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国保再次登门,退回我给当局写的信,并下了最后通牒。 7月18日,内蒙古国保突然上门,责令我们马上腾出库房。我也当即给内蒙古政法委和公安厅写了封信,让来人转交,表示若解决我们的实际困难,我们可以立即腾出库房,其实就是表明了我们的姿态——希望当局能依法公正的解决问题。

几天过去后没见回音,我也该回包头继续照顾年迈的老母了。刚订购回包头的火车票,7月23日上午,我外出办事时派出所来人找我不遇。下午近六点时,内蒙古公安厅国保总队的林科长又出面 ,这回他不是独自一人来的而是又领了位年轻人。小伙儿也是国宝系统的,我和儿子都面熟,哈达四年前在黑监狱关押时,他也是监管的众国保之一。 此次来访没多停留且态度强硬: 首先把我写给当局的信先退还于我(还嘟囔道因接受此信“被领导批评”);其次,严厉告知我们,必须在一周内腾出库房 !传答完上级指示便马上转身离去。

本来我还指望内蒙古当局能依法办事,认真改正错误 实事求是的解决遗留问题呢 ,现在看来我实在是太天真 。仔细想想,内蒙古公安厅的此态度恰与当前中国政治的整体大气候相吻合(强力打压),只不过我还是一厢情愿的书生气罢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已无言,任由他们继续胡作非为吧!我们家现在的悲惨状况都是内蒙古政法委和公安厅一手造成的,而且他们也十分清楚我们现在的状况,我们为什么一再要听凭他们的折腾再倒腾库房?不让我们重新开书店,再次搬腾库房有何意义?谁知他们又要耍啥花?2011年骗我儿子腾出书店的教训还不够吗?

既然如此,爱咋咋地! 虽说我也义愤难平,但还是按计划第二天(7月24日)乘火车来到包头。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和老母说实话为好。倘若过几天公安厅国保真的动粗时,我还需回到现场拍照视频做纪录,以备今后打官司之用(我才是依法治国的真正拥护者啊)!所以,我需要先和老母打个招呼,估计内蒙古公安厅国保会近期内采取行动, 看这架势是要“限期破案”呢。

老母早年讲自己的人生故事后曾终结说,金钱是身外之物,直到自己遇到磨难才深刻理解了其深刻内涵。现在,我们又一次面对选择:你们不是经济困难吗?你们不是不识时务吗?那就再给你点颜色看看:以家中财产为要挟继续折腾你们 ,就范也许能保全家产,不老实就让其家底散尽……反正大权在手,草民岂能向当权者挑战?政府岂能答应匹夫的条件?哈达刑满不释放再关四年就关了!诬陷你儿子“非法持有毒品”你能咋地?你不是不服气老接受记者采访吗? 哈达释放前再抓你不认罪就判你个“非法经营”!

姜还是老的辣,听完我的讲述母亲不动声色的说了句:土改后我不是还活的很好吗?是的,早年母亲给我讲她家土改时遭遇的故事,我至今刻骨铭心:漂亮的二姨才16岁,就被村农会会长的儿子抢亲做了媳妇;家中财产被“土改”后,当时还是大姑娘的母亲,没有衣服身披麻袋坐在没有炕席的家中不敢出门;大舅在土改前拉着一大车财产外逃途中被扣,还被打成流亡地主,家当也全无……现在才意识到老母不服输讲骨气的遗传,对我颇具影响 :即便落难也不愿低头!已坚持了二十年,我还要继续依法维权走下去!财产就当是被土改了吧!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