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16日(三)

中科院有科学家宣称,贪官的大脑,可能是有缺陷的,这个缺陷,有可能通过药物的治疗,加以改善。也就是说,有那么一天,贪腐这点事,可以通过药物治疗来加以克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想起多少年前有个人的一个梦,他梦见发明了一种药,无论什么病,喝上一勺,就立即可以痊癒.现在,这种药似乎已经能看得见了,它就叫做科学,或者某些科学家手里的科学.

如果人类社会的种种问题,都是大脑或者别的器官出了问题,然后针对性地给点药就可以治愈,这个社会就太幸福了。有人抢劫,给药治愈,有人杀人,给药治愈,有人强奸,给药治愈——唯独这个还有点靠谱,但不是给药治愈,而是化学阉割,割了睾丸,当然干那事儿也就没戏了。当然,如果连贪腐都可以靠药物来治愈,那么,什么制度制约,权力制衡什么的,就根本不用考虑了。只需要多弄几个医院,给官员们定期检查,发现问题,及时用药,这个世界从此就没有贪腐这回事了。

这个世界上自打有了生物,有了人类,自私贪婪这样的毛病,就没有断过.有人说,原始社会的人都大公无私,其实也不是,只是他们的自私和贪婪,表现在族群之外而已。而人类的文明史,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私有财产发展史,没有了自私和贪欲,人类社会不大可能进化到今天这个地步。

传说中的圣人也许是有的,但圣人绝对不可能成批地出现.无论明代的大儒王守仁如何强调“途之人皆可为禹”,但大禹却只能有一个。极而言之,对於一般人而言,到底没有任何贪欲之人脑子有病,还是有贪欲的人有病?其实不是一个可以说清楚的事儿。

一个人,会不会犯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於规范是否严格,犯规之后的后果有多严重,而且被抓住的可能性大小。一个生理正常的壮汉,将之与一个裸体美女放在一起,而且没有人看着,跟他说一声:不许乱动!就指望靠他的道德自律就不会动,基本上是癡心妄想。贪污受贿,也是如此,只要诱惑足够的大,而且监督又形同虚设,道德上再靠得住的人,也一样会贪污受贿.除非,你是那极个别的圣人。

这样的道理,其实小学生都能明白,但是,我们的科学家偏偏不明白。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科学家,真是幸福。他们居然天真到了扯淡的地步,而且还堂而皇之地将这样扯淡的事公开出来。是真天真假扯淡,还是真扯淡假天真,我们无从辨别.我们只知道,当年大跃进的时候,有科学家出来论证亩产万斤的科学依据。更早的时候,也有科学家明明知道在三门峡不能修坝建水电站,却一声不响。

算了,中纪委什么的,还是歇歇,就让这些科学家出来一显神通好了。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