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7世纪开始,非洲就形成了多民族和多种族共处的局面,基督教比较盛行。在这样的土地上宣扬对立和暴力,不但得不到广泛的理解和支持,还会在人们心中留下难以弥补的伤痕。为此,曼德拉和他的朋友们在“非国大”倡导非暴力抵抗来消除白人的种族隔离制度,自然会赢得人们的大力支持。

然而,南非种族隔离当局坚持强硬政策,继续推行种族隔离制度,对曼德拉等人的和平努力实行残酷镇压和恐怖统治,将曼德拉等人判处终身监禁。

这种倒行逆施激怒了整个自由世界。

1964年6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谴责南非的种族主义政策,并设立关于种族隔离问题的专门委员会,以审查可能对南非实施的制裁措施;不少国家先后开始了对南非实行经济制裁。

1980年,流亡的非国大宣布该年为“行动年”;津奇·曼德拉以“索韦托一代”的身份,高呼“给我父亲自由”的口号,要求政府释放曼德拉和一切政治犯。在南非国内,也掀起了要求释放曼德拉的群众运动:“民族之矛”的游击战士,劫持人质,要求释放曼德拉;黑人报纸《星期日邮报》以“释放曼德拉”为标题发出强烈呼吁;图图大主教发起教会签名运动,要求政府释放曼德拉和所有的政治犯;索韦托5000名群众集会,要求当局汲取血的教训,释放曼德拉和其他政治犯……

这一运动受到国际舆论的关注,受到世界正义力量的支持:

1981年,17000名法国人签名的请愿书送到南非驻巴黎大使馆,要求释放曼德拉。

1982年,非洲统一组织呼吁释放曼德拉;1400个欧洲城市的市长联名要求释放曼德拉;至8月,来自53个国家的2000名市长在请愿书上签名。

1983年,荷兰国会要求荷兰政府敦促南非政府释放曼德拉和所有政治犯,荷兰政府照会南非政府,要求释放曼德拉并准备为曼德拉提供政治避难;英国78名议会议员要求释放曼德拉。

l984年,在英国享有盛名的“特别AKA”流行歌曲演唱团发行题为“释放曼德拉”的唱片,该唱片被列为摇滚乐的十大歌曲之一;美国135名众议员提交决议,呼吁释放曼德拉,该决议获得参议院批推;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尔收到特雷沃尔?哈多斯顿大主教提交的50000人签名的请愿书,要求南非政府释放曼德拉和所有的政治犯。

1985年,代表50多个英国市镇的市长身着礼服,游行穿过伦敦,要求英国首相采取措施以保证曼德拉得以释放。

国际社会给予被囚禁的曼德拉各种殊荣:意大利罗马市、希腊奥林匹亚市、英国格拉斯哥市授予他荣誉市民称号;印度政府为他颁发“尼赫鲁奖”,以及获得委内瑞拉的“西蒙?波利瓦尔奖”、第三世界社会经济研究基金会的“第二世界奖”、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国际友谊明星奖”、古巴的“普位亚?吉隆奖”;莱索托大学、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纽约市立学院、英国兰凯斯特大学等授予他荣誉法学博士学位;伦敦、利兹、都柏林、诺丁汉以及德国、塞内加尔等地都有以曼德拉命名的学校、公园、广场、街道、活动中心等;欧洲、美洲、非洲等国家的一些学校的学生会或团体纷纷推选他为自己组织的荣誉主席或成员……

国士不可辱,辱必有祸。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在世界人民的共同谴责下风雨飘摇了。

2002年6月27日星期四 成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