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9.11专辑”编者感言

Share on Google+

今天,“九一一”事件六周年之际,搁置了五年的倾向文学人文杂志第14期,在自由圣火纲站上面世了。

五年之前的2001年9月11日,面对撼动人类历史的那十三个小时,以及之后发生的世界性重大变局,《倾向》没有缺席。在我决定以“九一一专辑:领袖、公民和知识分子的立场”作为《倾向》第14期主题后,《倾向》的编辑和翻译者,在编辑顾问苏珊?桑塔格女士和一些重要的东西方知识分子和作家的支持下,尽全力搜集、约稿、编选、翻译了所有可能找到的东西方领袖、公民和知识分子在“九一一”后写下的思考性文字,集成了作者群壮观、对这一重大人类悲剧有着深入描述和探讨的这期《倾向》。

可惜的是,这期杂志在送到台北的制版印刷公司,进入排版并准备印刷出版时,我,或者说《倾向》,因无法筹措出4仟美元的制版印刷费,以“九一一专辑:领袖、公民和知识分子的立场”为主题的《倾向》杂志第14期,竟未能面世,直到今天。

尘封的是时间,尘封的也是无可估量的文字块宝。幸运的是,台北的制版印刷公司始终为《倾向》保存着这一期的计算机文字挡。两周前,当我抱着一丝希望,电询台北的制版公司时,大喜过望,大部份的计算机文字挡仍保存着。

让我难过的是,本期中的一些伟大作者,如爱德华?萨依德、苏珊?桑塔格、布什亚已经过世了。

今天,我仍难以想象,这一难度如此之高,收录了我们时代如此多杰出思想者文字的“九一一专辑”,当初是怎么编选、翻译完成的?

我要特别感谢参与编选和翻译这一期文字的Ann Huss博士和梁丽真小姐。当初,没有她们和我一起投入这一命定的工作,《倾向》第14期仍是难以面世的。

而《倾向》的复刊,也已在召唤之中了。

2007年9月11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7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