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凤伟:对口词(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山树林局长于双规前昏厥住院。给人以无限的想像。次日,市纪委潘处长与小杜找山局长的秘书冯远飞谈话,问询情况,当时冯远飞正在病房里陪护已抢救过来的顶头上司,接机关电话后立刻赶到局小会议室,接受问询。)

小  杜:冯秘书,请坐,我姓杜,小杜;这位是潘处长,潘处。

冯远飞:二位好,冯远飞,远方的远,飞翔的飞,叫我小冯。

潘  处:小冯秘书,你很忙,我们也不闲,就开门见山吧!山树林局长出了意外,市委很震惊,也很关心,责成我们纪检部门进行调查,弄清情况,你是山局长的秘书,他昏在车上时你在身边,所以我们要向你,了解一些相关情况,希望你能予以配合。

冯远飞:可以可以。有什么问题二位只管问,凡我知道的……

潘  处:好的,好的,一听就知冯秘是个爽快人,别的就不多说了,开始好吗?

冯远飞:好的,请问吧。

潘  处:先提一个问题,假若那天山树林局长没昏倒在车上,一切正常,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冯远飞:去参加市府的工作会议,听取韩市长传达省府会议精神。

潘  处:然后呢?

冯远飞:散会,回机关呵。

潘处(摇摇头):不是了,不是了,山局长回不了机关了,永远回不去了。

冯远飞:(瞪大眼)为什么?

潘  处:你不知道?

冯远飞:不知道。不知道。

潘  处:那我就告诉你,山局长将在会后被执行双规。

冯远飞:哦,双规?

潘  处:(点下头)没错。我们的人已等在会场外面,严阵以待,散会后便带走。

冯远飞:山、山局有问题么?

潘  处:没任何疑问,板上钉钉,疑问是山树林怎么不早不晚,偏偏在双规的前一刻发病?蹊跷又蹊跷呵。

冯远飞:……这……

潘  处:这个是谜。我们首先要解开这个谜团。当时你在车上,山树林在你眼皮子底下,所以就找你了解当时的情况……

冯远飞:是的是的,还有司机张涛。

潘  处:你每天接山树林局长上下班么?

冯远飞:不是特意接,顺路,算沾局长的光,不用每天挤公交。

潘  处:谁先上车?

冯远飞:我。

潘处:从你家到山局长家有多远?

冯远飞:很近,也就五分钟车程。

潘  处:那天山局长上车有后什么反常现象?

冯远飞:没有。与往常没两样。

潘处:没两样?

冯远飞:对。我下车给他开车门,他像往常一样说声谢谢。

潘处:山局长对下属很和气呵。

冯远飞:是和气。

潘处:上了车山局长说了什么?

冯远飞:好像没说什么。

潘  处:路上接过电话没有?

冯远飞:没有。

潘处:没有?

冯远飞:这个……哦,接过,不是电话,是短信。

潘处:他看了短信有什么反应?

冯远飞:反应?我坐副驾,看不见。

潘  处:他在车上接短信的情况多么?

冯远飞:不多,偶尔。

潘  处:这遭他回了?

冯远飞:这个……坐在前面看不见。

潘  处:有后视镜呵?

冯远飞:哪能随便从镜子窥视领导呵。不过,回不回短信重要么?

潘  处:重要,有关山局长的一切都重要。

冯远飞:一切?

潘  处:没错,一切,我们都会问到,冯秘你要有思想准备。

冯远飞:好的。

潘处:接短信多久,山局长昏了?

冯远飞:不久。

潘处:不久是什么概念?

冯远飞:几分钟吧。

潘处:一分?两分?三分?五分?

冯远飞:一两分钟吧。

潘处:怎么发现的?

冯远飞:声音,东西掉下来的声音,回头看见山局侧卧在后座上,头朝下。

潘  处:哦,山局长有昏厥史么?

冯远飞:昏厥史?

潘  处:就是以前可曾昏厥过。

冯远飞:不晓得。

潘  处:这几年你跟他就没发生过?

冯远飞:没发生过。

潘  处:听没听别人说过?

冯远飞:没有。

潘  处:肯定?

冯远飞:肯定。

潘  处:详细说说那天的情况。

冯远飞:像往常一样,张涛先接了我,又接了山局。出了小区拐上台湾路,这时山局的手机进来短信……

潘  处(盯着他):……

冯远飞:车驶进香港中路,我听后座响动,赶紧转脖,见山局歪倒在后座上,吓了一跳,大声喊停车,停车,这时张涛还不知道出事说这儿哪能停车。我一想停车也没用,又朝张涛喊:山局病了,快去医院。

潘  处:后来呢?

冯远飞:车往医院开,我赶紧给办公室主任老申打电话报告情况,接着又给山局的爱人秦馆长打电话……

潘  处:再后来呢?

冯远飞:车进医院大门口直奔急救室,申主任已经打过去电话,医生护士等在那儿,一齐把山局从车上抬进急救室。不久,秦馆长也赶来了。

潘  处:说说抢救情况。

冯远飞:没等打急救针,山局睁开了眼,很吃惊,问这是哪儿?我告诉他医院。他问怎么到了这里?我说山局你病了。他说我没病,刚做过体检,各项指标都正常,怎么说病就病?我说山局你晕倒在车上。这时他好像记起来了,说市府的会……我说申主任已经请孙副局长去参加了,您只管安心养病。

潘  处:医生的诊断?

冯远飞: 先照CT,没发现脏器有病变,怀疑是癫痫。秦馆长否认山局有癫痫,医生又说可能是外界刺激引起昏厥。

潘  处:你觉得会有什么外界刺激?

冯远飞:是双规?

潘  处:可那时候他并不知道这档子事呀。

冯远飞:哦,哦。是不知道。那……

潘  处:你不是讲他是在接了短信后才昏过去的吗?

冯远飞:对啊。

潘  处:那应该是与这个短信有关系喽?

冯远飞:这个不晓得。

潘  处:现在山局长手机在谁手里?

冯远飞:这个不清楚。可能在秦馆长手里,也可能还在山局那里。

潘  处:山局长手机号码是多少?

冯远飞:山局长两部手机,我只知道一部:151927961……

小  杜:冯秘,请重复一遍。好吗?

冯远飞:151927961……

潘  处:接短信的是这部手机么?

冯远飞:这不清楚。

潘  处:(摇摇头)做为秘书,你不应该不清楚啊。

冯远飞:我真不清楚。我怎么会注意这些细节呢?没必要的。

潘处:我现在问了,还认为没必要?

冯远飞:……我也没长前后眼。

潘  处:两部手机,都是山实名注册的吗?

冯远飞:应该是,山局有什么必要持有一部匿名电话呢?

潘  处:这得问他了,这号人,你就不知他的肠子有多少弯弯绕。

冯远飞:山局……

潘  处:不要再替他评功论好了,我们希望你能与他划清界限,配合组织……

冯远飞:我会的。

潘处:要行动,不要空话。

冯远飞:知道。

潘处:我们想知道,山树林局长在你眼里是个怎样的人。

冯远飞:这,很难讲……

潘处:唔,怎么难讲?

冯远飞:要双规了,肯定是有问题,而且问题还很严重,可……

潘处:说下去。

冯远飞:可问题只有你们纪检委清楚。

潘处:那就说说你清楚的方面。

冯远飞:可以实话实说?

潘处:可以。

冯远飞:从山局调来当局长兼党委书记,我就跟他,四年多了,我觉得山局这人还行。

潘处:还行?行在哪些方面?

冯远飞:工作认真负责,平易近人,不摆官架子,生活检扑,当然,外人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

潘处:问题是你不是外人呀,做为领导秘书,应该能了解领导,更深层次的方面:政治品质是否端正,为官是否清廉,生活作风是否检点……可以说在秘书面前,领导是赤身裸体的。

冯远飞:客观说……

潘处:说。

冯远飞:客观说,我虽然跟了山局四年,但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工作方面,你说的深层次政治、经济、私生活,我真的不很清楚。应该说这方面申主任……

潘处:申主任是申主任,你是你,个人说个人的。

冯远飞:你们和申主任谈了吗?

潘处:谈了。

冯远飞:他怎么讲?

潘处:这不是你该问的。你的责任是讲出所掌握的山树林的问题。

冯远飞:我掌握?我能掌握局长什么问题呢?

潘处:所谓掌握范畴很广泛,涉及一个人的方方面面,大到价值观,品德,小到日常习惯癖好,比方咱市里一领导被双规,他的司机反应这人包里老装着一瓶香水,时不时喷喷。也就是根据这条线索,我们断定此人生活作风有问题。

冯远飞:这是不是有些牵强了呢?

潘处:事实上就是查处了这个人有情妇嘛,还不止一个……

冯远飞:现在抓的那些贪官,差不多个顶个有情妇,可往身上喷香水的毕竟是个别人。

潘处:个案也有意义。特殊个性蕴藏在共性里。总而言之,我们不能漏过任何蛛丝马迹。事实证明,许多案件的侦破靠的就是蛛丝马迹。

冯远飞:可,我……

潘处打断:先别急着把话说死,这对你没好处。我再强调一次,领导秘书是个特殊角色,被人比喻成领导肚子里的蛔虫,知道的情况甚至比领导的家人还多,许多腐败案件就是从秘书身上打开缺口的,所以我们奉劝你要端正态度,为反腐做出自己应该有的贡献。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也不急,反正山局长还躺在医院里,跑不了。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算是先务虚,你回去好好回想回想。下次我们接着谈,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我们知道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要懂得珍惜呵。

冯远飞:……

小杜:冯秘书你看看记录。

冯远飞:好的。

(待续)

来源:《山花》2015年第7期

 

阅读次数:7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