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12日(六)

zm1

本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重大课题公示,前几名都是学习领导人的讲话、思想的。

本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重大课题公示,前几名居然都是学习领导人的讲话、思想的。在题目上就明晃晃地展示出来,一点遮掩都不做。多少年了,中国人文社科的国家课题,大体都是这个路数,上面提倡三个代表,就一串三个代表,提倡和谐社会,就一串和谐社会。现在则直接了当,把领导人亮出来,学习,学习,再学习。

放眼世界,有哪个国家会把学习本国领导人的思想作为科研课题呢?如果有的话,只能是我们的近邻朝鲜.不是说领导人的讲话和思想就不重要,也不是说,他们的思想不能研究,但是,这样的题目,跟学术沾不上边。充其量,不过是学习体会。这样的体会,你在政治学习的时候尽管做,但拿来放在国家级的重大科研课题里,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能是笑话。

中国特色,政治压倒一切。学术,只能做政治的婢女。所以,就涌现出了成批的特别学者。你说他是学者吧,他做的东西,都是宣传品,而且大多是低劣的宣传品,拿出去,放到媒体上,除了佔版面,佔频道空间之外,没有任何用处。产生的效果,除了反感,就是反感。对所要宣传的东西,只有反作用。你说他不是学者吧,个个都有教授、研究员的职称,而且个个都担任着重要的学术单位和各种学会的职务,说起来都是大牌,是中国学术体系的骨干。

这种状况,由来已久。人文学科,主要的任务是歌功颂德,谁的讚歌唱的好,谁就是大牌。社会科学则主要是阐释领导的意图和精神,阐释得到位,也是大牌。有那么多的学科分类,其实都是多余,所谓学者,无非王朝殿堂里的文人墨客,做的事,无非歌圣德,揣摩圣意。这些大事做完了,剩下点空间和时间,可以做一点实证的研究,所谓实证研究,也无非是研究一下怎么让圣上的旨意落实下来,怎么样为圣上办事。

自从清末教育改革,引进了西方的学科分类体系以来,世界的学科,我们都有了。还好,虽然有关当局依旧在强调中国政治学,中国法学,中国社会学和中国经济学,但毕竟没有像文革之前那样,公然强调无产阶级生物学,无产阶级物理学了。因为当局终於明白,人家的轮船是用螺旋桨的,我们的不能用桨,自然科学,不按人家的规矩来,没法子操作。所以,自然科学领域,虽然有官僚习气,长官意志甚至组织操作和学霸作风,但却没法变成领导意图的阐释图解。然而,人文社科就惨了,大牌都是阐释和歌德的高手,其他人都组织在大牌的周围,形成团队,年复一年地浪费着纳税人的钱,制造着领导喜欢的垃圾。即使有几个人不服气,也是孙猴子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就是跳出去,也掀不起大浪。这样的学术,说白了,就是马屁学术.这样的学术体系,也只有上面碰到难事的时候,才会急来抱佛脚,启动一点应急的研究。而只有这样的研究,看起来才有那么点学术的样子。可惜,真要是碰上了这样的难事,在国内想找到合适的人,每每很难.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所谓的学者,顶用的太少,太少。举例来说,这么多年困扰中国政府的民族宗教问题,日本问题,但中国有几个像样的专家呢?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