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外朋友,大家好!我是乐小朵。

咳咳……咳咳……大家跟我一起咳嗽几声,清清嗓子。因为今天的文字,有可能让大家情绪比较起伏。

有这样一个女性,跟她取个名字吧,春。大明宫词中,武则天的贴身仆人也叫春,春是一个安静,内敛,不失冷静的女人。

我说的这位女性不是这样,她火辣,急躁,情绪无法自控。在这里,我却希望她能像春一样,静静地观察,静静地思考……

春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男性朋友,化名李平吧。原因是我的电脑有些问题,春出于热心,就把李平的QQ告诉我,没想到我跟李平还是老乡。我没什么老乡观念,关键是价值观共振。

我跟李平初次电话就不怎么开心。他有比较浓重的中国男人的主观,我说,我乐小朵就这规矩,合不来不来往。便把李平拉黑了,他连发几条短信抱怨我,大致意思就是批评我没什么了不起。我懒得搭理他,没回。

后来,他又联系了一次我,说,想了想,认为我这个人敢这么有个性,应该有可取之处,于是,我跟李平又重新交流。他属于是非观成熟,逻辑一般,思维有待启蒙这个阶段。

人品,当然,不错的。能站出去跟人家声援,至少有公义心。

我回老家之前,李平就回来了,接着春也来了。春和我在网上就很熟悉,我在网上就知道春的性格,有很多中国式强迫,绑架,热心的问题。

但是,到什么程度我并不清楚。

见面之后,我就发现了问题,春每次见面就要劝我随便找个人做爱,随便找个人结婚。不是我和她单独一起,是我们仨,偶尔还有李平的姐姐。

这不是随便的事情嘛,谁愿意跟一个没有感觉的人朝夕相处,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我并非刻意不去寻找,是,基于我对中国人的意识认识,明白比较难找,即使是一些生活在海外的人。也很难有格局忍受一个我这样的女人,根本原因就是,中国男人内心不够强大,莫须有的面子观内核包括自卑感,以及思想层次的局限,做不到纯粹理性和纯粹感性兼容。【理性和感性二元极致,多是天才人格。教育,却是可以让小范围的天才出现,至少不会让天才沦为蠢材。】

春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不自觉地用观念绑架他人,声音大,语速快,抢话头。我呢,有我特有的方式,我会讲一个故事,最后导向一个观念。

没有什么方式属于绝对好,或者绝对坏。

有人接受我的方式,有人不接受我的方式,也属正常。人活着,就是连续性选择模式。

就我个人的悟性,我还真不喜欢听人家讲什么故事。直接说观念,我自己会去思考。一般来说,用故事代入观念的前提是,对方的思维,逻辑,阅历,感性体验能力比较弱的群体。在我眼里,普遍中国人属于这种层次。

所以,我的文字,我是很清楚,普遍人无法一一领会,能领会几分,是否能把我的分享转化为营养,取决于大家的综合认知基础和自我纠错态度。

春每次见我,我们都会大声争辩,原因,多是她挑衅的。许多事情属于我的私人领域,春应该是比较关心我,总是喜欢挑出来说。

这是非常严重的中国人毛病,每个人之所以没有随俗,都有说服不了自己的理由。但是,我能做到的是,我尽量不去骚扰别人。至少,过去许多年,就自律这个问题而言,我做得比较好。

我是自我的人,而且是坚持自我的人。这种人肯定有能量的,我不发作,无非是懒得发作,觉得许多人不可救药。但是,春不断挑衅我,遭到我强烈反感,内心的能量自然会激发出来。

如果说我乐小朵不完善,至少我拿出了完善自己的态度,一般人,基本没有这种意识。普遍中国人缺乏自我超越的意识。

普遍中国人,嘴巴一张,除了借口还是借口。

很难有人说服我的感性的同时还能说说服我的理性。很遗憾,我这辈子没有享受爱情的美好,也未享受性的美好,更别说婚姻的美好。

因为美好发生的事情,跟普遍中国人搭配进行,最后,极容易沦为泼脏水的模式。说偷鸡不成蚀把米有点过了,说违背初衷很贴切。一部分得到幸福的人,极少见到夫妻均有形而上意识形态的。中国大陆夫妻,多是一些普通的鸡汤夫妻,农耕思维夫妻,小市民价值观夫妻。

春挑衅,我顶牛,基于她想告诉我,青春不等人;我想告诉她,我无法说服我自己,我宁可孤独一生,也不想选择跟一个不爱的人朝夕相处。

因为认识的深刻,我是绝望的。正因为我绝望,我要去深刻认识。封建专¥¥制埋没了太多美好的青春,我得阐释与众人,让大家认识到不幸的根源。

这样的国情,我选择去做一个纯粹理性和纯粹感性并重的人。已经拿出了我的态度,我是不会跟封建思想妥协的。

春的痛苦呢?她临近五十。没有孩子,没有自己爱的人,在一段将就的感情中与人取暖,这种取暖,一定意义让浮萍一般的她有了栖身之所。又让不满足的情感时时刻刻,在肉身的赡养中不情不愿地抗拒。

不要逼任何人去爱,因为,爱,不是逼出来的。

李平老说春的男朋友好,问她为什么不好好跟男朋友做爱。我批评李平莽撞,春不够爱,那是因为爱缺乏价值激发,两颗心缺乏沟通融合。

春和她的男友在一起很多年,沟通,一定试过无数次。春是爱表达的女人,也擅于要求,所以,我相信,他们的问题是。春无法确地表达,春的男朋友也领悟不到春需要什么;又或者说,二者之间均不能满足对方,属于不是一路人,凑合着。

这不仅仅属春的写照,是很多中国夫妻和恋人的剪影。

正因为明白,我也懒得参与。已经在牢里了,何必再走进一座监狱,在监狱中违背自我。仅仅是需要人家赡养,就不要呻吟,又希望人家赡养,又不好意思呻吟,春的情绪化,一定有这方面的原因。

另一方面,春小时候缺乏父爱,父亲在她青春期去世,春属家里最大的孩子,要照顾妹妹们,一般来说,中国式母亲遭遇丈夫离世,一个人拉扯孩子,生活的艰难和压力不容想象,这样的母亲很可能顾忌不到孩子的感受。许多顾忌不到的感受越积越多,就会淤积,久而久之,情绪上,性格上,就有些问题。

春是希望做好的,做个好姐姐,做个好女儿,做个好女朋友等等。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使劲儿就能实现的。而是靠冷静思考,自省,自律才能做到的。

显然,春做不到。说是天性,有可能,说是静不下心,也可能,更深原因,春因为一些事情惹恼了神教,长期被宝宝盯着,去哪里都要请假。

宝宝多次跟她男朋友做工作要与其分手,春的男友都拒绝了。

李平思想传统,便认为春没有不爱男朋友的理由。我却不那么看,爱本来覆水难收,任何人付出的时候,就应该明白。有可能有回报,也可能没回报。怕自己要求回报,对方做不到,转为怨恨,就顺其自然,不离开人,人家离开了,也不必去挽留。纠缠没用,人性,不需要的时候,拖着也是心寒。勉强在一起,也未必能如期望一般待你。

懂道理如何,不懂道理如何。明白人,从来都是自己跟自己捅刀子,人间凉薄,最爱耶稣。就是因为人性缺乏自我要求,便会十分不堪。放过人家,也是放过自己。

看透了,我们这一生,活着如何,死了又如何?

春关心我,李平,李平姐姐……任何一个人。只要她愿意关心,她便不断强势建议对方,不论对方多么客气地婉言谢绝,她仍然会不停建议。我和李平烦了,能反抗,其他人,碍于面子,笑笑,不好明说。

春尤其看不惯小孩子穿多,把李平姐姐家四个月的孩子的衣服脱得只剩下秋衣裤,我们本地的温度是20度左右,穿两件衣服。我穿一件体恤,一件厚毛衣。

我不是很了解孩子,春的行为弄得李平的姐姐很是难堪。李平劝说过好几次,昨天,李平姐夫过生日,春再一次把孩子衣服脱了,说孩子热。我在旁边劝她别脱,她坚持脱,过一会儿,李平来了,坚持把孩子衣服穿了。

李平脾气还是不错的,每天陪着春,待春如同自家人,他说欣赏春。同时……他也拿春没有办法。

我和春的争辩,声音也比较大,我认为有点扰民,李平的姐姐做销售的,脾气相对开化,算朴实宽容。我不招惹春,她偏要用关心绑架我,我烦她改不了这个毛病,希望她反省。

我思考了很久,她不是改的问题,她是无法自控。

这个年龄了,没有自己满意的爱人,孩子,宝宝经常找她麻烦,想出国,还有些茫然。她当然痛苦。

看着她,想到十年后的自己,不知是什么样子呢?她被宝宝关过一段时间,谁知道一般人被宝宝关一段时间,抗压能力是否能跟她比,也很难说。

李平昨天跟女友电话,春要李平说爱女朋友,如何如何,李平不从,春又开始强势绑架,很大声音的劝说。

我分析,春希望有个人说这些话给她。

可是,人的性格有所不同,表达方式也不同。

你想把最好的苹果送给最好的人,最好的人不一定需要苹果。

李平家的房子装修后,留了一格放古董花瓶的嵌入式格子,一个四岁孩子非要钻进去,那个位置的高度目测在一米六左右,春一米六三,她非要帮助孩子嵌进那个格子。她举起孩子的时候,支撑孩子体重的手臂并不轻松,我看着心悬一线。孩子倒是乐,万一孩子摔下来,咋办。

昨晚十点,我让妹来李平家看李平姐姐卖的化妆品,当时十点多了,春说李平姐姐累了,反复地要求李平姐姐去休息。我妹等着李平姐姐介绍呢?

春是热情的,但是,做事情,通常只能考虑一面。幸好,我们来往的人多是本心善良的。春说,经常在小区以及公园这样对待年轻妈妈,她要帮孩子说话。我不能猜测她在这方面受过什么不愉快的经历。但是,她的行为,显然是带给她人惊吓了。

有个故事,一个农民在地里干活儿,觉得热,热的时候便跟旁边孩子的衣服脱一件,脱了一件又一件,孩子冻死了。

我个人认为,春有强烈的自我不满足。这是多重压力造成的,我以为,春最好快点出国,或许国外人文氛围好,她开心,会慢慢好起来;又或者让国外的心理干预,让她冷静下来;又或者,春能遇到一个靠谱的恋人,彼此相爱,让她慢慢释放自己的能量。她或许会健康起来。

关键是,春的个性十分喜欢犟嘴,她能否办护照,真不好说。

春是个真诚的人,其妹的孩子无法自己教育,她把妹妹的孩子带到身边,养到12岁。五十岁的人了,在李平家练倒立,肚子露出来一大截,我说,算了,春不做了,肚子露出来了。她说,李平和她都学医的,没事儿。

李平是个宽容的人,待春挺好的。我在现实生活几乎不与人争辩,架不住与春争辩了,经常想,不去看她了。退一步想,李平比我忍耐更多,做得更好,来了,我应该去陪陪春,她不容易。

我不是心理医生,但是我很了解心理学。春的问题我也能够看得很清楚,可是,我无法做接受型心理干预,春的行为属于情绪攻击性,她通过干预他人,对他人热情强势地建议释放她内心的不满足。

我不快,在自控范围内。春一次次挑衅,我没那么好的耐心任其发作。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通过理性分析,选择性放弃。春,做不到跟我似的自律。每个人的思考力和压力点不一样,我没办法强势干预春,也没法忍受她动不动发作。

让春去明白道理,她偶尔是能够做到的。但是她的老毛病仍然会随时启动,许多能量大的人在中国社会无法释放人道需求,便会情绪转化,体现出各种人际不适。

我会跟她做做工作,看她能不能跟宝宝软言细语沟通,认个错,办个护照,离开中国,去了国外,进教会,心理干预,人际关系洗牌,综合改善。看能不能好转。

在这之前,希望通过运动,哭喊等方式释放一些能量。或许有帮助。其根本,是需要爱。爱,要给人自由,要思考,要情绪自理到自立。

哪一样排在第一?每一样都那么必须。

春是中国社会,无数人的剪影。

我的写作是在耕一块瘦田,瘦田无人耕,耕好有人争吗?

我不是为了商业写作而写作,我是为了人道而写作。

如果能让普世价值进入中国,敢情,人们不会活得这么痛苦。

每个人的负面情绪压抑一一爆发,最后的社会导向是什么呢?

是解决社会的整体变态,从上到下?还是从下到上。

当然,从上到下好。

……有些组织,没有缺点。

在没有缺点的组织天空下,人的缺点,已经从缺失发展为扭曲。

也许,那些热衷于赚钱的人,真的该停停脚步。听听同类的疼痛,如果每个人能停下来听听他人的疼痛。

人道的呻吟大声一点,再大声一点。

稻草,不知不觉就松动了。

2015-09-20 乐小朵纵深视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