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绝食第一天

千多名北京学生自发参与集体绝食请愿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三日

北京高校学生发起绝食抗议行动,接近一千名学生自愿参加,同学用白布条围在头上,身缠的腰带和布带也都写上感人的字句,他们在天安门广场将抗争到底。

首都高校自愿绝食的学生表示,採取绝食行动的原因是抗议政府对北京学生罢课採取麻木冷淡态度,抗议拖延对话及把这次运动冠以动乱帽子等一系列歪曲的报导。

学生要求政府迅速与北京高校代表团进行实质性的、具体的真诚平等对话,并为今次运动正名,给予公正评价,肯定其为一场爱国民主的学生运动。

一名绝食同学出发前在北大贴上大字报,表示唯有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才能挽救一个萎靡而自私的民族。又有声援绝食者的大字报表示:“风一程,雨一程,再送壮士到红城”,表示绝食勇士为今日的维新变法献身,是想用鲜血和生命来唤醒民众,刺激麻木的神经,因此绝食是不得已的。他们更建议:“素衣白带为民主勇士壮行,为腐朽体制送葬!”

北大清晨在校园内连续多次广播由一位女同学泣诵的“绝食书”,陈情诚恳,悲恸感人。北大作家班竖起“壮士一去盼回还”的横额,送上一首送行诗诵,学生的心情沉重苍凉。

约十二时半,北大绝食队及送行队在校园南门出发,历史系送上“与天地同泣,为勇士壮行”的豪情壮语,更在校门口新贴上一副对联:“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各高校绝食队伍下午二时左右齐集北京师范大学校园操场,同学在写上“绝食”的白布条头巾上,再加上自创字句,如:“拚死一搏”,“腐败的掘墓人”,“因噎废食”等,围在额头上。又有声援及送行同学给他们挂上腰带,这些腰带也写上很多动人诗句,如:“衣带渐宽终不悔,为民消得人憔悴”、“学子忍死望民主,何处今宵得自由”、“生也忧忧,死也悠悠”等。

还有些同学穿上白袍,袍上写着:“七十年了,我们今天绝食是以死抗争,为后来者不再重演我们的悲剧。”、“不是动乱,必须平反,即使死也要死得清清白白。”、“尊严与自立,我们只有一死,抗争了!”等。声援的队伍有北大进修老师、北大作家班、清华二百五十一名博士,和二万多名自动请缨的同学,他们一直会留在绝食同学身边,保护他们的安全和保证绝食斗争的胜利。

北京市高校自治联合会亦发表声明,对同学自发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绝食,给予充份理解和同情,为保护同学安全,呼吁声援学生晚上在纪念碑前集合,加强纠察,在绝食同学周围静坐,又呼吁政府对绝食同学的要求尽快答覆。

另一方面,北京学生对话代表团亦收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答覆,表示五月十四日可展开对话,但人数不多于二十人,採座谈形式,并须于五月十三日上午十时前提交学生代表名单,由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出席对话及允许部份报导。对话代表团对此答覆不满,认为确定名单方式不对,因为对话代表团由二十九所高校组成,至少应有三十五名学生代表,又认为必须允许新闻界,包括电视直播及中外记者採访,作公开报导。并强调,政府给对话代表团的答覆不会影响自愿绝食活动,而北高联、对话代表团及自愿绝食团三个组织是相对独立,互不影响地进行各自活动,同时又可相互联系的。

下午四时许,北京市高校千多名绝食学生已抵达天安门,由吾尔开希、王丹、马少方等人带头,走进天安门广场正中央后,绝食同学纷纷坐下,万多名声援的学生则手拉手围圈保护绝食同学及维持秩序。集会阵型和秩序整顿过后,由王丹发表绝食宣言及带领同学齐喊口号,北高联代表亦发表声明,最后由吾尔开希带领同学宣誓,誓词如下:“我宣誓,为了促进中国民主化进程,国家的繁荣,我自愿绝食,坚决服从绝食团的纪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绝食由五时二十分正式开始,并宣布学生在绝食期间只能喝水,不能抽烟,不可吃其他食物,很多同学对不抽烟很有异议。

下午六时,王丹、马少方代表绝食同学在革命纪念堂前召开记者会,但是围观的群众比记者还多,很多记者都无法挤进去。王丹表示,同学的绝食并没有限期,一切都取决于政府的回应。他希望政府人道地看待学生的要求,又表示学生运动属国内的事情,他们无意向苏联招手,或利用戈巴卓夫访华期间要求国外力量干预中国内政,但绝食团会否留在天安门广场直到戈氏访华之日,他则表示主动权在政府。

至于绝食同学具体要求达到甚么目的?马少方表示,希望政府能通过新闻机构向学生道歉,平反及肯定这次学生运动,推翻四。二六《人民日报》社论。

在同学绝食期间,另外又有同学发起二十万人的大联签运动,呼吁同学及老师在一封《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上签名,联签仍在各院校进行中。内容大意是,这次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主要目的是反对党内的各种腐败现象(如官倒、政治上的裙带关系、政治特权及贪污等),运动依宪法赋予了人民的自由权利,以游行示威和平请愿方式,自始至终保持高度理性和严明纪律。抗议《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把运动定性为的动乱,认为这仍是往左的阶级斗争扩大化观念的产物,加剧学生与政府隔阂与冲突。又不满政府就对话一拖再拖,迫使同学们绝食抗议,要求中共中央和政府公正和准确地重新评价这场学生运动,真诚平等地与学生展开对话,以实际行动纠正自己的错误。

另一方面,北京师范大学筹委会昨向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发邀请信,希望戈巴卓夫在访华期间,能前往北师大与学生一起,就苏联改革现状及民主化进程发表演讲。

5.14

绝食第二天

统战部邀请学生对话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四日

北京市自愿绝食的千多名学生,在烈日当空下继续逗留在天安门广场上进行第二天绝食。有七名学生代表早上获统战部长閰明复邀请谈话,但未达成任何结果。下午再有十多名学生代表前往统战部,继续倾谈展开对话的条件。

另一方面,北京市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在早晨收到中共中央电话通知,对话提前在下午举行。对话代表团负责人项小吉和沈彤,下午二时前往统战部商量具体对话条件及情况,四时许其余二十多名代表亦赶到统战部,在四时四十五分正式展开对话。

据了解,政府是因为戈巴卓夫明日访华,为了安抚学生情绪,作出了提前对话的让步。在学生的对话代表人数方面由原先限定二十人,放宽为三十人,但是电视台直播及容许中外记者访问的条件,则因技术性的困难,只能作电视台转播,亦无法安排全体中外记者进内採访。

虽然绝食团亦有代表前往统战部,但是留在天安门广场的绝食学生则持观望态度,他们会在收听对话广播后才决定何时结束绝食,并会坚持下去直到同学满意政府的答覆。他们重申诉求:平反学生运动,不扣动乱帽子,推翻《人民日报》社论。他们说,若对话得不到实质性的答覆,绝不罢休,并且会一直留在天安门广场上。对政府提前对话是否代表一种让步,绝食同学表示这只是形式上的让步,实质性的结果还没达成。

五月十四日凌晨二时许,李铁映、陈希同、李锡铭等前往天安门广场慰问同学,希望他们停止绝食,尽快复课。但政府官员跟学生只谈了几句话,便在嘘声四起下退去。

绝食同学在早上曾就绝食行动决定一些相应措施,例如应否以大局为重,将绝食大本营移师到其他地方,以避免影响戈氏访华活动?但因为绝食是同学自愿参与,各人都有自己的意愿,而且同学情绪已无法控制,所以大多数同学仍然坚持不肯离开天安门广场。

另一方面,各院校不断派出声援队伍前往天安门看顾绝食同学。据说,绝食首晚再有四至五万学生声援队伍进驻天安门。另外,天津高校千多名学生亦已骑自行车赶抵北京声援。此外,严家祺、包遵信、苏绍智等知识份子亦发起游行活动,将在翌日下午二时正在复兴门出发,到天安门声援绝食同学。

第一次对话破裂的原因

据学生透露,北京市对话代表团第一次对话破裂的原因是,政府在对话会上安排了一百个席位给学生,但其中只有二十席是对话团成员,八十席是官方选派的学生代表及干部,在对话时经常提出不在意的问题。中止对话,是由于对话代表团跟政府本来已谈妥条件,学生代表只能够是对话代表团的成员,而且必须作电视现场直播,但结果政府无实践诺言,学生有被欺骗的感觉,故决定休会。

对话代表团昨日凌晨曾到中南海门前递交请愿信,但由于没有高级官员肯出来接信,所以苦候了两个多小时后,失望而回。

5.15

绝食第三天

知识份子到广场支持学生稍为转移场地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五日

经过连续三日两夜的寒暑煎熬,北京市千多名高校自愿绝食学生仍得不到政府合理的答覆,他们坚持继续绝食下去,誓不罢休。但截至五月十五日清晨为止,已有三十多名学生不支昏倒,送往医院救治。

清晨五时许,学生经过彻夜不眠商议行动方向后,终于决定为顾全大局及国家体面,绝食同学从原本霸占的天安门广场正中央位置稍作挪移,转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左侧作为绝食静坐场区,以示对戈巴乔夫的欢迎及爱国心的一种表现。

在通宵集会上,学生得到十二名知识份子的支持,同意所提出的两点要求:在《光明日报》全文刊登知识份子肯定学运的访问稿,以及赵紫阳、李鹏应站在学生中间说几句话。

是夜赵紫阳、李鹏二位领导人没有在学生中间出现过,政府亦没有理睬学生的绝食抗争行动。后来对话代表团来到广场报告对话破裂及休会的消息,表示李铁映曾强调学生应照顾国家体面,撤离广场,腾出天安门广场作欢迎戈巴乔夫的礼节仪式。

不少学生的即时反应是同意转移,继续绝食,以退为进;但有部份同学表示,现时学生组织松散,很难作出转移,而且没有适合地方;又有学生私下认为:“我们照顾国家的体面,国家有照顾我们吗?”

学生经过一小时多的商讨议论后,大会曾决议暂时原地不动,但最后吾尔开希以个人名义鼓动同学应顾全大局,成全这次爱国运动的含义,先挪一挪,离开天安门正中央位置。语毕,学生纠察队便开路及收拾地上棉被,让绝食者动身转移地点到广场另一侧。转移行动开始时,多名绝食同学不支倒地,他们带着飢饿、疲惫不堪的身体,悲壮地听从大会决定,场面感人。

由于绝食同学进驻天安门广场已有四十多小时,转移行动完毕,几万名声援队伍也作进一步配合。广场地面堆满学生残留下来的破瓶及纸屑,部份同学有怨言。有到场支持的群众认为学生的转移不理智,应该占据广场坚持到底;但绝大多数同学都同意绝食抗争的意义,只是迫不得已下腾出广场中央给政府留点余地。

北京日夜温差变化很大,下午酷热,晚间寒冷。绝食同学身体很难适应,在场照顾同学的医学院学生表示,他们很容易会中暑、休克和感冒、受寒。他估计,同学的绝食一般只能支持四至五天,下午的情况会更为严峻。同时,由于学生大多身体虚弱及营养不良,估计绝食过后还要一段长时间才能恢复体力。

知识份子及工人自发游行

北京天安门广场整天都挤满围观人群,连同学生、知识份子及工人游行队伍,市内约有为数超过五十万的群众上街声援绝食学生。虽然绝食场区已经转移到广场的一侧,但天安门广场始终没有成为欢迎戈巴卓夫访华的地点。

同时,驻守天安门附近戒备的武警人数大为减少,很多群众及学生自发地围圈演讲,市民及工人更组织请愿声援团绕着天安门巡游,沿途喊:“进来!”、“中国人,进来!”、“市民,进来!”,以增队伍声势,游行人数逾千,这是学潮发展至今,首次由市民、工人自发组织起来的游行队伍,他们手拉着手,秩序非常良好。此外,各高校声援的学生亦不曾中断地在广场内游行及发起募捐,群众反应热烈,有市民说:“这么大的场面,政府连一个官员也不敢站出来,太不像话了!”

很多抵达天安门广场的游行声援队伍,高举新做的旗帜和横额,写上:“我们与你们同在”、“妈妈我不想死”、“哭我祖国”、“为政府伤心”、“政治改革和民主化是中国唯一出路”、“老百姓站起来”、“官僚绝情,学生绝食”、“民主运动,从来正确”、“长叹掩涕教育多艰”等标语。

坚持绝食的同学已有百多人不支倒下,救护车响号不停鸣叫,学生重申要政府答应电视台直播对话,肯定这是爱国民主运动,才肯结束绝食。

另一方面,各高校老师、教授、首都新闻记者、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作家、出版社编辑等知识界,中午在复兴门集合,连成一队长达三公里的游行队伍,声援绝食学生及肯定这是爱国民主运动。据估计,此游行队伍人数达十多万人,每个参与游行者都挂上白腰带,写上单位及自己名字,又加上“良心发现”、“新闻自由”等各类字眼,他们沿途唱黄河大合唱,以表示中华民族的力量和气势。

教师、记者及知识份子的游行队伍举起很多写上感人字句的横额,其中有“北大教师与同学共存亡”、“孩子们,没错”、“学生是我们的骄傲”、“苏有戈氏,中国有谁”等。老师表示,同学绝食辛苦了,但假如不达目的便停止绝食,则一直以来的努力就会白费,他们不希望学运在无结果下告终。此批游行队伍在四时左右抵达天安门广场后,继续留下来与学生一起静坐。

虽然学运发展到有工人及知识份子的声援,但是政府至今仍没有表示任何态度。是日,戈巴卓夫访华的行程明显已有更改,欢迎仪式改在机场举行。下午四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宴会也被迫延迟。至于一般情况下,欢迎国际性人物到访时,大街上都会挂起彩旗及两国国旗。现时在天安门广场对开一带则未见挂上隆重彩旗,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仍然挂满各高校的旗号和“绝食”大旗。

激进学生倡议自焚

北京市高校绝食团中有十一位同学竟倡议在天安门广场上引火自焚,以壮烈的死来刺激政府领导人麻木的心。不过,由于此行动太激进,遭到很多同学劝阻,不许这些同学採取行动。绝食同学整晚继续坚持留在天安门广场一侧,总共已有数百人支持不住,有一百三十多人在场救护车紧急送院治疗,其余仍能支持下去的同学表示,他们已经没有饿的感觉,胃有点痛,不过全身都已没有气力。其中一位绝食同学表示,目前时势已到达关键时刻,学运的发展已卷入很多其他不可估计的複杂问题。由于知识份子、老师都来慰问同学,工人、市民、群众都支持和同情他们,往后的发展已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了。又说,当初他们还很乐观地估计,在学生绝食二十小时后,政府应该会有明确答覆,可惜现在已错失机会,难以预料将会发生甚么事情。

北京市街道到处人头涌涌,前往天安门广场凑热闹。入夜前,军警曾企图作戒严措施堵截人潮流动,但无法成功。晚上九时,十万多群众包围人民大会堂,向里面出席宴请戈巴卓夫官式会晤的高层领导大喊“李鹏”、“对话”等口号,军警虽已增援兵力维持附近秩序,加强阶梯对开一带的保安,但是人群仍然轻易霸占阶梯各处位置,军警根本没有能力驱赶。据估计,直至晚间仍有百多万群众毫无目的地前来天安门广场附近游荡,人声鼎沸,场面颇为混乱,但没有造成紧张气氛。

5.16

绝食第四天

北京市内游行人数不绝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

北京市三十四所高校,共三千多名学生,继续其第四日的绝食行动,数百名学生已相继昏倒,差不多每隔一分钟就响起救护车警鸣声,紧急载送绝食学生到医院治疗,急救车鸣响的频率十分惊人。但部份送院学生休养一段时间后,又坚持返回广场继续坚持绝食,同时不断有新加入的同学响应绝食行动。

由于政府继续不理不睬,有十七名北京师范学院同学在早上十一时起在广场採绝水行动,打算坚持到死以显示爱国救民的决心。北京各高校已全面罢课,同学发动声援队伍巡回穿插市内大街小巷,展开募捐工作;又有同学到火车站、机场等地方,宣传他们这场为正义而战的学生运动。

教授、老师、记者、知识份子也再次由建国门路,从早上出发到天安门声援及慰问同学,再从原路折返,老师们说:“学生在绝食,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

游行到天安门的人群络绎不绝,北京市民都很关心绝食学生,主动为他们买布条、帆布等挡住烈日阳光,免遭曝晒;到晚间气温下降,又有很多好心市民捐赠大衣、棉被,禦寒送暖。北京各间医院及医学院亦派出很多年青医生来广场看顾同学,提供医药治疗。绝食同学则以坚贞不屈的决心继续顽抗及斗争下去。

现时,天安门广场有如伤兵营地,各所院校竖起旗帜紧守自己的临时据点,穿着白衣的护理人员不断前来照顾绝食学生,送上吊点滴的盐水或葡萄糖水,并劝同学可以进食奶类饮品及药片等。晚间,他们亦会经常巡察和不时唤醒一些睏极而睡着了的同学,担心他们失去知觉,不省人事,有生命危险。绝食同学虽然疲惫无力地躺在地上,但是他们的精神却唤醒了人民封闭多时的心灵,广大的群众都受到极大的感染。连日来,无数学生、群众都日夜聚集天安门广场,学生的纠察队除维持秩序,堵成人墙为救护车开路,及防止群众乱闯进绝食同学中外;还有负责清扫广场垃圾,注意公众卫生;亦有为绝食同学送上面巾水盆,作个人清洁。

天安门广场外,革命纪念堂之前现已成为救护车的停车区,随时出动抢救性命危在旦夕的绝食学生。同时,在附近也特别闢设了一个范围很大的临时厕所,供广场学生和声援群众使用。

知识分子及教师的签名运动

北京大学教师及教授,分别展开多个签名运动及倡议书,呼吁全国同胞支援绝食学生,要求政府领导人退休及辞职。

北大教师是日召开教职员全体大会,决定成立北京教师临时学生后援团,因为按照目前形势,学生十分需要老师的支援。鉴于中央现仍未对学生有任何公开表态,学生将会继续绝食下去,因此教师后援团的成立,会尽量通过各种可能渠道,协助反映学生的诉求,希望学运能够完满结束,设法解救当前学运危机。

教师后援团发表声明,强调老师自发成立该组织的原因,是要支援及积极参与这次爱国民主运动。声明内容主要有八点:

(一)立即採取措施,保护学生身体健康及生命安全;

(二)支援学生与政府展开对话,提供谘询顾问,与学生站在一起;

(三)监督政府,与学生、各界人士一起向政府提供意见;

(四)为老教授提供交通,好能到天安门慰问学生;(五)与其他高校联系,互传消息;

(六)督促政府和党採取果断措施,清除腐败和严惩官倒;

(七)扫荡庸人政治,力争民主政治体制;

(八)要求何东昌立即辞职。

此外,北大教师又展开“告全国同胞书”的签名运动,由张炳九、袁红冰及朱善利等人发起,呼吁首都知识界及广大市民举行游行,表示声援,并敦促政府立即与学生进行公开坦诚的对话,向全国各界公开报导对话经过,为学生运动正名。他们又呼吁一切有良心的中国人,立即行动起来,救救学生。由于教师情绪亦颇为激动,反而有一位绝食同学较为理智地表示,希望老师们三思,要考虑到这场运动涉及到党内部的派系斗争,及学运的长远发展,恐怕发动这次全市人民大游行,会出现不欲见到的打、砸、抢动乱场面,将对学运发展不利,所以他希望老师们能实质地支援学生。

不过,另外有两位出席大会的绝食同学,则满腔愤慨地表示政府对他们的要求无动于衷,若再不加理会,学生就要自焚的了!其中一位绝食学生更大喊:“我们根本没错,除了历史和我们自己外,无人能为我们正名。如果我们叫政府为我们正名,这根本是错误的方向。”又说:“邓小平,你错了!如果你所代表的是共产党领导,那么,共产党,你也错了!”

另一方面,由冯友兰、季羡林、朱德熙等人发起的呼吁书,表示绝食行动令形势发展十分严峻,为免事态恶化,恳请中央负责人发表公开讲话,肯定学运为爱国民主运动,决不以任何形式对学生“秋后算帐”,承认学生自治会为合法组织,及允诺不对学生採取暴力。又希望学生以大局为重,停止绝食,撤离天安门广场,通过和政府对话来解决问题。

发起北京全市人民大游行

北京市将发起全市人民大游行,工人、各阶层人士、老师都会加入队伍当中,以表示全北京人民对政府这种冷漠、无能态度的不满。游行人数的多寡及场面如何控制,会否造成打砸抢等动乱,谁也无法保证。

绝食学生代表王丹、杨涛、柴玲及马少方早上在记者会表示,他们并未决定下一步採取甚么行动,绝食将会坚持下去,但政府至今仍未有答覆。他们强调,今次的绝食行动是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进行,他们会坚持到最后一个同学倒下为止。他们反对过激的行动,如冲击人民大会堂及自焚等。又表示,目前学生已面临最严峻的考验,三百多名学生昏倒,广场同学的发病率极高,而且除了学生坚持绝食外,也有教师加入绝食的行列。对戈巴卓夫访华,他们的绝食行动是否影响了行程安排和接待活动?学生代表说,他们无影响戈氏访华活动,即使有,责任也应由政府来负上。他们又表示,希望苏联能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劝告中共领导层给予学生答覆,因为学生都非常钦佩戈氏,认为他是一位政治改革家。

《人民日报》的报导指称,政府派救护车协助看护学生,学生代表对此加以否认。他们说,救护车是由北京急救中心院长自作主张派来的,其他各医院也是自愿和自发来广场救助学生,他们的热心行动,并非来自高层的指派。又表示,会向世界人道组织,及全国同胞发出呼吁,希望能获得更大的支持。

5.17

绝食第五天

续有全民声援的大游行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七日

北京市高校绝食学生已展开第五天的绝食抗议,对于赵紫阳五月十六日晚间发表的书面讲话,绝食同学表示,此番讲话并无实质答覆及保证,没有回应学生的具体要求,所以他们虽然在广播及报纸中得悉赵紫阳的讲话内容,但仍无动于衷,会继续坚持绝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到夜间为止,已有超过一千名学生要由救护车送院治疗。广场上的绝食同学,有些是新加入,亦有些是留院护理后再返回广场斗争下去的。天安门广场上,这几天日日夜夜都挤得人头涌涌和水泄不通,学生组织的纠察队很成功地维持良好秩序,给绝食同学发出入证明,以防闲杂人等骚扰他们休息。

目前,仍有不少学生加入绝水抗争行列,但绝大多数绝食同学都表示,不宜採取过激行动,又强调只要政府肯派代表与对话代表团正式以公开的现场直播展开对话,以及在报纸、电视台等传媒宣布今次学潮是爱国民主运动,他们愿意撤离及停止绝食。

一些绝食同学表示,对现时运动已扩大到社会各阶层人士都来声援,大批群众自发加入示威抗议的游行队伍中,他们感到欣慰,亦很有信心全市人民大游行绝不会造成动乱,因为民心民意都支持他们和平请愿,民众採取的行动自然亦会十分克制。他们又表示,即使发生动乱,责任亦非学生之错,应该归咎于政府一直无诚意解决问题。

百万全市人民大游行

北京高校学生自发组织的纠察队,相当有效地协助维持北京市人民大游行的秩序,为保卫和巩固这次伟大的学生运动已取得成果,他们希望游行队伍坚守下列通告事项:(一)严禁呼喊违反宪法和过激口号;(二)严禁一切暴力和非法行为;(三)严禁冲击一切机关、商店及公共设施;(四)严禁进入王府井、西单、前门等繁华商业街道;(五)所有游行队伍必须组织纠察队,各高校学生的首要任务是千方百计维持好游行秩序;(六)各界人士要警惕和严防别有用心的人捣乱和破坏;(七)游行队伍主要沿二环路行进,附近单位应就近加入。

是次全市人民大游行中,人数达数百万人,除学生、老师和新闻记者外,还有人民解放军后勤总部、中国六个民主党派总部(民革、民盟、民进、工商联、台盟、农工党)、北京市中学生、工人队伍,包括燕山石油化工厂、起重机厂、铁路工人、机械工业、电机工业、能源工业、纺织工人、电子工人、核仪器制造工人、羽绒厂工人、傢具厂工人等万余人。

此外,中央部级机关亦加入大游行行列,其中有外交部、铁道部、航空航天部、建设部、外贸部等。知识界行列如中国文联、中国作协、首都出版界、中国社会科学院各研究所、《北京日报》、《求是》杂志、人民出版社及中央电视台等。

同时,各省高等院校、港澳留学生、香港学联等亦有代表参与游行,其余还有百货商店,各个体商贩员工,大学院校职工等亦有声援队伍。

游行队伍巡经天安门广场四面的大街,长安街上两旁都有对流双向的声援团,由学生组成的纠察队在两旁手拉手维持秩序,又打开一条通路为救护绝食同学的急救车驶过。在新华门前,同学手拉手保护政府机关,呼吁游行队伍切勿停留及避免有冲击举动。市民、学生、声援团及群众十分团结,沿途人群都很有礼貌地让路,并无发生不愉快事件。

各式各样的旗帜及标语在广场四周高举扬起,工人队伍的横额:“工人阶级实在压不住的了”、“工人要说话,政府不能欺压学生”、“工人是学生坚强后盾”、“学生的心=工人的心”等。

民主党派的游行队伍标举的横额有:“我们要民主自由,政府不能对学生见死不救”;《求是》杂志的标语是:“理智≠麻木,秩序≠禁锢”;中学生队伍则举起“对抗学生-昏庸,怕见群众-无能”、“中学生,大学生,心心相映”、“哥哥姐姐我来了”的横额。此外,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大幅标语,写上:“黑猫白猫,偷鱼吃鱼是甚么猫?”、“中苏智力竞赛:85:58”、“专制体制必然具有兽性,并且和人性是不相容的关系,只能靠兽性来维持”、“邓小平要认错,收回你的四二五讲话”、“救学生,除官癌”等。

其余的游行大旗所持标语,还有:“自由引导人民前进”、“贪官污吏快下台,政府不要糊涂快表态”、“强烈抗议政府丧失人道主义”、“独裁者不能坐江山”、“低能治国,国家必亡”、“学生有理,救国无罪”等。还有《人民日报》的游行队伍更高举写上“不承认四二六社论的话”的横额,反映群众与学生都是同一条心,为民主自由改革而表达心愿。游行队伍到晚上,仍不息地穿梭街道,所经之处都有令交通暂时瘫痪及堵塞。

5.18

绝食第六天

学生体力不支相继昏倒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

北京市高校绝食学生继续展开第六天绝食抗议,由于学生已体力过度透支及虚脱,目前已有一批批同学昏倒及赶送医院治疗。昏倒学生的人次已接近三千,有不少同学被送院后醒来便拒绝接受治疗,要求立刻返回广场绝食团中。

北京市日间阴天有雨,红十字会准备了数十部巴士让绝食学生上车避雨。下午三时许下了一场大雨,令在现场的声援学生及少部份留在广场上的绝食学生十分狼狈。不过,同学也早作好准备,添购大量透明胶布条、雨具及搭好避雨棚,能暂作临时挡风避雨的栖身之地。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等人,在凌晨五时曾到医院探望绝食中昏倒的部份学生。中午,总理李鹏、教委主任李铁映及统战部长阎明复,与绝食同学代表吾尔开希、王丹、程真等在人民大会堂见面。

李鹏表示,他希望所有绝食同学都能入院接受治疗,给国家医护人员尽快抢救性命,保证同学们身体健康。他认为,广场上的同学应从关心自己出发。虽然中共官员已有初步的表态,但广场上的同学对这些触不着实质性问题的慰问仍表不满,他们所提出的两点具体要求至今亦未获明确的答覆。

天安门广场是日秩序大有改善,同学基本上已能把总部、各校联络处、物资供应处、救护中心、广播台等设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四周,不容许群众自由出入。同时,多天来天安门广场人来人往,同学席地而坐的临时栖息地方都满布垃圾,现时已有人负责把垃圾清扫及运走。另一方面,市民十分支持广场上绝食的同学和声援的学生纠察,北京各大小饭店纷纷送上麵包、馒头、饮品及水果等,充份体现出他们对学生的关心和爱护,各类粮食、日用品及药物都得到充份的补充,所以学生透过广播台宣佈暂时可以毋须给予这方面的捐赠。

此外,广播台又宣读了各界声援他们的公开信,以及中国农工会卢嘉锡的声明,还有诗人叶文福退党的消息等。

目前,绝食学生的生命危在旦夕,有些同学已被送院达五、六次之多。而人民大会堂北门的北京戏剧学院十多名同学仍继续绝水行动。另外,新华门前又有另一批由前日开始便採绝水行动的同学,由于他们的位置较为偏离广场,所得到的看护显然不足。至于老师加入绝食团方面,昨有十多名政法大学老师已到新华门前与绝水学生一起,参加绝食行动。

风雨中北京各界的环城声援大游行

北京市继续第二天的全市人民大游行,民心所趋,万众一心。在阴霾暴雨的风云变幻中,工农兵及市民在声援绝食同学的潮流大趋势下,将会进一步向政府施压,争取更大的民主自由。

游行队伍中,不少口号、标语和横额都採用了更不客气的措词,由针对邓小平等一批老人政治应该辞职和退休,转为针对整个政府应该撤换及下台,反映人民群众已对共产党统治不存任何幻想。

是次游行队伍非常盛大,人数超过三百万人,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除了有昨日曾经上街游行的队伍外,还开始有各公共事业机构的加入,例如:邮电职工、石油职工、地震局、供电局、公交工人等,还有各大小中型工厂的工人也穿上工作服,一批批地坐货车赶来声援。至于官方机构则加进了中央办公厅、最高人民法院、检察官、法官、解放军文职军人等部份政府部门的职工。不少工厂工人及机构职工因为才刚赶到,所以在载他们来的车上挂起了“我们来晚了!”的标语旗号。

此外,北京各校的中学生及老师的声援人数亦大有增加,有些年长点的中学生更协助高校大学生维持大街上游行队伍的秩序,避免出现混乱。同时,小学生也加进游行队伍,唱儿歌时也蛮雄壮的。新加入的游行队伍中,还有不少是从外地兼程赶到的外省高校学生,主要是来自天津、武汉等邻近省份,这批学生只须凭学生证,铁路局便会免费提供火车票给他们赴京。由于各行各业的员工,都跑上街游行及凑热闹,王府井街的商店及食肆已全部关门及暂停营业,声援学生运动。交通方面,北京远近各处的工厂工人都乘车赶来天安门,所以中心区的交通全面停顿,陆续让无数声援车队缓慢地通行驶过。还有,在游行队伍经过的长安街及二环路等一带的楼宇,都挂上长长的标语布条支持和声援学生。

预料工人声援会引发罢工风潮

消息透露,拥有二十二万工人的首都钢铁公司,拟于即日发起全面大罢工,以抗议中共政府迟迟不与学生展开直接对话。首钢为全国重点企业,该公司工人宣布罢工,预料会引发北京,以致邻近地区一场罢工风潮。

首都钢铁公司工人,是日向政府发出警告,限令政府于下午二时前与学生对话,否则举行大罢工。中共并未与学生进行真正对话,仅国务院总理李鹏等领导人下午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部份绝食学生,但是次会面未能得到显着成果,三千多名高校学生继续在天安门进行绝食。首钢为北京最大企业,拥有员工最多。数以百计的首钢工人早已带备材料,协助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安营紮棚。若首钢带头罢工,其它工厂及企业必争相倣效,继学潮后另一场影响性极大的工潮的出现,将无可避免。

另,中华全国总工会昨日捐出十万元,透过红十字会援助在天安门广场救急的经费,支持绝食中的学生。该会发言人表示,自从苏领袖访华以来,该会与政府的对话便停止下来,双方并没有就学生绝食问题接触。

知识份子发表五一七宣言

以著名知识份子严家祺为首发起的一个要求邓小平辞职的知识界签名运动,两天以来已收集了数以百计高级知识份子的签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所长严家祺为首的一群知识份子,草拟了一份“五一七宣言”,此间广为流传,收集知识份子的签名。宣言矛头直指中共领导邓小平。内容说:“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赵紫阳总书记(五月十六日)公开宣布,中国的一切重大决策,都必须经过这位老朽的独裁者。”

宣言又肯定是次学潮是爱国学生运动,不理会学生绝食行动的政府“是一个不负责任和丧失人性的政府,是一个独裁者权力下的政府。”最后呼吁“老人政治必须结束,独裁者必须辞职。”

发动是次签名运动的严家祺透露,现在已收集了数以百计知识份子的签名,其中包括著名学者刘再复、于浩成、苏绍智等。

政协委员发表紧急呼吁声明

连日来在北京出现的声援游行活动、各界的呼吁及发表恳切的公开信等源源不绝。其中政协常委程思远及贾亦斌亦提出了紧急呼吁,肯定这次学运及平等对话是合理要求,所以呼吁党和政府应满足学生争取此项民主权利的诉求,尽快会见学生代表,避免局势恶化。又希望党和政府,能与学生及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一起为清除腐败现象而斗争。

此外,四个民主党派主席,包括民主同盟、民主建国会、民主促进会及九三学社亦有致函赵紫阳,建议尽快与学生对话,及劝喻同学爱护身体,停止绝食,返回学校。

新闻界要求解释请战真相

北京市新闻单位部份新闻工作者,要求北京市市委、市政府向人民交代“请战”真相,因为学潮的激化是由于四月二十四日,北京市委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汇报学潮动态时,要求在第一线反击,诱发四二五邓小平讲话及四二六《人民日报》社论。

因此,部份新闻工作者强烈要求北京市委通过新闻媒介,公布要求中央授权的整个过程,及向各区院局总公司部署反击的具体步骤。他们又要求公布市委、市政府在学潮中制定及实施不准向学生供水、供食物、募捐、接待、围观等措施的全过程。同时,又要求市委、市政府对其在学潮中的错误明确表态,尽快与市属新闻单位代表直接对话,讨论真正实现总编辑责任制及新闻管制等迫切问题。

此外,北京市十四家新闻单位数千名新闻工作者亦就学潮问题发表了《致党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希望政府以大局为重,顺应民心,防止事态拓大恶化。他们恳请赵紫阳、李鹏到天安门广场看望学生,答应学生的合理要求,正式宣布这是一次爱国、民主、和平的请愿,而不是动乱,并请中央与绝食学生认可的代表作真诚及直播的对话。

5.19

绝食第七天

形势急转直下学生宣布停止绝食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

北京市是日仍有游行活动,不过规模不大,而且亦不及前两日的气势,不少官方或民间机关的职工都没有上街,只有部份工人、市民上街游行,明显地群众的气氛及兴致已逐渐退减,而学生方面亦因感冒受寒及疲累不堪,无法再举行大规模游行。

天安门附近的交通,主要由学生组织的纠察队来维持秩序,市民都很尊重学生的指挥,避免人挤人及车辆堵塞的问题恶化。北京市近日出现连续数天的全市人民大游行以后,正如李鹏所说,北京已陷于无政府状态中,唯全靠学生努力维持秩序,劝喻市民群众切勿冲击政府机关,以免让政府有把柄表示学生制造混乱破坏,所以大家都紧守岗位,在人民大会堂、新华社等地方,学生纠察队都手拉手围守保护,以防别有用心的人,给爱国民主运动留下污点。

北京市学生绝食行动坚持到第七天,到晚间形势突然急转直下。七时许,北京市高校自治联会正式宣佈停止绝食,改为静坐形式继续抗议。有消息称,中共中央官方高层人士已部署好有效压制的行动,而李鹏将要宣布实施军管,并已从兰州、武汉等地调动五师集团军进驻北京。由于李鹏将会採取镇压措施,所以亦显示以陈云为首的保守派人士,包括王震、薄一波、彭真、李先念、杨尚昆及宋任穷等会继续得势。

消息又透露,邓小平已于五月十七日秘密南下,到湖北避过这一次可能会令他地位不保的风波,留下残局由赵紫阳收拾。对学生运动带来的问题,消息称:邓小平不愿意处理,并表示戈巴卓夫访华后,他的任务已完,可以离开。

是次北京的学潮虽然得到民众的支持,并且北京市大游行时,不少标语、口号的矛头都是指向邓小平,想逼他下台,但是集政权于一身的邓小平,自然能想出不倒的妙计,把黑镬留给赵紫阳。

因此,消息又指出,赵紫阳将在这场运动后被迫下台,宣布辞职。据观察所得,赵紫阳在凌晨亲自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的时候,神情凝重,并表示事态複杂,希望学生体谅,此亦反映他心里已有难言之隐。

但是,反观李鹏对学生的讲话,则既生硬又盛势凌人,令绝食学生感到极为气愤。然而,他早就部署好下一步行动,即日下令国务院,通告所有国家机关职工一律不准上街游行,若有违反则会受到纪律处分,因为此令一出,北京市上街游行队伍的声援群众及政府单位职工都大受影响,不敢有所行动,令参加游行的人数显着的下降。

形势分析

接近官方的知识界著名人士,认为形势恶化的迹象确已存在,民运前途只有二个:一是政府接受绝食请愿学生的要求,和平解决;一是政府採取强硬手段,遏止这一场波及全国的运动。看来形势发展至此,后一种可能性很大。

此间观察家已注意到,邓小平突然离开北京的消息已传遍北京,而官方迄未否认,并有消息说,邓小平已有三点指示:一。学生绝食引起全国性的游行示威,已形成社会动乱,无政府状态。二。《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没有错误。三。如果学生经劝导后再不撤离天安门广场,政府就要宣布军管维护首都安全。

同时,李鹏已于今日签发一项国务院紧急通告,命令中央各级机关及直属附属单位,严禁职工上街游行支援学生,否则以违犯纪律论处。

在此紧张形势下,知识界著名人士如发起五一六声明的刘再复,以及发起五一七声明的严家祺等,今日均到天安门广场与学生自治联合会负责人斡旋,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改为静坐请愿。到今晚九点钟,学生总指挥部正式宣佈停止绝食。

学生停止绝食的声明

继中共中央领导层多次与绝食学生谈话及慰问后,北京市高校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上表现得相当疑惑,并对李鹏讲话感到气愤,对赵紫阳的慰问颇有触动,但由于停止绝食的两点条件还未达到,所以绝食团、北高联及对话代表团整日都在商讨下一步行动,结果在晚上九时,广场学生总指挥宣布暂时停止绝食活动。

停止绝食的声明表示:“绝食斗争的停止,是为了保护同学的生命。我们不是退缩,因为各高校学生这次在天安门广场,会继续罢课、静坐斗争。感谢各界人民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再次呼吁全市人民,要继续採取理智的、冷静的、和平的方式,在民主及法治的轨道上,进行斗争,以保证爱国民主运动的心愿,及保证发展生产和各行各业工作的正常进行。各高校纠察队不得解散,一起在天安门广场维持秩序,继续罢课静坐斗争,保证广场正常秩序。同学们,民主道路是艰辛複杂的,但是我们的信仰绝不会放弃,我们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

工人组织发表宣言发动罢工

新成立的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向工人发表宣言及声援学生,并提出总罢工的警告,向政府施压。工人自治联合会表示,若政府在二十四小时内不答覆学生的要求,则北京市工人将会立即发动总罢工,并会通知全国工人响应。

不过,北京市总工会亦向工人呼吁,表示赵紫阳及李鹏已看望及与学生代表会面,所以希望学生停止绝食,以免出现令人担忧的发展,令北京人民的日常生产、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总工会又表示,现在又有人散发号召联合罢工的传单,甚至造谣说是该会组织的,因此总工会郑重声明,呼吁全市职工保持冷静及不要轻信谣言,要通过正常渠通提出意见和要求,在民主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