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
BBC中文网记者
更新时间2014年7月16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37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芮成钢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在中国媒体和网络上引起热议。这位以民族主义姿态闻名的媒体人一夜之间被他忠心效力的体制消音,令众多自由派网友幸灾乐祸,而官媒则急于撇清他与“爱国”的关系。

中国媒体报道,央视知名主持人芮成钢7月11日被检方带走。有报道称,芮成钢及其家人成立了公关公司,利用采访资源牟利。消息一出,立刻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成为最热的话题之一。

芮成钢之所以受到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英语水平在中国官媒里算是很出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经常在国际场合以民族主义姿态哗众取宠。

芮成钢最有名的“事迹”包括:在博客中称星巴克进入北京故宫是“文化侵略”,最终迫使星巴克离开故宫;在G20峰会上“代表全亚洲”向美国总统奥巴马提问;在达沃斯论坛上问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坐经济舱来参会是否有意在提醒美国欠中国钱”。

芮成钢的流利英语及“爱国”表演为其争取到不少年轻的粉丝。他出事后,还有人在微博上表示支持:“你用智慧为中国争取的尊严,我们不会忘记,芮成钢,一个有原则的媒体人。”

但是,正如搜狐网的“点击今日”专题所说:“相较之下,不喜欢他的人似乎更多,在他出事后,网上和民间基本没有同情,没有呼吁,只有嘲笑,调侃。”

“谁是爱国者?”

芮成钢的民族主义言行是网友嘲笑的重点。

新浪微博用户“雾海-危岩”写道:“爱国青年芮成钢被抓了,网上大快人心!作为一个受过现代西方教育的公共知识分子,芮成钢明知民主法治优于专制独裁,却昧着良心说瞎话、捞黑钱。这也算是对一个出卖良知的读书人的现世报吧!”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把芮成钢与因批评政府而被左派骂作“汉奸”的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相比,问道:“究竟谁是爱国主义者?贺卫方们,还是芮成钢们?应该正本清源了。”

网友“谋柒”回应道:“对于大多数真正爱国者而言,因为爱的深才会责之切,骂之重。而打着爱国者幌子的人多是一片赞许,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别骂爱国主义”

网民对支持政府的所谓“爱国者”的嘲讽和奚落,很快就引来了最高官媒的反击。

《人民日报》在其网络客户端发表题为“芮成钢事件与爱国何干”的短评说:“网传芮成钢被查,舆论立时人声鼎沸。有拍手称快的,有扼腕叹息的,有起底揭秘的。更有人将他过去的‘爱国言行’翻出来,断言将爱国挂在嘴上的人注定有问题。”

文章说:“芮成钢就是芮成钢,他不是爱国者的代言人。他的罪与罚,唯一的依据是事实和法律,与爱国没有任何关系。”

《人民日报》子报《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马上在微博上附和:“爱国主义在中国文化中生生不息,没有人能有资格做它的‘代言人’,芮成钢也不是。所以你要想骂就骂芮成钢吧,别骂爱国主义。”

《环球时报》第二天的社论进一步批判网上的“舆论场泡沫”。社论说:“攻击爱国主义的人,或许就是一群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糊涂蛋,或者狂妄之徒。”

“爱国”的歧义

官媒的言论受到一些左派人士的应和。司马南在微博上抨击“网上公知”借芮成钢事件“放肆攻击爱国主义,宣传恨国主义”,并因此认为“人民日报文章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但所谓“网上公知”及其支持者们当然不肯接受官媒赠与的“攻击爱国主义”的大帽子。

网友“刘久隆”向《环球时报》的胡总编喊话:“谁骂他爱国了?骂的都是他捍卫特权腐败,打压改革发展。和骂你们环球是一个原因。”

“居古01”问道:“你们所指的爱国是不是明暗地、不择手段地抢劫普罗大众的血汗,将妻妾子女送到万恶的帝国主义国家定居?”

网友“关不羽2010”则叙述了他眼中“爱国”的真义:“我之所爱,五千年文明物故之国、孔孟圣贤之国、汉唐宋明之国、家人亲朋之国。总之,和芮成钢、胡总所爱之国,就不是一个意思,若无芮、胡之辈,则更有希望、更可爱。”

“双重标准”

很多网友比较了官媒对芮成钢出事与薛蛮子嫖娼的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质疑当局采取双重标准。

去年8月,微博名人薛蛮子因嫖娼被警方拘留。尽管薛被抓的表面原因与其网络言论风马牛不相及,但新华社却说,他被捕“向所有网络大V们敲响了法律的警钟”。

中共当局借薛蛮子事件对所谓“网络大V”和网络言论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宣传战,并逮捕、传讯了数百人。

而现在,看到官媒说芮成钢事件“与爱国没有任何关系”,网友纷纷质问:“芮成钢被捕,与爱国无关,那薛蛮子嫖娼,与大V何干?”

网友“林广”认为,官媒是在使用“双重标准”:“为何薛蛮子一个大V嫖就上央视新闻说大V如何如何,到爱国精英有问题了又说不关爱国者群体事?”

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势微的今天,中共政权不得不依赖民族主义作为其执政合法性的基础。不难理解,当官方版本的“爱国主义”在民间受到嘲弄时,官媒的反应为什么如此急切。

但从网上对芮成钢事件的反响来看,中国民众对“爱国”的理解渐趋多元化,中共对“爱国主义”的垄断已经难以为继。

(责编:横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