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过大年前。区政府和乡政府领导们一排溜的小车停在了眼儿村。

区政府领导带领乡政府领导视察参观四座别墅。

四座别墅分别起了名号,是清泉宫、丽泉宫、亮泉宫和药泉宫。狗娃家里的别墅名号让鬼先生起了药泉宫。

四座老屋的名号全让著名书法家写出来的。用了匾额张挂了起来。

别墅门前也张挂了大红灯笼,当然灯笼里面没有蜡烛,是一个灯泡。通了电的。

领导们进了那四座别墅,个个也显得惊讶。

区政府领导和鬼先生握手,说,干得好,这个村子带了个头儿,要搞农家乐开发,而如此规模的农家乐投资是一流的。还得告诉你个好消息,这个地域发现了地热温泉,只开采到地下三四百多米深,就冒温泉水了。

鬼先生立即请示领导,能不能在村儿里也开采温泉,那这四座别墅就成了稀缺资源了?

领导说你写个报告,我批一下就成。

鬼先生立即说,我的报告明天一早就送领导办公室。

而鬼先生在村口利用了摄制组留下来的牌楼,已经写上了十八眼泉村的匾额,也请了省上一位著名书法家写的。

领导们视察参观之后,便下了指示说,这个村儿带了个头,把沿线一带的穷村子全得带起来,搞农家乐旅游一条龙服务,让山村的村民们快速致富。温泉的开采从这个村儿开始。地下水不用白不用,再说这么大的秦岭山脉,处处是温泉水,比如咱临潼的骊山,唐代的时候就有温泉,温泉水一直流了一千多年到现在还是清亮具备治疗功效的泉水。

而大领导的指示精神,乡政府跟着实施。

眼儿村成为第一个使用地下温泉水的村子。

地下温泉的开采简单之极,只是架起来一个井架开采,几百米处便真格冒出来热气腾腾的温泉水。

鬼先生看着温泉水冒得哗哗啦啦地,搓着手说老天爷助我,这一下财源滚滚了,挡也挡不住地要发大财。

施工队在村里的地下埋了一条粗大的温泉水铁管子。温泉水便接通了四座别墅。在几座别墅的楼顶只装了一台小抽水机,用温泉的时候只捺动一个按钮,冒着热气的泉水就沽沽地流出来。

鬼先生和小艺住在了村里。

令狗娃万万想不到的事情是鬼先生任命了他当这个村儿的四座别墅经营管理的总经理。

鬼先生说,老弟,钱得大家一块儿挣。我是个玩儿的人,我长这么大一直在玩儿,屁股底下有火,也算个猴子屁股,坐不住。你给咱盯着经营管理咋样?

狗娃就想发毒誓,也想掉泪,他激奋地说,哥,你让咱咋干,咱咋干。我一切听你哥的指挥!

再之后两人签约,合同书写了好几页纸。鬼先生是董事长。狗娃成为总经理。

之后鬼先生在合同书上刷刷地写了他的名字,狗娃咋认也不认得那名字写的啥玩意儿,是一行鬼字符。

狗娃却认真地写上他的名字,他的字儿写的像是火柴棍儿,他只念完了小学就歇了,他的名字写的工整也是谁全能认清,那是一笔一划的签了,是——王心海。

狗娃觉得他一下要转运,他要奔富人行列,这更是让狗日的事儿,他夜里在自己家的别墅中,在新装修的大石炕上搂着媳妇弄事儿的时候便喊叫,喊叫的词儿是你要幸福你就喊呀呀呀,呀……媳妇急火火地捂住了他的嘴,还是在他身下一声不吭像块石料。

再之后狗娃才告知媳妇,在别墅的好几个卧室墙壁上,全装了隔音板,外面听不见声音的。

媳妇不信,跑外面让狗娃可着劲儿地喊叫,她真格听不清楚。

回屋里,媳妇才说,电视里边演的男女弄事儿,也有隔音板?

狗娃说,那不对。电视里敢演这事儿?我从来没看见过。

媳妇便说,也许古代的皇帝弄事儿,有隔音板?

狗娃说,可能。谁鸡巴知道。

又筹划了好几个月。鬼先生只布置工作。他总是极有想法有创意地布置工作。让狗娃在村口挺远处的一个点儿上设了拦杆。也布置了了一个岗亭,进村的人要收费。门票经了区上旅游局备案,竟然收费一人二十元。

村子里有哪个大牌演员住过,立即在门外挂了一块铜面的牌子,上写介绍了是某某某在这里居住,拍摄的电视剧名称是某某某某等。

房子里有了那位明星的照片,是从网上下载再洗印也装了镜框张挂起来的。而明星也真格住过。这样的宣传真实没一丁点儿虚构。

各个摄制组留下来的景点景区全有了牌子介绍,是拍了哪部戏在央视还有哪个卫视播出的。

狗娃只听鬼先生的。他觉得让来玩儿的城里人一人花二十元门票,那就不得了啦?会有人来么?

鬼先生说,来不来的,再说。这就是玩儿,我咋说,你咋干。

乡政府再来人参观这个村子,觉得事情起了大的变化。得宣传一下,宣传一下张宝安先生也就是鬼先生的扶贫山村事业。他竟然投资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穷得叮当响的山村会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巨变了?

但是鬼先生只让乡政府的宣传干部采访狗娃,他说他做事永远低调,不想出名。他从生下来,活到目前,全是低调做人。他只说那几句话就不见人影儿了。

狗娃便把张宝安先生的事迹美美地渲染了一番,说这是个好人,这个怂人把钱当纸撕了玩儿,他为村子村民们做的这一切,全是让狗日了的事情。

宣传干部立即纠正狗娃说,话不能这么说咯?人家做了好人好事,来山村扶贫,咋就是让狗日了?

狗娃说口头语,我说的是口头语,你们咋写我管不上咯,总归现在村子要富,这个村子再不富,我头朝下走路。从打张宝安先生来了村子,这个村子大变样儿,还要变,巨变啊!对了,张宝安先生也有句口头语,是你要幸福你就喊,说了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那是弄事儿时候的喊叫……但是他立即改嘴说,人家张宝安先生做事是闷着,把村子里能变化能成为旅游开发的地方全收拾了一遍,花了多少钱,我弄不清,人家也不说咯?好人!

宣传干部还是个省级作家协会会员。他早就查阅过这个眼村儿的村史。而村史中有一段资料让这位干部看了瞪直了眼睛。是民国年间这个村子出现过一拨年轻人,全是大户人家的子弟。这一拨年轻人总共七个,出了山投奔了革命。但是让这位作家协会会员再不敢写作,因为这一拨年轻人投奔了那边?有两个进了黄埔军校?全是中央军的军人?有一位干到了师长,是蒋委员长的嫡系师长。这位师长是个抗日英雄很有名气。是国军系列中的少将。这个村子的这一段辉煌历史被湮没,没人再敢提起。而一拨出山的年轻军人全去了台湾,现在要是有活着的人,也奔了百岁以上。可能早死毬完了。但是这七个年轻军人的父辈晚辈下一代的亲人们,那算全倒霉透了。现在也死毬完了。还有些后人早脱离了这个村子,逃跑了,出了国的奔了各地的,现在去哪儿混了,谁也不知道。

但是这位作协会员干部,知道这个村子藏龙卧虎。

这个作协会员还查出来了民国年间这个村子能够自给自足竟然也出了大户人家出了好几个地主?这个村子在山地上种植核桃树、在核桃树下种植豆子、保持了水土也能够把核桃换回来粮食还能把豆子磨成油。全是人民公社化搞失塌了,把这里全体搞成了贫困县贫困乡贫困村。年年月月天天吃国家的救济粮。当时有县城的农科所人员提出了质询,立即成了右派分子。现在那些农科所当过右派被劳改的人员也差不多全死光了。

宣传干部只能勉强写了一篇官样文章,投稿后便上了报纸。但是头像咋换成了狗娃,换成了王心海同志?

那是鬼先生坚持非要如此做。他说宣传人家王心海么?人家是土生土长的村长,知道为村民们致富做好事,坚决不能宣传我。

于是,在旅游旺季到来之前,狗娃入了党。他在乡党委主持下,庄严宣誓。也在乡党委派员主持下,当了十八眼泉村的支书。他成为实实在在的党政一把手。

在五月份的一天。这个村子来了一辆面包车。下来了一队美女。也有几个男人,是厨师班子。

鬼先生对狗娃介绍说,那些美女全是城里招来的服务员。

村民们见了如此的美女竟然到了山村上班,全觉得惊讶异常。

在丽泉宫摆了一桌,美女服务员穿上了工服。工服设计让狗娃看了又吓着了,那简直是电视里看过的空中小姐的工服。甚至比空中小姐的工服更亮眼。美女们一个个的戴着小帽子比空姐的好看多了。

厨师把一道一道菜做出来,男服务生把菜端了过来,美女们才接手,把菜再一道一道摆上桌,也介绍着菜的特色。

吃的人只有鬼先生和小艺及狗娃。三人坐了一张大桌子。

三人吃着品评着菜味儿。

狗娃说全他妈是极品菜,味道太美,我长这么大,头一回这样享受啊!

吃好喝好了,鬼先生说,咱们的农家乐开张典礼,就是今儿个了,王总,咋样?

狗娃说,叫我呐?

鬼先生说,当然是叫你。

狗娃紧着说,太好,真好,老好,这实在是……让狗日了……

鬼先生便笑,他对小艺使了个眼色,小艺便把狗娃拉起来,也挎着他的胳膊,两人进了一间有温泉水的卧室。

进去了,小艺刷地脱了净身子,扑向了狗娃。

狗娃当时就傻了,他任小艺把他的衣服脱光,让小艺拉着他泡进了温泉池子里。

两人洗了,上了床,大干一番。

狗娃才真正享受了一番“人间仙境”。但是他想不通,他说话立即结巴,他问着小艺事情。小艺说这里的四座别墅就是这样接待客人。

他说,那是开窑子?他听说过,省城遍地是窑子。洗浴中心全是窑子。还有的大街小巷的发廊保健,全是暗娼们群集的窑子。但是他从来没进去过,更没这样的钱去消费。

小艺说,我们那口子早谋划好了,不如此挣钱,敢如此投资?那真是把钱当纸撕着玩了?

他紧着问,你是鬼哥的啥人?

小艺说,秘书。五陪秘书。陪吃陪喝陪睡陪花钱陪玩儿的秘书。

狗娃说那你不是鬼哥的媳妇?

小艺说,他个狗日的,有媳妇有娃,我是人家包下来的秘书。

狗娃玩的兴起,和小艺又大干一番,他才懂了点儿为啥男人弄事儿要喊叫,女人更要喊叫,喊叫了才美才舒坦。

他问了小艺,我得给你小费?我没拿钱咯。

小艺说,我是义务服务,鬼总,让我拉你下水的。你这下尝到了甜头了吧?

他乐呵呵地直点头。

之后他披了雪白的浴巾出来了。

鬼先生笑,一直笑,盯着他。

他坐下抽了根烟,说,开张了?董事长?可是这么弄,上面要是查一家伙,咋个应付?

鬼先生说,等上面查的时候,再说了?我谋划这事儿,是万无一失的。人么,甭管啥人,是领导是警察是法官是检察官,全是人。是人,对这事儿就不烦吧?你说,你是不是刚才很享受?

他说是是是。

鬼先生说,那就对了。谁要是对美女烦,那就白活了一世。

狗娃听着鬼先生瞎捣鼓了一晚上道理。他觉得事情么,还是让狗日了。

最后鬼先生讲了个小段子,说,黑色幽默啊?男人要是疯狂了,肾亏。女人要是也疯狂了,谁亏?

狗娃听了,说,那不知道咯?哥说?

鬼先生说,还是男人肾亏。可是男人要是不肾亏,那不白活了一世?

说了两人还是笑。鬼先生笑得开朗,狗娃笑得心虚。

回家的路上,他想他被迫下了水,但是水太滑溜,他也被迫上了贼船,但是贼船太享受。他想着,他想的脑子疼。他觉得他这人,一想事情脑子疼。但是事情得干下去,他此时此刻便浑身轻爽,看着村里的月亮也圆也大也亮堂。

人么,谁会烦一个扑上来脱光的美女呐?包括再伟大再有脑子的人?

(待续)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