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某被双规。一行便衣在他家搜查。惊呆。

现金有几千万。股权证有无数份。房产证有无数本。珠宝玉器名人字画多的数不胜数。叫来了一辆卡车往上搬运,也往指定神秘地点运输。

此案是凌晨时分开始。左邻右舍没有惊动。

阔大的别墅内还搜出了一个保险柜。

保险柜在一面夹墙内藏着,办案人员敲打墙壁时极快发现。

保险柜极沉极精制。跟随前来搜查的一个负责技术的便衣警官仔细看了,说是声控密码。这样的保险柜不好开。它是德国进口原装货。它在出厂时经一个人的声音输入声控程序。它只认一个人的声音且只认这个声音的一句词儿。

再三讯问许某,他不吱声。他只是灰头土脸的一声不吭。

在别墅中和许某同居的一个漂亮姑娘二十岁出头已经让押走。这里只剩下了许某一个。他的夫人女儿全移居美国。

于是有便衣警官提出找一把电焊枪打开。

许某不经意间摇了一下头,让便衣发现。

问他,电焊枪是不是会损害里面的宝贵东西?

许某犹豫了片刻,才点了一下头。

来办他的头儿便说,要么你来打开,要么我们会把这个保险柜弄上车,一定能打开它。你来选择?

许某终于说话了,说,我想抽根烟,可以吗?

办他的头儿递过去一根烟,许某态度温和地说我自己点火,不敢再劳驾领导。他接过去头儿手中的打火机,点了烟,他猛抽一口,只把打火机在手中把玩。

许某又说,我想喝杯酒。可以吗?喝了酒,我来开保险柜。

磨蹭了片刻,头儿和几个便衣商量了一下,把酒瓶子和一个酒杯递给了他。

许某喝了一杯酒,又倒满了一杯子酒,端着才说,保险柜我打开吧。

他端着酒杯走向了保险柜,一行便衣围着他。

他对着保险柜的声控开关说了句:反,腐,倡,廉!

保险柜门顿时便一声卡地响动,开了。

许某把保险柜门打开,却把手中的酒哗啦泼进了保险柜,他一直在手中把玩的打火机他打着了,扔了进去。保险柜里立即燃烧起来。一行便衣紧着抢救,但是许某站在保险柜前挡着,同时迅即从柜子里面掏出了一把枪,一行便衣个个反应极快,几乎同时全拔枪对准了他。

但是贪官只把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一声枪响,他的太阳穴爆出了一个枪眼儿,他瘫倒在地,执行了自己死刑。

保险柜里的一摞纸烧得厉害,泼水也来不及,那摞纸迅即烧成了黑灰,还有几个笔记本在好酒的助燃中在哧哧地烧,发出来一股了味道,那味道在房间中迷漫延宕,空中似乎在一瞬间浮出了不少人的头像……

一个办案人员极为机灵,便用一根随手抓到的玉器如意在保险柜里一拨拉,终于把几个笔记本抢救出来。

再之后往保险柜里泼了水,火灭了。

办案人员发现保险柜里有无数存折,存折上面的定额大额存单让他们个个越发惊呆。

后来经专业恢复,发现那几个笔记本竟然是许某一生的日记,里面记录了他从十七岁到死前的工作及感悟什么的玩意儿。写的详细真实。但也混杂了从政的一些感慨及骂人及自我炫耀的记录。

还有一本记录了他和无数女性发生关系的笔记。每一页面有一根阴毛,有一个字母代号,只写了年龄,皮肤,胸部的代号,而结束语只有一句话,为放荡轻浮——柔情如水——淫荡贪财——可以造就——适时提拔……

更有一本笔记,是上级官员们的秉性记录。和记录女性的字句相仿。代号后面是位置、年龄、籍贯,只用一句话归纳,为好大喜功——城府极深——贪财性淫——个性张扬——根深蒂固——万勿招惹——痛恨之极……

还有一本让办案人员惊讶的笔记竟然是本地的黑社会组织代号及和上述一样的年龄、籍贯及使用状况。而每人及帮派后面也有一句话归纳为:已用,适时除掉——两年后启用,先让他们自生自灭——脾性狠毒——亡命徒一帮,可适时使用——狗日的想贩毒,臭骂一通,并抓了一个极端助手——开了数家歌厅赌博厅,先保,两三年后灭掉——此人为特种兵,安排在警局,适时提拔当为自家兄弟——已除。叛徒一帮……

之后办案人员队伍扩大。

所有笔记本上列出的代号人物全经过了再三核实排查,办出来了一个涉及数百人男女的大窝案。

但是此案经更高层审理决策,制定了严格保密进展方案。报刊媒体一律不得报导……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