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一些这样那样的刻骨铭心的事情。

这些事情萦绕在脑海里,就象酒徒秘藏的美酒,时间越久,味道就越醇厚,就越按捺不住急切示人的渴望。这种渴望,或因需要同情理解,或因满足遏止不住的虚荣心,或因喜悦、恐怖、自责到难以克制,而必须放在别人肩上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都是些人心理难以承荷之重。

我的北墅岁月,不仅是刻骨铭心,狱中的情景,日夜咬噬着我的心。自1991年岁末出狱至今,我的狱中经历,象挥之不去的梦魇,一直缠绕着我,使我经常夜不能寐、食不甘味。“6.4”狱友的生死情义、团结友爱;狱卒、劳改积极分子们令人惨不忍睹、耳不忍闻的兽行;犯人之间告密、监视、互相陷害;以及与家人生死离别的伤感,使我时而振奋自豪,时而恐惧伤感,时而忧郁消沉。我不知这是不是监狱综合症、还是特殊经历的正常反应。

这些情绪折磨着我,逼我说出来、写出来,但一张口、一动笔,就会陷入另一种悲哀。言语的无力、文字的无能,又使我陷入另一种烦躁之中──我可以勉强记述我所经历的事情的一个方面──事实,但那最重要的,我想表述、我想向人倾诉沟通的事情的另一个方面──情感,又怎么能用言语文字来表达得清呢?

我的梦

怎样才能进入你的梦囿

犹如黄昏

凭吊的孤零坟茔

我的话对谁诉说

因为你的眼睛也在淋漓

我读过很多人的狱中回忆录及出狱后的心境著述,与我类似者罕少。最能引起我情感共鸣的是刘丹红女士写的《情义无价》,及最近法轮功学员的讲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6.4”政治犯们,大多是名不见经传的“草民”,之所以投入到这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只是因为责任,甚至只是出于义愤。我们既没有名望可以在狱中受到款待,也没有本钱与狱方进行有意识的抗争。我们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只是自认为干得不坏──我们大多数人,没有因为惧怕和为了减刑出卖朋友和良心,并在出狱后一路前行,继续为中国的民主大业尽力。

大圣贤,著大作。大作者,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我,草民也,文质皆差,只能用短浅的目光、浅薄的文字、拙劣的视角,倾吐一下满腔的情感。这也算是十余年的情思,酿出一点点薄薄的劣酒,奉献给我那些思念不已的朋友们。

2006-03-21凌晨2时20分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