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拒绝宽容
在2005年元月17日7时
在甲申猴年的腊月初八早上
在中国的首都北京
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
在世人众目睽睽之下
在人类文明进步的喋喋炫耀声中
背负了十五个春秋的沉沉冤屈
承受了十五个寒暑的非法软禁
悄然离开了这个享受过他恩泽却报答他苦难的人世
此时此刻
一切的一切
现代、文明、法治、人性、良知
只有黯然失色
只有颓废苍白

人类啊
你何颜面对这个老人
十五年的沉默

此刻我拒绝宽容
我不宽容那些
手持权柄
固一已之利
执一党之私
一手遮天
逆历史
背道义
反人类
丧心病狂
将正义良知深禁严锁
使一个八十五岁为中国经济改革建奇功政治改革吹号角的老人含恨而终

此刻我拒绝宽容
我不宽容自己
十五年来的庸碌
在一个老人承受苦难时
以自己力量的微弱
作无为的开脱
在内心的恐惧下
放弃抗争的执着
在一个个“时机未到”
一个个“来日方长”的虚设借口下
将五千七百个日夜蹉跎

是生者的怯弱
构筑起极权政体高墙深宅将老人禁锁
是我辈的不为
成全着魔鬼的邪恶

而今面对亡灵唯留忏悔
我不知
事后的忏悔能否追补事前的罪过
我不知
未来岁月能否再不上演这人间悲歌

而今
我何以面对这个老人
十五年的沉默

大参考总第2498期(2005.01.2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