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4

今天上午八点,水绘园迎来了一批来自北京、天津、南京、上海、浙江、福建、贵州、香港、山东等地的客人,是“如皋 《红楼梦》作者新探学术讨论会”将诸多红楼梦研究的专家学者汇聚在这里,因为他们的到来,今天的水绘园散发着浓郁的学术气息。

水绘园考察拉开序幕

水绘园1 水绘园2

参观《红楼梦》作者新探学术研讨“图文展

如皋图文展 如皋图文展1 如皋图文展2这位有新发现,迫不及待地展示。

研讨会于上午十点进行

学术研讨会由如皋红楼梦研究会会长刘桂江主持,市委副书记、市长陈晓东参加活动,市委副书记司祝建参加会议并致辞。

如皋研讨会 如皋研讨会1
畅所欲言

冒廉泉

  • 我叫冒廉泉,1936年出生,今年80岁。我不是’红学家’,我不懂专门的’红学’,我只是一个《红楼梦》的普通读者。1982年出版的《红楼梦》中,有个’口床’,这是70年前我学习过的如皋民间土字,它怎么在《红楼梦》中?难道《红楼梦》作者了解如皋民间文化?……我通过对《红楼梦》文本的研究,探索到近一百条证据。
  • 期待红学届的专家学者和红学爱好者进行评论、甄别、鉴定、甚至质疑。我们的目标不是否定曹雪芹,而是要把真正作者从被误考、被模糊的历史迷雾中寻找出来,他就是冒辟疆,笔名曹雪芹!我们相信红学家,红学爱好者会理智、冷静、客观、公正地作出判断!
郭庆祥
郭庆祥,中华国学会主席、世界华人艺术家名人协会副主席、加拿大中国经济文化事务中心顾问、著名学者、国学家。
  • 探索《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谁的争论,300年来一直没有停过,可是今天到了如皋。看到‘如皋红楼梦研究会’这个组织,我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申泰岳
申泰岳,江苏省检察院原纪检组组长、省作家协会会员。

他肯定了如皋红学会严谨科学的研究态度,并即兴作诗祝福如皋红学会:

  • 祖国江山如画,如皋风景独好。红楼作者新探,大江南北掀波涛。科学精神求实,交换比较反复。真相终会见天日,笑迎东才拂晓。
李丹轲
李丹轲,省陶行知研究会秘书长;韩勇:省艺术剧院编剧。

李丹轲认为有进一步深入考察论证的必要,不仅是为了尊重文史,还原其中的史学、文学真相,追踪原著作者真人真事,更是为了宣扬如皋深厚的文化底蕴,挖掘它悠久的社会价值,对推动如皋进一步闻名全国、走进世界,促进如皋的文化、旅游、经济和社会发展都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

韩勇赞扬如皋红学会资料详实、推论合理、见地独特、言之有物、有根有据。希望加强互联网建设,把如皋红会网上平台办得有声气、有时代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做到后继有人!

徐爱民
南通市社科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徐爱民(左三发言者)
  • 冒辟疆著作红楼梦汇考是一个群体呕心沥血,深翻苦修的结晶。不管他们的研究方向和结果如何,总在不断深入,逐步自成体系。这种“大胆质疑”的精神非常值得肯定和褒扬,而且大家还在“小心求证”方面付出了艰辛努力、并取得了研究成果。这是否可以称之为“如派红学”呢?自以为这是不错的称谓,可以申请知识产权。

唇枪舌战

樊志斌
樊志斌,北京曹雪芹纪念馆馆员。

他认为,否定红楼梦作者的证据、材料、逻辑不充分,如皋红学会对素材、某些原型的探究继续深入使冒辟疆、董小宛有可能成为原型。他建议,在研究时,各种资料要做扎实、做完备,还要注意多去了解其他红学会的研究成果,这样才能了解自己研究的唯一性、独立性。

黄金秋
黄金秋,《亚洲新闻周刊》记者。
  • 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我用证据链的方法找真相!
  • 《红楼梦》中的“两府一园”、“葬花”、“焚诗”、水系、方言、生活物品、饮食等经考证都符合如皋水绘园、董小宛、如皋水系、方言、如皋生活习惯。
丁志田
丁志田,中国民生银行创始人之一、财政部高级会计师、《红楼梦》研究最新成就者之一。
  • 现在红学之争主要分为南北两派,无论哪种说法都不能淡化《红楼梦》本身的意义。
王正康
王正康,中国红学会理事、杭州市默然红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浙江省平湖市红楼梦学会常务副会长。
  • 我认为,只要是读红研红,围绕我们民族文化瑰宝《红楼梦》开展活动,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不论持哪种观点,我们都要支持、祝贺。如皋红学会从求真斥假、正本清源,为红学长远的健康发展出发,对《红楼梦》原型素材的探索,对《红楼梦》作者新探具有巨大的学术价值,是应该大力倡导并得到热情鼓励的。“红学深似海,高浪出如皋”,祝如皋红学一浪更比一浪高!
背景链接

  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是中华民族的文学瑰宝。随着红学的发展,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发现“曹雪芹”的身世和活动的记载均查无实据,全国有关《红楼梦》作者另有其人的新说也达二十多个,其中影响较大的有八九个。而皋城众多红学爱好者提出的“冒辟疆说”排名第七位。求真须斥伪,红潮逐浪高。2014年8月18日,如皋红楼梦研究会正式成立。

附图:


香港《亚洲新闻周刊》2014年4月的专题报道《探秘〈红楼梦〉》(截图)

附文:

《江苏如皋入局“大观园争夺战”:冒辟疆才是《红楼梦》作者?》(节选)

澎湃新闻于2004年11月发布)

《红楼梦》的作者是谁?“大观园”在哪里?在江苏如皋的冒辟疆后人看来,《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冒辟疆,《红楼梦》是一个发生在如皋冒家的故事。

冒廉泉递给澎湃新闻记者的名片上,第一个头衔就是“冒辟疆著作《红楼梦》始作俑者”。

冒廉泉说,他是从初中开始看《红楼梦》的,“一开始,我全面接受胡适、俞平伯这些红学专家的观点,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后来,我发现曹雪芹不一定存在,可能只是个‘化名’,即使真有,也不可能写出《红楼梦》”。

冒廉泉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他说,最早让他起疑的,就是私塾先生教他的“(口床)”这个字:“三十多年前我在82版《红楼梦》第七十九回发现‘噇’字写成‘(口床)’,我就疑惑了,这‘(口床)’字不是我儿时私塾先生教的‘土’字吗?这个字在字典、《辞海》里都没有,怎么跑到《红楼梦》里了?‘(口床)’字的原始出处在哪里?”

冒廉泉说,为此他一直追查到甘肃省图书馆古籍部,“在中华书局出版的‘苏联列宁格勒藏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3468页里,终于看到‘(口床)’。该《石头记》是毛笔楷书手抄印本,这部《石头记》应是‘(口床)’最原始的出处了。”

一个“(口床)”字,让冒廉泉不禁寻思:“难道《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会说如皋话?”从此,他就开始研究《红楼梦》作者,“发现整部《红楼梦》,仅在第一回和第一百二十回,记载了曹雪芹的名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关于曹雪芹的记载”。在冒廉泉看来,胡适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考证出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其出身、年龄、经历等矛盾百出”,他主张“应从作者的生活时代、家庭背景、人生阅历、知识才能、社会交往、爱情韵事、家境遭遇等七个方面去寻找《红楼梦》的作者”。

这一找,就找到了冒襄(字辟疆)的头上。据传先世出自蒙古的冒氏是如皋的大姓,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则是冒家祖上最有名的人物。冒廉泉说,他和冒辟疆拥有共同的第一代祖先,“我是如皋冒家第一代冒致中的第二十代后裔,而冒辟疆是第十二代后裔”。冒廉泉根据前述七个方面,总结出了十四项《红楼梦》作者必备条件,他认为,冒辟疆作为“明末清初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诗人、作家、社会活动家、慈善家、水绘园唱和首领、一代文学巨匠、《同人集》的总编”,是《红楼梦》作者的“最佳人选”。比如,“冒襄晚年生活贫困潦倒,无以为生,靠卖字度日。这和《红楼梦》中的公子哥贾宝玉命运几乎一模一样”;又比如,“《红楼梦》主要活动空间是宁国府、荣国府和大观园”,“冒襄从小就生长在如皋的‘两府一园’之中,生活在冒家巷东府、西府和水绘园之中”。

退休之后,冒廉泉有了更充裕的时间去寻找他心目中《红楼梦》真正的作者,“甘肃省、上海市和如皋市的图书馆、档案馆,我都去过”,“仔细比对冒辟疆的经历,考证曹雪芹的身份,更加坚信《红楼梦》只能是冒辟疆所著!”

冒廉泉说,他找到了冒辟疆以笔名曹雪芹著作《红楼梦》的五十四条证据,在《从一字疑惑到寻找真正的曹雪芹》一文中,他以一种工程师式文风阐述了他的观点:“这54条信息,就是埋藏在《红楼梦》中的冒辟疆元素,它们像54个电子原(编者按:原文如此)件,不断的发射信号,关键是我们头脑终端接受器,能把这些信号接受下来,经过选择、清理、过滤、推理,最后形成一条条证据。冒辟疆的信号有强有弱,有的很直观,有的很隐蔽,有的要反证。我们论证这些证据决不生搬硬套、牵强附会、指鹿为马、捕风捉影,而是坚决遵守合理、可信、准确、真实的八字原则。”

《冒辟疆著作〈红楼梦〉初探》一文,就是在这五十四条的基础上完成的,其中,“十四项《红楼梦》作者必备条件”变成了“冒襄著作《红楼梦》有十六个理由”。冒廉泉说,他去年先后给全国六十八家报刊杂志用电子邮件发出这篇文章,“都没有得到回音,人家根本不予理睬”。

冒廉泉认为,“冒辟疆用笔名曹雪芹著作了《红楼梦》”这一观点及其论证“合理可信”,之所以“发表有关文章困难重重”,主要因为“当前红学界是胡适考证的曹雪芹一统天下”,“以讨论胡适考证的曹雪芹为前提” 的各种红楼梦学刊,“怎么可能发表否定胡适考证的曹雪芹的文章,那不是与虎谋皮吗?”

冒廉泉进一步推断说:“《红楼梦》及研究胡适考证的曹雪芹的著作,每年要印刷几百万本,红楼景点,胡适考证的曹雪芹景点每年接待游客数千万,己形成一个巨大的产业链,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否定胡适考证的曹雪芹著作《红楼梦》,研究讨论冒辟疆用笔名曹雪芹著作《红楼梦》不只是一个学术问题,而且是一个利害问题。要影响许多地区,许多团体的切身利益。”

而他自己对胡适的考证的评价是“信口开河”,“是人世间不可能发生的神话!是曹雪芹著作《红楼梦》的死结!”他控诉说,“建立在假设和谎言上的‘曹雪芹’红学考证,给文学界造成的混乱局面是难以想象的!给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唯物主义历史观带来极大的危害!虚假和谎言污染了学术界 !”

让冒廉泉感到欣慰的是,虽然“冒辟疆著作《红楼梦》”这一观点“太新鲜,太敏感,太突兀,也太沉重”,“多数人不予接受”,但是《冒辟疆著作〈红楼梦〉初探》一文还是得到了如皋市原政协副主席刘聪泉、《如皋日报》总编郝建荣的大力支持,于2012年8月在《新民晚报·新如皋》连载发表。之后,南通、杭州、南京的媒体都作了跟进报道,而最让冒廉泉振奋的,则是香港《成报》2013年9月的报道《石破天惊 红楼梦作者不是曹雪芹?!》与香港《亚洲新闻周刊》2014年4月的专题报道《探秘〈红楼梦〉》。

在冒廉泉看来,短短一年内,他的文章之所以得到众多人士的关怀和支持,“主要是因为北京那位曹雪芹存在几十条无法回答的矛盾”,而他提出的几十条理由“分析有力,言之凿凿,很有道理,才吸引了许多老干部、专家、学者的青睐”。其中,除了前述两位,还包括如皋市原市委副书记刘桂江、如皋市原党史办公室主任李实秋以及摄影家康健、退休地质专家洪民权,也有企业家出资刊印小册子《红楼梦作者解谜》而不留姓名。冒廉泉称赞道:“他们是一群极有远见的老年壮年精英,他们具有敏锐的远见,看到大局,看到未来,看到冒辟疆著作《红楼梦》无可限量的文化和经济能量。”

“看到冒辟疆著作《红楼梦》无可限量的文化和经济能量”的“老年壮年精英”并不止这些。据“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发布的报道《如皋红楼梦研究会成立 “作者冒辟疆”已成一说》(作者署名“袁月”),今年8月18日,如皋红楼梦研究会正式成立,如皋市领导陈晓东(市委副书记、市长)、李中林(如皋市政协主席)、胡拥军(如皋市委宣传部部长)、刘聪泉均出席了研究会成立会议,如皋市原市委副书记刘桂江出任研究会会长,冒廉泉则担任副会长一职。陈晓东发表讲话称:“如皋红楼梦研究会的成立,不仅对于红学的发展,而且对于如皋的整体发展都极具意义。”

来源:如皋发布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