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教堂维权律师张凯与助手刘鹏,一直为温州抗拆十字架而奔走。

「做这样的工作让你感觉挺好的吧?」我问。

「当然,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他抱住篮球,转过脸来,笑了,露出一窜洁白的牙齿,眼里在放光——就是那种最好看的少年的笑容。他停顿了一下下,说:「仅次于你现在在做的。」我是一个自由撰稿人,总是闯入各种有意思的故事中。

他的笑容,明亮得晃眼,在他被抓后,我时时想起。

他是刘鹏,温州抗拆十字架维权律师张凯的助手,刚研究生毕业一两年,跟张凯一起奔走在各教堂间,帮助撰写相关法律文书和评析文章。发生上面的对话时,我们身处在温州市平阳县一个正在守堂抗拆的教堂中,坐在主日学校(注:附属教堂的礼拜日青少年圣经学校)办公室里聊天,他随手拿起一个篮球原地抛接着。 9天后的深夜,他与张凯一起被警察翻墙带走。

去寻找他们的律师说,刘鹏和张凯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被温州警方强制「指定地点监视」——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仅由警方决定,「嫌疑人」就可以被关押在秘密地点长达6个月,不允许律师和亲人会见。

许多被处以过「指定监居」的人透露,过程中警方行为不受监督和约束、屡见刑讯。有的人曾被施加压迫性体位和殴打,有的人因疲劳审讯而胃部大出血,有的人被命令长时间蹲在墙角……

有资深民运人士分析,在张凯案件中,刘鹏极有可能被警方视作主攻的突破口。

关于自己为什么会进入张凯的团队,刘鹏是这样说的:我第二次参加司法考试的时候,题目也是很难,我做到第三卷时候就觉得做不下去了,觉得这次又很有可能考不过。我就向神祷告,许愿说,主啊,要是我这次能考过,我就把我的法律职业生涯献给你。

后来,刘鹏以第四卷高分通过了司法考试。他在找工作时看到张凯招助理的微博,也关注着张凯在做的温州教案,就投了简历。 「然后我就来了。」刘鹏说,他认为这其中有神的深沉旨意,「上帝要使用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在他心里种一颗种子。」

像刘鹏这样怀着简单的愿望和激情投身民间权利工作的青年人还有:李和平律师的助理、90后女生赵威(网名考拉),在「709律师大抓捕」中被天津市警方刑事拘留;李金星律师洗冤工作室工作人员皮皮游(化名),7月10日独自面对警方对工作室的大搜查,之后因风险在国内「逃难」许久;比TA们大一些的宋泽,已是看守所的「常客」,每次被关押都长达数月半年……更有许多80、90后青年徘徊在班房的边缘。

僵化政治体制下已然冻结的社会结构,无法给在相对开放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提供「合意的发展空间」——信息渠道众多、自我意识不断觉醒、对普世价值认同度越来越高的他们,有强烈的「站着不太差的生活」的愿望。如果要坚决贯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的统治术,恐怕以后得从娃娃抓起。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