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人通过民族组织的活动等,关注内蒙现状的日本人会越来越多,并可能给日本人在考虑中日关系上会带来不少影响。

我一直主张反对安保法案、要反省日本军国主义的历史等意见。对我这样的想法,不仅是日本人,甚至连有些中国人也表示不同意。例如,有些从内蒙古来的蒙古人,他们也不愿意日本人谈到“反省”、“反对安保法案”等。

最近我知道了在日本成立的“南蒙古自由民主运动基金”、“蒙古自由联盟党”等民族组织举行抗议中国政府对蒙古人的压制等活动。在日本本来有与西藏、维吾尔有关的抗议中国政府的活动,而与蒙古有关的这些活动是最近才开始活跃的。

他们举行抗议活动的理由之一,是目前还在进行的“汉人化”政策。在最近几个月里,我们可以看到不少有关报道:维权人士阿拉玛兹从7月16日被禁10天,回家后还继续被监视;9月初,鄂尔多斯杭锦旗一户牧民的草场被外人闯入试图抢夺草场,700多只羊被圈起,无法放牧;9月初,正镶白旗一百多位牧民,因生活困境连续多日到旗政府请愿,要求与到当地考察的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军对话,已有三十多人被抓走等。

内蒙蒙古人的艰难历史从清朝末期开始。从那时候渐渐开始汉人的殖民入侵和农垦草原等现象。尤其是在新中国建国以后,通过土地改革、大跃进、文革等政治运动,“汉人化”、“沙漠化”等现象急剧进行。同时,在1950、60年代,把与保护畜牧业、使用蒙语、保护喇嘛教有关的主张,被视为“民族右派言论”,很多蒙古人因而被打被杀,他们的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受到沉重打击。

在20世纪以后内蒙的蒙古人历尽艰难困苦的历史中,唯一的例外是在日本统治时代。那时候日本的统治者禁止汉人的移居和农垦草原。在日本的著名研究家杨海英教授写:“日本人创建的满洲国并没有招来蒙古人的太大嫌恶。因为,满洲国大力发展教育,在推进蒙古人的近代化方面作出了很大贡献。而且,坚持五族协和的满洲国,禁止殖民入侵的中国农民与原住民游牧蒙古人的混居,禁止开垦草原。满洲国由于注意保护生态环境,采取优待原住民蒙古人的政策,不仅对于内蒙古、而且对于新诞生的蒙古人民共和国而言也是很有诱惑力的国家。”

这样对日本近代史的评价内容,不但是与中国的历史课本之内容很不一样,也是大多数的日本人不能想象的。现在,大多数的日本人都不知道比蒙古国更大的人口规模的蒙古人住在内蒙。日本人容易有着“单一民族国家”的思考倾向,即以为“蒙古人住在蒙古国,中国人(汉人)住在中国”。实际上,在近代史中,日本人主要通过内蒙的蒙古人接触蒙古的文化,和他们形成了友好的关系。但是,在新中国建国以后,不少内蒙的蒙古人因为过去和日本人有着紧密关系,成为被攻击对象。而日本人在战后渐渐忘掉内蒙的蒙古人的存在。身为日本人的我,一看杨海英写的这些日本评价,不得不反省包括我在内的日本人对过去的朋友内蒙的蒙古人之冷谈。

通过民族组织的活动等,关注内蒙现状的日本人会越来越多。也有可能,他们对日本的近代史和中国的看法,给日本人在考虑中日关系上会带来不少影响。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