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大量中情局密件落入中国手中

解密时刻71961年,金无怠得到了一个去美国的机会。1970年他获得了接触中情局最高机密的权限。
1952年,金无怠来到日本冲绳,考取了美国中情局下属的外国广播情报处,工作是监听中国大陆广播,把其中的重要内容译成英文。这是他进入美国情报部门的第一步。不过,那时他还只能接触非机密文件。

在冲绳期间,王先生把他介绍给一位区先生。区启明从此成为金无怠的顶头上司,他们的合作关系将贯穿他日后20多年的间谍生涯。

1961年,金无怠得到了一个去美国的机会。外国广播情报处调他到加州圣塔罗沙分部工作。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区启明。区启明鼓励他接受这份工作,并指示他将所有美国对华政策的文件汇报给中方。

IC·史密斯:“当他看到一份文件,他觉得北京可能会感兴趣时,他会把文件藏在外套口袋里,或是袖子里面,然后走出办公楼,回到家把文件用相机翻拍下来。第二天再把文件放回原处。攒下两三卷胶卷以后,他就会和外界联络。想想看,这个手段其实很原始,一点都不周密。”

上个世纪60年代末,外国广播情报处决定关闭加州办公室,所有工作人员调至华盛顿总部。

根据中情局规定,非美国出生的雇员必须入籍美国满五年后才能在中情局总部工作。1965年归化为美国公民的金无怠尚不满足这个条件。本来他已经做了去职的打算,考取了联合国的翻译。可是由于他业务出色,中情局极力挽留,专门为他把加州办事处又保留了半年,直到他满足了五年时限后,才调入总部。这一年,他成为中情局的正式雇员,也获得了接触最高机密的权限。

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狂潮中,几乎与外界完全隔绝。金无怠的顶头上司区启明也被关在监狱里。

文革结束后的1976年,他与区启明又恢复了联系。区启明向他交代了两件事:第一,如果有机会来香港,事先给香港的“罗先生”写一封信或寄一张明信片,有人会在指定日期南下来见他;第二,如果有机密情报要传递,打电话联络加拿大多伦多的“李先生”。

(金无怠法庭证词 1986年2月7日)

金无怠:“我会找一个付费电话,打给‘李先生’,说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他。在电话里我们只能讲广东话。我要自称是‘杨先生’,我们约定的接头地点是多伦多一个商场的北门。

我会买一张当日往返的机票,飞到水牛城(美国纽约州),在那里租一辆车去和他接头。‘李先生’中等身材,典型的广东人长相。我们的会面一般是5到10分钟。”

从1979年前后到1982年,金无怠至少四次前往多伦多与“李先生”接头,将包含机密情报的胶卷交到他手上。这些情报涉及军事、经济、科学、农业……每一批情报都需要两名翻译花上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全部译成中文。之后它们会被呈交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