日资讯栏目上抛出热门频道文章《生为国人何其有幸——致逝去的“东方之星”》。还有如《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啦》 ,《世界透过沉船事故见中国决心》,《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怀抱》,《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 》……官媒利用这样的惨痛事件进行政治宣传,再度将“丧事当作喜事办”,引发了很多中国网民的愤怒。这些标题不免令人联想到汶川大地震后,有无耻文人发出“做鬼也幸福”的怪异说法。无怪乎有人发出短评曰:“深情与煽情只有一步之遥。最重要的是,船和真相都还在水面之下,请不要急着感谢。同样是沉船,为什么泰坦尼克号更值得铭记?” “长江沉船:400多人遇难全部是老人、妇女、儿童。船长,轮机手、船员第一时间弃船逃生、且全部穿着救生衣,有时间穿救生衣没时间报警。事发2个多小时后船长上岸了才发出求救信号。上演了人类社会文明中最下流、最无耻的一幕,洞穿了人类的所有道德底线,彰显了一个遍地流氓的国度!”

这艘从南京出发,驶往重庆的“东方之星”,没有成就这些倒霉乘客的幸运之星,相反倒生生变成了踏上死亡之旅的灾难之星。当然,这不仅仅是天公不作美的原因,而更是现行制度、幕后利益和卑劣人性共同作用于这次不归之旅的必然性结果。

东方之星湖北监利,太平间的工人为东方之星号遇难者准备棺材。(2015年6月3日)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