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49)在武汉,圣观法师及黄静怡居士被控“煽颠”案今年4月审结,但法庭至今没有宣判。圣观法师弟子引述该案代理律师表示,当局涉嫌超期羁押,敦促当局宣布判决结果。但法官以“你懂的”回应。圣观法师弟子透露,圣观法师在狱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营养不良。

圣观法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今年4月审结,但至今未作出宣判。圣观法师的弟子果实法师周三告诉本台记者,该案代理律师认为,当局涉嫌超期羁押,当事人合法权利遭受严重侵害,敦促当局尽快宣布判决结果,但当局则以“你懂的”回应。

果实法师:

“到现在都两个月过去了,按照律师告诉我们,应该在5月份就要有宣判结果了,一直在无限期地拖延,师傅也被超期羁押。他们没有按照程序来给一个宣判结果,律师那一边也觉得很奇怪。张星水律师因为宣判迟迟不下来,专门给主审法官打过电话了。法官说,这种案子非常特殊,你又是资深的大律师,这种案子你处理的也不少,你应该懂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具体等多久我们也不知道,律师也非常无奈。”

果实法师还表示,师父在狱中受到不公对待,狱方不保证提供斋饭,也不尊重其信仰:

“师傅在狱中没有得到应有的饮食待遇,师傅在狱中的生活花销是很大的,但还是遭受不人道待遇。身体各方面还是不太好,造成严重营养不良,有关佛教方面的书籍一律没收,不能够按照他的信仰去生活。”

关注事件的台湾辅仁大学宗教研究所博士生、净土宗佛会教研部主任温金柯周三告诉本台,当局对该案超出羁押期限未能给出理由,相信本身案件就是欲加之罪,当局在罪名和量刑上有争议:

“说是择期宣判,可以过了那么久,就是拖在那边,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武汉当地能决定圣观法师有没有罪的那些人,不管是政法委也好,当地的官员也好,对于圣观法师有没有罪,到底判多重的罪,他们之间没有办法得到一致的结论。想来也没有人能够做决定,所以就一直拖下来了。这样就使得圣观法师处于一个莫名其妙的状态。在看守所里面,他的待遇很不好。根据我的了解,圣观法师表示过他不会上诉,如果被判有罪的话,干脆就直接去坐牢,做完就算。监狱里的待遇,他自己的想法是会比看守所好。在看守里 存了很多很多的钱给他,但这个钱不见得到了他的手上。圣观法师非常痛苦,他还在狱中绝食抗议过。”

去年“六四”25周年前夕,圣观法师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弘法时与七名信众被公安人员带走,其后,与圣观法师一同被抓的公民陆续获释,至6月,仍然在押的圣观法师及黄静怡居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

果实法师表示,圣观法师一直不认罪:

“师傅一直是不认罪,给他做的也是无罪辩护。师傅认为这个案子没有任何事实,没有任何证据,他非常地坚定,他一直在勉励我在外头的弟子,要坚持我们的信仰。”

今年54岁的圣观法师本名徐志强,曾于1989年任职中国科学院研究人员,因参与“六四”,被羁押约一年;2001年出家为僧;2006年在江西宜春化成寺担任监寺期间,因为“六四”遇难者举行超度仪式以及推动寺庙财务公开,遭两百多名公安逐出寺院。2011年,他曾在印度德里与达赖喇嘛会面,双方谈论了佛法修行、宗教自由等。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