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深陷极左意识形态的人来说,无产阶级,工农,劳动者,这些辞令是他们常挂在嘴边的道德标签。但是,他们不敢面对的是:在20世纪的极左政治的实践中,劳动者、无产阶级却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动物农庄鲍克瑟(Boxer)是奥威尔小说《动物农庄》里的角色。

鲍克瑟是一匹马。鲍克瑟的体格很健壮,力气有“两匹马那么大”。只是,鲍克瑟的智商不高。

在两头聪明的公猪——拿破仑和雪球的带领下,农庄的动物们造反成功,赶走了农庄的主人,建立了动物们独立自主的农庄。鲍克瑟把两只公猪奉为导师,虔诚的接受他们的领导。在建设农庄的工作中,鲍克瑟勤奋劳动;在保卫农庄的战斗中,鲍克瑟勇敢作战。而且,在农庄的政治学习中,鲍克瑟总是领唱庄歌:《英格兰之兽》。

拿破仑策划“革命行动”,驱逐了另一头公猪领袖雪球,独占了农庄领导权。鲍克瑟相信,雪球是叛徒。

农庄的风车工程失败了,领袖拿破仑说:这是雪球搞的鬼。鲍克瑟对此深信不疑。

公猪开始贪污公共财物。鲍克瑟相信:这是为了更好的“为动物服务”。

农庄陷入贫困、饥饿的境地,鲍克瑟相信领袖拿破仑说的:这是雪球和人类的破坏。“如果拿破仑同志那样说,一定是对的!”鲍克瑟声明。

鸡、鸭、鹅、绵羊,一大群动物被挖出来是叛徒,是“雪球和人类的同党”,大规模的处决开始了。鲍克瑟相信:判决是公正的。

虽然动物农庄的生存境况日趋糟糕,但是,鲍克瑟相信领袖拿破仑公布的数字:“粮食增产了200%”。

围绕着领袖公猪拿破仑,一个新的特权集团诞生了,更加严格的等级秩序建立了。领袖集团过着比人类更加放纵奢侈的生活,动物们的生活则陷入悲惨的境地。但是,鲍克瑟相信,这只是暂时的困难,幸福的未来在等待着他们。

饥饿和无休止的艰苦劳动,终于累倒了鲍克瑟。在工地,鲍克瑟倒下了,他吐着血水,念叨着“我要更加努力的工作……”

鲍克瑟的结局是怎样的呢?他被卖到一个制作马胶的屠夫手里。当然,领袖拿破仑同志解释说:他被送去了疗养院。

读奥威尔的小说《动物农庄》,我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鲍克瑟身上。我常常在想:如果鲍克瑟幸存下来,或者鲍克瑟们和他们的子孙活到后来,会不会麻木市侩,会不会油滑浮躁?会不会随地吐痰,见死不救;会不会制造假冒伪劣,惟利是图?而我每次想到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对于深陷极左意识形态的人来说,无产阶级,工农,劳动者,这些辞令是他们常挂在嘴边的道德标签。但是,他们不敢面对的是:在20世纪的极左政治的实践中,劳动者、无产阶级却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1991年,解秘的苏联克格勃档案显示,在斯大林大清洗的狂潮中,死难的苏联国民人数超过4100万。而在柬埔寨,在红色高棉的恐怖屠杀中,约200万、近总人口1/3的柬埔寨国民遇难。大屠杀的受害者,多数是无辜的平民,因为在这两个国家里,当时还远远没有这样数量庞大的地主阶级,或资产阶级。而从这类屠杀里幸存下来的“无产阶级”,也无一例外的陷入贫穷、饥谨的泥潭中。

工农,劳动者,无产阶级,他们的真正利益,决不在极左政客的妩媚口号里。极左思维的人,今天很难面对这样一个基本的社会常识:体力劳动是劳动,脑力劳动同样是劳动。从事体力劳动的是劳动者,从事脑力劳动的,同样是劳动者。在一个知识经济的时代里,科学技术等脑力劳动成果,可以最大程度的减轻和减少体力劳动,并使之更加有效更加高效。一个社会需要爱迪生、比尔盖兹这样的科学家企业家,他们是社会的财富,而不是要消灭的“剥削阶级”。

回到《动物农庄》,鲍克瑟是什么阶级?鲍克瑟是当然的无产阶级,是劳动者。但是,当权力失控、权利被剥夺,鲍克瑟就成为悲剧里的悲惨角色。

现在,我总以为:极权主义最大的恶果,是戕害了鲍克瑟。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