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电脑遭攻击,信箱打不开,一会儿还停电,只好去树根下洗儿子的脏鞋和臭袜子,然后摆开架势要读书学习,不想员警哥哥和员警弟弟又一次闯进我家里,害得我给他们搞一个多小时的政治学习。我疑心这是在耽误我青春的尾巴而未必有利于人呢。

就跑进城里去,朋友问起,我说怕是如他们所说,例行公事而已。但朋友说未必。

“两会正在进行,地方上也马上要两会呢。”

但我固执地认为与我的遭遇没有直接关系。

试着发个短信问候,才知道北京的李海、刘荻、江棋生、刘晓波、陈永苗、刘京生、余世存、李珊娜、金艳明、齐志勇等几十位朋友被监视居住、被堵禁在家中读书不准出门——3月2日就开始的。原因只一个:开“两会”呢。

这是2005年以来的第二次了,上次是1月17日,至今还有赵昕等人由此的丢失不见踪迹。我不知道人们怎样失望地来想像和评判自己曾经憧憬的“新政”与现实的距离,还有那今日的“建设和谐社会”的新承诺、新口号,如果他们还知晓这“团结、负责、胜利”的张扬的背后的作为与事实。

我的看法是,如果说这也叫什么“新政”与“和谐社会”的建设,不要也罢。那么,我这

样一说,这个“和谐的社会”是否就不堪一击地破灭了?那么,这个“和谐社会”的建设,是必须建立在对反对的声音与声源发生器上的隔离或彻底消灭的基础上了。

我开始害怕起来!

这不是因为我恐惧、胆怯到与“以德治国”或“新政”之流那样的地步的缘故。一个所谓美好、优雅、和谐的局面或社会的建成,当只有靠消除可能的异议与异议人士来获得,先不要说这本身就是犯罪行为,仅就这样的努力及其荒谬、恐怖而言,它们在人类历史上发生得太多太滥。远的不说,较近的有希特勒法西斯的屠杀场,红色苏维埃老大哥的古拉格岛,以及“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干校”、“牛棚”……这当中产生的人类侵犯与教训很明显,并让我为我和自己以外的人们害怕。

等候反人类、战争……等数项罪名指控的萨达姆。侯萨因,在他总统任期内也创造过这种优美、雅致、和谐的局面或社会,有我在亚洲第一大看守所被关押时的CCTV-1的节目作证,那是在2003年的2、3月份,萨达姆。侯萨因总统的执政支持指数为99.99999999%。仔细比较,那个99.99999999%的和谐,与今日伊拉克选举的不和谐,谁更真实呢?

一种靠制造恐怖、靠绑架来打磨出的和谐,决不是什么和谐,相反,是反人类本质的伪和谐,是在制造不和谐,因而破坏人们期盼的真和谐。

这种把家庭、把整个社会变成监狱的想法和努力,中国人或者中国人民都很熟悉。太熟悉了!至于那些不熟悉或伪不熟悉的声音呼喊,要么是老外的不熟悉中国国情,要么是“皇帝的新衣真美丽!”之类。

2002年12月,我因参与向执政当局提出意见和建议一事,一不小心就把以“以德治国”闻名的老大和将要“新政”的老大一起得罪了。被弄到据称是亚洲第一大看守所的成都市看守所“夹起”了16个月,然后被判了两年。还剩6个月的时候,我被以五十元的价格转卖到彭州市看守所劳改。3个月零12天的2004年9月22日,我被从劳动场地召回,驱赶着说是转监室。结果重新回到了“亚洲第一大”。

来召回我的是以前的管教与管教中队长,来迎接我为我提被盖圈并亲自为我提来洗澡热水的是管教大队长,再后来是基本没接触现在很亲切来探看的监狱长。

谁吃错了药?变天了?要把我流放了?真“新政”了?要大赦了?

几天的谈话才明白:国际社会要来观察,其中指名道姓要见要观察的人有我一个。为了这次观察,整个监狱当局已经整顿和训练了三个月。为了功夫不泡汤,主要是为了糊弄老外,要我好好配合,配合得好,可以得到更好的优待。

不知道是我答应的配合配合得不够好,还是老外最终放弃了观察,亦或是阻止成功,预定的观察日,我被转移到看守所以外。同被转移的男人们有两车,女人们更多一些。(死刑犯们转移到另外的区域)一路上不断有人抗议质问,没有结果。转移的人们一般为上访被抓捕的、练功功友(女功友多于男功友,所以前面说女人们多一些),以及抓捕多时(多的达4年)没有完备手续又拒绝篡改性补全修正的。总之,一切有碍观察的在押人员,都在转移之列。

我出来后才知道,说是一个联合国属下的反酷刑反虐待的人权组织要来观察。观察到什么,大家此时已经明白:Oh,good!very very good!“人权专家考察,盛赞我国人权状况优于欧美各国。”之类的报导的炮制作业就是如此完成的。

我被抓捕稍前,刘晓庆政协委员因为偷漏税被抓。我在四川省看守所享受高级招待所的优待和她的待遇差不多吧,我看见她正在电视里对中国人民更是对世界各国人民讲话作证:中国监狱里的人们的人权得到了充分保障。

同牢说:“这女人放屁!但肯定因此立功被放出去。”

我对放屁一说无异议。放屁还能立功还能被放出去?我摇摇头表示怀疑。

“赌五支五牛(烟)?”同牢说。我在那里的第一场赌博输得便宜干脆。

刘晓庆政协委员出去了,中国监狱里还在继续“川芎”、“贝母鸡”、“水沟子”、“飞机”……

在我们生活的地面上,在可以肆意过滤异议声音和隔离异议者肉身的执政情势中,什么样的人间奇迹都可以在虚妄中创造出来,什么样的灾难都可能真实地发生出来并难以避免。

前天是“小康与政治文明”,昨天一个“人权和人文社会建设”,“新政”与“和谐”天天有,压制和迫害一点没有减少的迹象,鉴于这样的情形,我只能发出一点非和谐的声音:

如此的“新政”与“和谐”建设,不要也罢。

《议报》第190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