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子杀了人。把邻居一家两口人用菜刀砍了。之后他投案自首。也不算投案自首,他没跑,他只是等着警察把他押上了警车。他只想死。

案情极为清楚。

二子他爸和邻居吵架,让骂了。骂的词儿太毒,是二子的父亲就该断子绝孙。家里就二子一个儿子,还有嫁出去的两个姑娘。二子的父亲觉得气儿闷着,他忍了。

二子因为打架斗殴流氓滋事罪,判了六年,从监狱刚出来。他在大牢里便妻离子散,出来了又找不到工作,心烦。

他听说了他爸让邻居骂了,他提了把菜刀要出门。让他爸小祖宗爷爷我叫你亲爹了,咱不敢再惹事儿啦一通求告拦了。

二子也忍了。

但是,这一周他爸总是咳嗽。咳咳咳地,咳个不停。

二子天天出去找工作应聘,他想当保安看大门替搬家公司扛包搬运家具全成,但只要说了他刚出来,他的应聘就告吹。他太烦。

连着一周,他爸总是在家里闷着咳嗽。咳咳咳地,咳个不停。

二子觉得家里的空气也随着他爸的咳声在颤悠,家里的空气有些僵滞有些五味杂陈,甚至不如牢里的空气。在牢里蹲了六年,他们号子里的空气也臭也难闻但还算能混,现在如何混下去家里的空气有些破鞋烂袜子剩饭菜霉味儿蟑螂味儿老鼠们在夜间蹿来蹿去如入无人之境那味儿,如此的味儿呛得人只想再去牢里了?或者死了也成。

他爸的咳声仍是那般地轰响在他耳边。咳咳咳地,咳个不停。再之后他爸会积蓄一口浓痰,叭地吐在脚下,用鞋底磁几下。之后再咳。

还有二子在前几天遇见了被打伤的那个货的妈,他判刑六年算是有罪之人,他现在出来了,六年大狱,他的一生毁过了,还要咋呀?他还是让那位大婶儿痛快淋漓地骂了一顿,并扬言事情没有结束,她们全家会来报复的。他让骂的脸上青一阵儿白一阵儿灰一阵儿,他说他等着来报仇,他不会和一个老娘们动手。这些天他一直等着报仇的汉子们来,但是那些汉子们没来。他真想让那些寻仇的汉子们来,再打它个血里呼啦的,了不起再进去又能咋呀?

还有今天一个也是在里面结识的混混痞子,说二子有个差使干不干?去郊区一个屠宰场杀猪?工资不多能吃饱,猪下水可着劲儿地吃。

他说让他想想。

那个小痞子便也痛骂了他一顿说,你还要想?杀猪咋啦?你丫跟一头猪一样啊?猪让宰杀之前,压根不想。

也是。进去过的人,出来了还算人?连头猪也不如。

他爸还是咳咳咳地,咳个不停。

二子听了他爸的咳嗽就来气,就憋气,血往头上攻。他一直忍,真格忍了一周。

一周后他再也忍不住了,便悄悄地提了菜刀,悄悄地到了邻居家里,两刀结束了对面邻居两口子的命。

警察再三审讯,二子只说他爸咳嗽,说我听了我爸咳嗽,就急。就发闷。就憋火儿。我真的忍了一周,七天啊!

警察说,七天了,没事儿了么?你怎么又犯混了?

二子仍是说,我提了刀,悄悄地过去了,我把那对狗男女剁巴了,回家给我爸说了,我爸听了,当时就再不咳嗽了……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