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桥在本质上的确是一个共产主义的真正信徒。在百分之九十几以上的共产党员或者并不真懂共产主义理论、或只是将共产党的招牌作为牟私利的手段这一实际状况中,张却的确是将共产主义理论原理,溶进了他的血液,化成了他的真实信念。

张春桥

张春桥的人格,无疑是可以打高分的。

这既体现在他在法庭上的形象中,也表现在甚至他的“敌人”对他平日私生活上也无话可说这一罕见的反衬中。

张春桥在本质上的确是一个共产主义的真正信徒。在百分之九十几以上的共产党员或者并不真懂共产主义理论、或只是将共产党的招牌作为牟私利的手段这一实际状况中,张却的确是将共产主义理论原理,溶进了他的血液,化成了他的真实信念。

他相信,共产主义理论,如自然科学一样,也具有内在的必然逻辑。

他相信,工业社会创造的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随着大工业的发展,随着财富逐渐向极少数资产阶级集中的状况,便必然导致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队伍的不断壮大,并由此而必然导致无产阶级的专政,最终,则会出现阶级与国家也走向消亡的共产主义社会。

因此,对毛泽东发动文革,他有他自己的解读,并且,也确是衷心拥护毛泽东那种“继续革命”的思想。

因此,他对搞市场经济,搞改革开放,是不赞同的,是反对的。

并且,这种态度,他顽强坚持,直到2005年去世。

这些,在他的《狱中家书》中,都毫不隐瞒的清楚表露了。

但是,在这个方面,的确,张春桥是大错特错了!

张春桥之所以在思想理论上犯这个大错,其根源,是因他执着的相信,包括共产主义理论在内的、所谓的“社会科学”,真的具有自然科学那样的发展逻辑及必然性。

而这种将“社会科学”(政治、经济、军事等),混同于自然科学的错误理念,并非是张春桥个人独有。

实际上,1980年代前,几乎在全世界的知识界,几乎在不同的领域,很多人都是相信这一点的。例如,西方经济学家们虽然反对计划经济,但他们也都曾相信,可以设计出被精确调控的市场经济,市场那“看不见的手”,是可以被纳入凯恩斯主义的框架。

直到“混沌”理论逐惭发展,并为一些人接受,并于1980年代强势登台后,人们才慢慢认识到,既然连顶级的物理学理论都已发现并承认“量子不可测”,既然纽约的一只蝴蝶煽动一下翅膀,就可能在北美洲演变为一场风暴,那么,一切社会事物发展的蓝图,无疑,也就都不可能会存在什么必然性。

然而,西方经济学界在上世纪末的1997年,却将该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给了一种为金融衍生工具定价数学模型的二位美国经济学家。不久这二位经济学家应邀参入美国著名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然而他们的理论,却在资本市场的实践中,没什么作用,相反,一场俄罗斯资本市场引发的金融危机,竟顿然使二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操盘的资本管理公司,频临破产。

但是,到本世纪初的2002年,经济学界却仍将一项经济学的诺贝尔奖给了二位“将来自心理研究领域的综合洞察力应用在了经济学当中,尤其是在不确定情况下的人为判断和决策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的心理学及数学家。

可见,对人类社会事物发展的“规律”,人们企望发现与驾驭之心,仍然未灭。

直到2008年美国开始的世界性金融危机,突然爆发,引发世界经济发生一场巨大震动,导致很多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骤然停滞。对此危机,全世界却都没有一个重要的经济学家,之前有过正确的预测!这时,很多国家的政府与整个经济学界才不得不承认,试图准确发现、并利用所谓的经济规律,其结果,的确往往常会事与愿违。

张春桥所在的年代,是不可能知道或接受“混沌”理论的。

而作为一个对信仰具有宗教般虔诚的人,一旦接受了某种理论,而又没有新的强大理念,来纠正以前理论的错误,那么,对原有理论的执着,就是不可避免。

毕竟,张不是一个为个人利益可以随时背弃信念的假共产主义者,不是一个机会主义者。

数十年来,中共高层那些具有极“左”观念的政治家,相当多部分是政治投机分子。但象张春桥这样纯执着于错误理论引领的人,也确大有人在。

张春桥对自己在中央政治棋盘上的位置,一直是清楚的。

虽然,他深知自己的中央政治生涯,注定始终是如履薄冰,并难逃“千刀万剐”的命运。

然而,他却又没有避开这种险境。

其可能原因,一是他的信仰所支持;二是中国读书人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文化牵引。毛泽东对他的每一次赞许,都促使张将自己的命运,自觉的更紧的绑在毛的战车上。

张知道自己既不是理论大家——相反他还是马列理论的信徒,也不是适合做大政治家做领袖的材料,他就是将自己定位在政治助手的位置。

所以,他对女儿说,毛死后,华国锋若能用他,他也会帮华,显然,并没有取代华、做一把手的念头,虽然他认为华国锋比毛泽东差远了。

同样,毛泽东也深知这点,他也很相信张。1970年的庐山会议中,军队方面与大多数老干部掀起“揪张”浪潮,毛泽东则力排众议,迅速扭转局势,不仅力保张春桥,而且在随后不久的中共“十大”上,还让张进入了政治局常委。

然而,毛是一个对实际操作,比理论认识更看重的高手。所以,他并没有因对张春桥极有好感,就提升张做副主席接班,相反,毛宁愿选了来自底层而后起的王洪文。显然,毛认为,敢打敢冲的王,做领袖,要比张适合。

其实,张春桥很可能就是周恩来那类甘作副手的人生定位,只是,他没有周那样的运气。

2015/09/17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