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宁安市沙兰镇山洪20多人丧生(2005.6.10)

黑龙江宁安市沙兰镇山洪31名学生丧生(2005.6.10)

黑龙江爆发山洪29名学生和村民丧生(2005.6.11)

黑龙江土石流冲击小学29死4失踪(2005.6.11)

黑龙江宁安市洪灾遇难人数增至38人(2005.6.11)

黑龙江洪灾已造成38死7失踪(2005.6.11)

黑龙江宁安市沙兰镇洪灾遇难人数增至64名(2005.6.11)

黑龙江暴雨袭小学至少91死(2005.6.11)

黑龙江宁安市洪灾死亡增至91人(2005.6.12)

黑龙江山洪90多人死亡(2005.6.12)

黑龙江惨剧死了160人愤怒村民指官员瞒灾情(2005.6.12)

“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洪灾进入第3日,官方6月12日公布最新死亡人数为92人,但受到村民质疑。村民声称,经过查访,实际死亡人数高达160人。愤怒的村民指责当局隐瞒死亡人数,将官员团团包围,和官员理论,双方一度发生推撞,场面极度紧张。”

这是我在网络上收集到的关于山洪死难人数的相关报导。

拥有352名学生的一所小学,死去的多是那些孩子,教师和校领导没有死几个人。面对突然的灾难,最初的震撼与失措之后,救援行动和统计生者、死者和失踪者的人数同样重要。现场的教师和校领导,你们都吓死了?3位数字也计算不清?还是谁谁谁让你们保持一致、不让你们计算清楚呢?

还有那些官方所把持的媒体的记者、编辑,你们的计算能力也如此低劣不堪吗?真实与保持舆论导向谁更能够体现你的职业德性呢?

已经是第4日了,但是,究竟死亡、失踪了多少学童,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团。

不是没有相关的统计数据,而是来自官方的统计数据讳莫如深,缺乏起码的公信度。倒是那些网络上的所谓别有用心的网民、网友的报料,在一步一步地被证实。

想起了2003年的“非典”。那时,我作为江泽民氏和他的后继者的阶级敌人与死刑犯们被关押在亚洲第一大看守所的第三大队里。CCTV─1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放弃了对萨达姆的同情,开始了报导了“萨斯”。看那架势,我知道它在网络媒体及其网民的压力下,仍在作着

继续瞒和骗的努力。我对同牢发表了我对它所受到网络媒体的压力和仍作瞒和骗的努力以及其走势作了预测。和我对伊拉克战事的预测和判断一样,我最初受到了那些同牢的“别有用心”的嘲笑。但是,正是这种“别有用心”,偏偏就成了事实或为事实所证实。

查看欧阳懿的高考成绩单,就知道获得这种判断和预测能力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智慧,不过是对瞒和骗的主体的本质有所认识和怀疑就足以足矣。

无需多说,那就是来自某集团的瞒和骗的故意,或者是这个集团从上到下的瞒和骗的思维定势使然。

难道就不能说真话吗?

他们怕呀!

他们怕什么?

他们什么都怕!

靠瞒和骗获得的,只能靠瞒和骗来维持。不瞒不骗就不是他们自己,就要失去现今垄断的一切:超级权柄、极端利益、镀金的荣耀,当然也包括这其中的极度卑劣与无耻。

我们可以说:改悔吧!等你。

远的且不说,从“萨斯”到让温总理掉泪狠赚了亲民形象的矿难,再到现在而今眼目前的学童罹难。悔改了吗?还要等多久?等到胡崽温哥的下一届任期届满够不够?

靠瞒和骗获得的,只能靠瞒和骗来维持。瞒和骗尚在继续,能不能够让他们在瞒和骗中失去一些他们应该失去的东西呢?如果能,那倒是有改悔或悔改的可能。

拔出真实的利剑,戳穿瞒和骗的谎言泡影,网民网友,努力!

2005年6月14日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