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国”作为一种特定表达,所揭示的正好是与精英政治相反的底层含义,也即:“你国”是独立公民对于党国的排除和分离。并且,去除党国既是大陆实现民主的途径中最基本的诉求,同时也是最高的反抗层级。底层抗争即是在此一层级上与“你国”形成了默契和关联,而不是和大陆共知、欧美绥靖一样,错误并一厢情愿地,要把民主建立在党国的黑影中,经由这种一厢情愿,带来的就不会是大陆走向民主的希望,而是每一天如战火般的遍地灾难。支持、参与并建设民间底层民众维权抗争的形象,遵循人具有平等的社会地位及政治属性,要比仅仅沉浸于在剖析或漫骂来自极权的压迫更具有民主的现代含义,而改变思维角度,调整思想视野,去推动社会抗争运动在大陆本土的多样性和延续性,就是对如何进行民主建设最好的实践。

衡阳市公民2015年7月13日,湖南省衡阳市公民街头举牌声援被捕律师。(来源:推特)

福建维权人士6月23日,福建维权人士在福州马尾开发区举牌声援屠夫吴淦。(图片来源:本刊资料库)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你国”即暴政 长期以来,大陆底层抗争始终处于被忽视的困境中,这是因为,民主运动错误地将推动政治变革的力量集中到了社会精英的视域内,试图并迷信于运用影响力的作用及能量。由此,就必然造成了既无法有效遏制极权的扩展,又不能将民主意识注入到一个具有活力的进程中,不仅如此,这种囚徒式的政治形态,却又被人为地或者说是有意识地误解为地缘政治的现实结果,使得素质论、民心论、暴民论喧嚣不已,因而,在此时刻,探讨何谓真实底层,就具有着非常重要的抗争意义。 “你国”作为一种特定表达,所揭示的正好是与精英政治相反的底层含义,也即:“你国”是独立公民对于党国的排除和分离。并且,去除党国既是大陆实现民主的途径中最基本的诉求,同时也是最高的反抗层级。底层抗争即是在此一层级上与“你国”形成了默契和关联,而不是和大陆共知、欧美绥靖一样,错误并一厢情愿地,要把民主建立在党国的黑影中,经由这种一厢情愿,带来的就不会是大陆走向民主的希望,而是每一天如战火般的遍地灾难。 同时,“你国”也是一个可以向前追溯的思想运动,是因为它就是以这种明确的口吻,揭示了与党共舞的不可获得性,用来自底层朴素的清醒,反驳了党内也有好人的可笑论调,是因为既然你是好人,那就应该退出“你国”之党,这种事例,可以通过习近平掌握政治权力以来大陆人权急剧倒退、陷入冰点的事实加以说明,并且,不需要任何修饰。而不承认“你国”就是党国,不承认民众人权被党国彻底镇压,那么,对徐纯合痛打后那响亮的一枪,就是精英政治这个可笑而幼稚的谎言的彻底破裂。 很显然,依然还有太多的人在幻想着和共产集团协商中国大陆的民主前程,并且天真地认为应该用多党竞选遏制、监督共产党的权力,并对其进行呼吁,然而他们却忘记了,多党竞选固然是民主社会的制度优势,也是其基本核心,但却没有认识到,要实现多党竞选,就先要将共产党集团解散,由此,多党竞选才能有条件得以实现,这种悖论贯穿了大陆民主运动的主要轨道和各个层面,所以说,反共不仅仅是反共,要民主也不是庸俗地要民主,而是要把共产党从“你国”中驱逐出去,唯其如此,“你国”才能成为民众的国。 极权之下,由各种利益集团所构成的专制共同体,即是“你国”所有罪恶产生和繁衍之所,很多人从来没有想明白,极权不仅是高度集中的党权的化身,也是经由党体系所形成的利益共享的权贵集合,白五毛即是专制共同体中最为隐蔽的组织,他们往往影响力巨大,粉丝众多,经常采取高喊批评政府的行为,来掩盖并且混淆大陆其实根本不存在政府而只存在党府的事实,并且很多白五毛本身就是共产党员,他们往往利用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政治信仰,来为自己辩护也为共产党这个成天作恶的集团辩护,却恰恰忘记了,共产主义从来就不是一种社会现实意义上的政治信仰,是因为共产主义首先经不起人权的检验,更经不起人性的考验,因此,习近平的荒诞在于,即使他绞尽脑汁,来为他的反腐败披上合理的、民意的外衣,也难以逃脱窃国、暴政、权力清洗的本质。 代际分野的政治视角 代际分野的政治趋势,是能将保守势力和民主力量进行有效甄别的事实现状,虽然大多数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保守派,但他们对于中共的幻想依然存在,同时他们也不太相信,有任何一种政治力量能够替代中共在大陆实行民主制度,这种思维的角度,正是消极悲观的反映。我们需要看到,任何专制与极权都不会也难以获得继续成长的动力、方向,这是因为在现代社会中,人权的理念不但得到了加强,也已经成为了衡量一个政权是否具有合法性的重要标志,中共向来以反人权著称,并且具体表现为打压言论空间、封锁网络,并利用其手中掌握的资源,大搞意识形态隔离,这些令人震惊的事实,在习近平身上尤其突现到了万分夸张的地步,通过决议宣布将党组织进入社会的各行各业,为封锁通讯信号进行立法,同时不断强调江山意识,还要以红色血统作为权力标志,以达到继续霸占大陆政府权力,将政府变更为党府,视民众为其治下随意拘押、殴打甚至击毙的奴隶。 而这就体现了在代际分野下的一个重要特征,也即,任何一种希望与党共舞的力量,不但不会获得其可能性,反而会遭受到来自中共的无情镇压,而且不需要任何理由,先抓人,再定罪,找不到证据也没有关系,随意编造一个就行了,审判是不公开的,或者虽然公开,但仍然可以任意定罪,禁止辩护,而这也同时证明了,所谓党大还是法大其实不是什么伪问题,而是一个事实存在的问题,这个事实就是,党可以凌驾于任何一种力量之上,包括法律、人权、正义和最基本的道义,想抓就抓,想放就放,放了再抓,抓了再审,总之,任何对中共极权表达不满或构成威胁的,都是中共所要镇压的对象,不论你是谁,而想要与党共舞的幻想,已经不是美梦,而是过于冷酷的折磨。 以社会动荡为由所衍生的对中共进行政治改良的幻想,不仅缺乏理论上的依据,同时也会在现实中遭遇到重大的损伤,这是因为当下极权形态的构成不仅包含了中共本身,它同时也包含了来自于专制共同体的各个层面。换句话说,真正能够导致社会动荡的恰恰是由中共核心所形成的专制及极权共同体。一如当前大陆股票市场的剧烈震荡,正是由于专制共同体的恶意掏空、做局和收割股市中民众的血汗所致。在另一个层面,专制共同体所体现的则是对全社会阶层的暴力性掠夺特征,它不在乎你是底层还是中产,极权所到之处,无不呈现一片荒芜,这种特征,和臆造出来的暴力革命导致大陆社会动荡是没有任何关联的,既是思想陈旧的表现,也突现了极权不能进行自我改善的特征。 支持底层民众维权与反抗 以吴淦(屠夫)为标志的底层抗争卷入到对极权进行反抗的形态,毫无疑问,对于中共极权具有着极大的杀伤力。这种杀伤力是建立在对中共不作任何幻想的真实状况中,依仗的则是人本能状态下所需求的生存意愿和公民权利,而这种形态天然地契合了大陆现实的真实环境,构成了对极权粉碎性破点。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在反抗极权而资源极其匮乏的困境下,大陆民众追求民主公平的必然道路,是当代抗争的重要形态,更是对你国、你匪的抛弃。 长期而大体量的底层抗争所汇成的洪流,构建的则是在极权肆虐报复下的一种新思路,也即,不仅要抛弃对中共哪怕一点点的人道关怀的幻想,同时也要面临对极权所有组成部分进行甄别的必要性,因为,尽管中共掌握着大量资源,但它仅仅是作为极权核心而存在,中共还并不能代表极权的整体,当这种复杂的因素贯穿了整个中共专制的历史时,一切抗争必然地就要击破来自改良愿望的泡沫,和来自对极权幻想的爱好,之后,要想逃脱来自历史循环的诅咒,就必定需要调整底层抗争以反击极权的视角。这是因为,专制共同体向来以营造虚假对手作为延续政治生命的手段,丝毫不会顾及来自民众的诉求和真实的悲惨处境,数量庞大的大陆访民的存在,就是大陆底层的缩影,也是中共暴政对弱小生命无情践踏的直接证人。 由此,陷于泥潭的革命与改良之争,终究不过是一种自娱自乐的文字游戏,太多的自我束缚使得原本就很艰难的抗争之路,消耗了应该可以聚合起来的民主力量,新兴的中产阶层迷失在虽然富起来了但丝毫没有任何安全感的政治环境中,习近平运用其既阴暗又邪恶的手段,塑造了自己的暴君形象,这种四分五裂的现状下,要想寄予大陆民主以新的希望,就不可能不去考虑民众力量的存在。将社会民众的抗争注入到民主进程的序列中,要比去盼望一个明君更具有文明的力量,至少,会在极度缺乏人权的大陆,找到在“你国”之后,依然存在的国家和民族的概念,也就是建立在法律而不是党权基础上的民主中国。 同样,在底层反抗极权的社会形态中,有一种长期以来被歪曲对待的现实,那就是,由于不那么坚定地运用广泛的社会视野,而却反过来无端指责社会民众在进入到现实抗争时,对其形象的责难,故意忘记了,底层民众手中没有丝毫可以用来和极权进行对抗的资源。指责社会底层是暴民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甚至还可能生出和极权中共一样身处权贵、精英阶层的优越感,不去维护、帮助社会民众进行正义抗争,这样的行为,最后所导致的不仅是底层的失守、社会民主基石的陷落,同时也一定会造成的是,极权之下一切非专制共同体阶层也终究会面临来自中共的镇压,即使你保持了沉默,什么也没有说,但依然在劫难逃。 参与推动维权抗争的社会运动 空泛地希望或者站在旁观的立场进行言说是容易的,然而,要想撬动极权的一砖一瓦却非常艰难。大陆民主不仅沦陷于专制占领区,同时也经由“你国”的渲染而成为了极其悲惨的景像,在世界的版图上,大陆中国形同人间地狱,每一个人都活在悲惨无助的境遇中,所谓的正能量、中国梦不过是极权用以巩固其统治剥削的虚幻谎言,而所谓的强势威权、依法治国甚至倒退到毛时代之后,成为食人的国度,成为野蛮、血腥和极度残暴的杀人江山。 对底层抗争所采取的漠视态度,必然和民主离题万里,还会反过来从意识形态的领域内,加强并巩固中共对大陆的统治,这种近乎对全民实行政治迫害的情势,通过数十年来的维稳将极权打造成一种厚颜无耻而谎话连篇的形象,大多数来自底层的极权反抗者深陷在难以获得有效资源的困境中,少数的坚强者要么被彻底忽视要么被抓捕入狱,尤其是这些年来,对维权访民的迫害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然而,很少有人能从其中梳理出底层反抗之于大陆实现民主、反抗暴政的实际意义和高度,并且不但如此,还将暴政冠之以新极权,美其名曰将其描述成政治改革信号,更有甚者,竟然认为在大陆实行专制要优于实行民主,是因为中国人素质低,或者指责“你们这些人上台也将和中共一样”,却完全忘记了,人权高于一切,人对自由的渴望和最终享有,才是国家和民族具有价值的基石所在。 支持、参与并建设民间底层民众维权抗争的形象,遵循人具有平等的社会地位及政治属性,要比仅仅沉浸于在剖析或漫骂来自极权的压迫更具有民主的现代含义,而改变思维角度,调整思想视野,去推动社会抗争运动在大陆本土的多样性和延续性,就是对如何进行民主建设最好的实践,是因为这种努力,不仅会将陷入在被动和悲观绝望中的民主道路导向一个更为开阔的地带,同时,更重要的是,推动民主建设的过程本身,就是对极权进行反抗和消解的进程,逃离社会秩序爱好的病态,视民众为拥有自主判断力的群体,放弃并克服胆怯恐惧,才能获得信心,走向一条不再孤独的民主之路。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