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7月7日下午,刘贤斌、佘万宝等十余名四川人权民运人士和知识份子被国安人员同时抓走;两天后,仍被扣押。7月14日,他们被告逮捕,四川人权民运人士开始了艰苦的救援行动。而四川地方当局已经得到来自上面的指令:重判这两位活跃份子。8月5日晚上,佘万宝被四川省广元市中级法院告判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的消息传出。翌日凌晨,四川省遂宁籍人权民运人士陈卫被国安从家中带走。同日7时40分,四川省遂宁籍人权民运人士欧阳懿在去遂宁市中级法院旁听的途中被国安便衣带走。

该日上午10时,国安人员预备释放欧阳懿。欧阳先生宣称有话要说,并要求作好记录。这令熟知他“不知道”、“没有必要说”的国安朋友很感意外。以下是他的发言:

“今天我有话说,请你们作好记录。

“刘贤斌先生和我,基于对我们人民和国家的热爱与忠诚,对社会发展与变革以及我国国情的认识和责任,有了与执政党相同和不相同的看法,也就是是你们说的异议人士、异议份子。我们认为,中国的全面现代化转型需要不可避免;我们认为,没有广泛的社会支持、社会矛盾得不到化解。这种转型需要和实现,将会给整个社会带来极大的震荡。民众、国家甚至人类大家庭的利益都得不到应有的保障。因此,刘贤斌先生主张和致力于‘公开、理性、非暴力、良性互动’原则下的人权民主运动,并受到国内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和理解。如果,象刘贤斌先生这样理性、宽容的人士,你们也不惜采取极端的政治迫害,这意味着当局向人们发出了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以我的理解和预测,那些非理性、极端的因素,将在民运和其他社会群体中扩展,人们或许会去选择‘秘密、非理性、暴力、排他性’的方式,而这显然是可能的。如果是那样,我想,那绝不是刘贤斌愿意看到的,也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或许也是你们所不愿意看到的……如果是那样,也不是你们的意愿和能力可以控制的……因此,我希望你们  恢复理性、保守克制并能把我今天的意思转告有关部门,尽你们的努力能够达到的上层部门。  ”我们也愿意和你们各方面各级别人士进行交流、对话。

(国安们连连点头:欧阳懿,你说的还有道理啊。)

“我们彼此打交道已经十多年了,很多情况和我们的一贯思想,你们应该清楚。你们完全可以把这些写成调研报告,交给有关方面研究、参考。这对个人和社会都是极有利的事情。

(国安们想了想: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写出来,写好后给我们一份?)

“如果有空,我会考虑写出来。”

8月6日上午,四川省遂宁市中级法院告判刘贤斌: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8月7日下午,被殴打致伤的陈卫获释。

1998年至1999年,中国人权民运人士遭受有期徒刑13年2人,12年2人。四川人权民运人士荣获最高荣誉和最大政府“奖励”:佘万宝,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刘贤斌,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1999年9月2日至12日,四川省遂宁市国安、警察、政府、教委千余人动员起来,将欧阳懿、罗碧珍夫妇赶出原工作和居住地。同时遭受牵连和驱赶的有他们的同事中学教师周志刚、罗翔。

又一道铁幕砸落。请你倾听:这是什么声音?

《民主论坛》2000.9.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