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张晓明讲话违反《基本法》 

Share on Google+

    

正是「图穷匕见」呀!!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在纪念《基本法》颁布二十五周年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正确认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特点」,引起香港市民的震怒和忧虑。

综观全篇讲话的主旨是:「香港不实行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回归前不是,回归后也不是」,以此说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体制是在中央政府直辖下,实行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行政立法既相互制衡又相互配合、司法独立的政治体制」,后又进一步说:「行政和立法之间制衡中有配合,配合中有制衡」,由此推论「行政长官有超然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个机关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处于特区权力运行的核心位置」的结论,试图介定香港政制的实质。

根据维基百科解释,三权分立是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特征相适应的基本政治制度。三权分立是西方民主国家建立基本政治制度的根本原则。资本主义国家无论如何演变,三权分立都是其根本特点。实行三权分立才是民主和法治国家的标志,不实行的就是专制国家。既然《基本法》承认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便无需列明三权分立四个字,因为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发展资本主义社会不能把三权分立剔开,不是由得中共要实行或是不实行的。

权力分立,互相制衡(Separation of powers )的重点不在于权之多少,如何分,如何立,英国式或是美国式,而在于「制衡」。无论西方国家的行政立法机构分立得很彻底还是很不彻底,由甚么去主导,其「制衡」功能不会改变或减弱,目的是避免独裁者的产生。而且是「分立」不是「配合」,张晓明的「行政立法又配合又制衡」论,正是孕育行政长官成为超然于三权的独裁者的理论。

张晓明讲话违反《基本法》第五条:「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他不说「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而是说「不实行三权分立」,就是违反「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条文,即是取消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也就是取消「一国两制」。他立论已错,「超然」的推论更难成立。

不要再引用邓小平的说话作为挡箭牌了。中国在1984年签署《中英联合声》,在其附件一中定明将在《基本法》上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保持香港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但邓小平却在87年又说出「不能照搬西方‥‥比如三权分立‥‥」的话,这是推翻附件一「保持资本主义制度」的承诺,正是翻云覆雨,出尔反尔。一个原因是他的无知,根本不知甚么是资本主义,它的政制就是三权分立。另一个原因是他早早设下这个骗局,像毛泽东1937年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把陕甘宁革命根据地改名「中华民国特区」(香港特区不是邓小平首创,拙著p.265 有记载)一样,并非真要保留资本主义香港。现在回看,后一种原因属实。张晓明终于展开图卷,露出匕首,正是明证。

回归十多年以来,中共学者、京官轮番向港人喊话的次数已经数之不尽。记忆中有乔晓阳、吴邦国、曹二宝、习近平、李飞等,由爱国爱港,自治权,第二支管治队伍,三权合作,到白皮书、831决定,步步进迫,一次比一次严厉。终于,张晓明揭示消灭资本主义香港的终极计谋,可说是一个谎言的落实。他所描绘的香港政制特点正是中共治港的理想蓝图,即是中央的终极既定政策。

张晓明实在是以中共地下党工委书记的姿态讲话,一种居高临下指导港人的态势,把「行政主导体制运作不到位,不够顺畅」归咎于三权分立,其实是虚张声势的表现。中共党员有个特质,当工作受挫接受批评或处罚时,思想必定趋向宁左勿右,表现得更加革命,更加斗争,更加忠心,张晓明就是这种心态。这次讲话不是中央交下来的任务,而是他在这种心态下把应该等到2047年前才揭牌的党的终极底线提早宣示出来,以求自保。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中共政治体制只适用于地下党员当特首时用,难道他以为2017年选出的特首一定是地下党员吗?不是地下党员的话,恐怕又要另搞一套,收回一些权限了。中央还在举棋不定呢。

我一直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变」并非由中央授予,而是由《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授予。港人受这两个文件的保护有一定的独立自主空间,如果中央不顾一切,以党意强加于港人的话,必遭港人激烈的反抗。

注:本文主要观点曾在拙著文章中表述:《发展资本主义制度,就是硬道理》 p. 176–180

《吴邦国的权力论》p. 202–204

2015年9月20日

阅读次数:5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