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即使将来网络会促进中国的民主化,但不一定走向理想的民主社会。

几年前,很多人展开了“网络能不能改变中国的政治、社会体制”的争论。目前,中国政府又加强对网络言论的管制,又把网络最大限度地利用于宣传手段,于是关于网络对社会改革的影响力,“悲观论”稍爲占优势。但是,通过网络上的消息,我们还能知道中国政府所遮蔽事情的真实一面,我们不能否定网络在中国能发挥一定程度的作用。

在日本,中国政府加强管制之前,不少人早就主张“悲观论”。在他们中不少人以考虑网络在日本的影响力来轻视网络在中国的地位。实际上,除了新兴的消息技术行业抬头外,网络给日本社会带来的影响并没那么大。即网络只替代传统媒体和邮电所做的一部分,没那么大地改变日本人的生活方式、日本政府和国民的关系,以及日本人对于公共参与的想法等。

但中国的情况不像日本那样。中国的传统媒体都是宣传机关,社会团体都是政府机关。所以,除了通过官方世界以外,社会上各色各样的问题,很难了解,很难共亨。而网络在追求真相、促进维权等活动上,却发挥了很大作用。

中国社会和网络的关系,我们常常听到“因爲中国政府加强管制,老百姓不能知道很多真实”、或“任何权力社会也不能成功遮蔽网络传达的所有消息”等意见。我认爲这些意见考察的对象是网络在未来社会的可能性,而目前中国社会还没到达这样局面。我访问过不少中国农村、城镇等地,这些地方很多人不知道外国人或大城市中国人所认爲是“常识”的很多事情。例如,在古代时期日本人从中国学习很多东西、中央政府不一定能帮忙上访者来批判本地政府的不公正、任何公民应该是在图书馆能借书的服务对象,任何公民都有在法院能起诉的权利等。

这些“常识”大都是与政府对网络消息的管制没有关系,这些都可以在网络上查到。但是,在我碰到的人,不少人不知道这些“常识”。即目前在中国,不管制强不强,公民的平均知识量还没到要考虑管制问题的水平。我认爲如果他们都有这些“常识”的话,中国社会在一定程度上会变化。在此方面,我应该有“乐观论”。

问题是在于那时候的“变化”的方向。在此方面,我不一定有“乐观论”。目前有些消息会让很多人知道真实,而有些消息很难被关注。尤其关于民族问题等消息,无论那些消息被不被删除,很少人还会关注。在日本,网络上会有很多与中国、韩国有关的消息,但是目前过于集中讨厌这两个国家的言论。我认爲网络在让更多人关注很多人所关注的消息的时候能发挥很大作用,而不容易让很少人所关注的消息被关注。所以,即使将来网络会促进中国的民主化,但那些民主化不一定走向理想的民主社会。这意味着会操作网络社会毕竟是每个人。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