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已半,德国的学校陆续放假,旅游的旺季开始了。德国人跑出去,外国人涌进来,涌向大都会柏林,涌向阿尔卑斯山下巴伐利亚迷人的湖山美景、童话般的天鹅堡。十数年以来,迅速增长的中国游客注入这一旅游洪流,涌向德国,给这个国家带来变化。

马克思,中国人不远万里来朝

中国人到哪儿中共就挺进到哪儿,到底是“崛起”了。中国游客到德国就挺出中国风格的旅游景点“马克思故居”,像中国毛泽东共产党圣地──湖南韶山、上海共产党一大会址。凡中国游客必到此一游,大有未到此瞻仰不算来过德国之意,特利尔成为中国人眼中最重要的德国城市。

马克思故居的展览陈设充分体现了德国人严谨求实的风格,详实展示马克思多彩的一生却也不为他遮掩,介绍他的理论与政治活动并不回避对他的批评与争议.纪念馆提供中文随身听,中国客人身在异国,也能耳聪目明。到此一游,不知中国人带些什么离去。留言簿上记录了他们从中国带来的豪情,“因为有了马克思主义,中国才有了今天,我们敬仰马克思。”若为这个抒情其实不必远渡重洋。统计表明,上万条中文留言中这一类佔了百分之五十六,中国的政治文化走出中国、走向世界。中国人到德国几乎无人肯舍弃马克思故居,一头扎进去足足三个钟头,却令人费解。大陆政治教育的沉淀──那一套马克思主义教条,在多年之后仍不曾触动、不曾清理?三个小时重温马克思及其主义教条,得要何等的忍耐力。

在故乡,马克思始终寂寞,不仅生前而且身后。一八八三年马克思客死伦敦,四十五年后社会民主党终於购得他在特利尔的故居,筹备建立纪念馆.一九三三年纳粹一上台就没收了房屋、销毁和弃置了收集的资料展品,纪念馆胎死腹中。直到二战结束,马克思故居才於一九四七年落成。到特利尔的游客不少,去看马克思的不多。东西对峙,马克思的盛名於故乡之外──那些以马克思主义建立和维持政权的国家。八九年柏林墙倒,东欧各国马克思崇拜繁华不再,一时间街上随处可见马克思头像的广告牌“全世界无产者,请原谅我!”。光临马克思故居的游人渐增,是在中国游客进入德国之后。目前马克思故居纪念馆访客一年三万上下人次,中国人佔了三分之一,至少对展馆财政举足轻重。

十万人口的边城特利尔,南接毗邻法国的萨尔州、西邻卢森堡,地处摩泽尔(Mosel)河畔;摩泽尔河款款流过,背后葡萄园遍佈丘陵,风光旖旎。特利尔已有两千多年历史,是德国最古老的城市,至今尚留存大量古罗马遗迹.黑城门(Porta Nigra)雄风依旧,今日仍是特利尔的地标;康斯坦丁会堂、露天剧场、特利尔大教堂,处处展示着罗马时代的辉煌;芭芭拉温泉浴池和凯撒温泉浴池出土遗址曲折蜿蜒、佔地宽广,可以窥见罗马帝国当年的繁华;公元一世纪建造的罗马古桥仍然屹立在摩泽尔河上,是德国最古老的桥樑,过往交通今日更行繁忙。特利尔的历史比马克思久远,特利尔的现实比马克思宽广;特利尔的旅游业常感无奈,很难把中国游客带到马克思故居以外的去处。中国人朝拜马克思,却常常错过了特利尔。

恩格斯故居,通向中国的桥樑

乌珀塔尔市地处鲁尔工业区,见诸媒体,只有二○○八年悬浮电缆事故载人缆车掉进乌珀河里以及传出市政府债台高筑濒临破产的时候。坐落丘陵之上的乌珀塔尔沉静地俯视周遭,还有世界知名的芭蕾舞艺术家皮娜·鲍什(Pina Bausch)名声远播。

二○一四年夏季,乌珀塔尔市一时热闹起来,竟有了国事活动,乌珀塔尔市长与中国大使隆重出席:恩格斯铜像从中国飞降,在乌珀塔尔揭幕落成。恩格斯──乌珀塔尔之子,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的伙伴,诞生在这里。恩格斯故居,一座灰绿相间的小楼远离闹市静立在那里,一直到一九七○年才辟为纪念馆,并无显著的标志引人注意。到恩格斯故居参观的人不多,近年因为中国人到来,客人激增二分之一;其中不少党政官员,给纪念馆留下种种珍贵礼品。“崛起”的中国,打破了恩格斯故居的沉寂。

四年前的十一月二十八日──恩格斯诞辰这一天,贵为副总理的中国客人马凯光临。几日后中国大使馆官员通知馆长,副总理将请人雕一尊恩格斯塑像,赠给恩格斯故居。乌珀塔尔市财政正濒临破产,亟需一切形式的经济输血;对於市政府,这是一个正逢其时的机遇,敲开与中国经济交流的大门.

一个民主政府接受一个不民主国家的礼物──为一个主张无产阶级革命的共产主义者立碑,到底不无为难。于是经市议会表决通过,以示接受中国政府的恩格斯铜像不仅合情合理而且政治正当。乌珀塔尔市政府热情周到,抗议活动远远安排在会场视野之外,绝不能稍伤中国的脸面。只要落成典礼平安无事,德中交易就大道通衢。与恩格斯铜像随行的有中国地方政府的代表团,带着旅游、学生交换和经济交流意向书,於典礼后在市政府签字。乌市市长致辞感谢中国政府让恩格斯故居终於有了自己的面容。他调侃:中国人不到此一游摄影留念就不可以离开德国哦。中国大使幽默回应:听到了,六十万中国游客,皆在乌珀塔尔停留两日,消费八百欧元。

面对中国的礼物,乌珀塔尔重新发现家乡之子的价值:昔日的共产主义富商恩格斯一个世纪后呼应今日中国的共产党资本主义体制,既可藉以表达对中国政府的友好,又能藉此筑起和中国的经济桥樑,恩格斯的双重身份甚至能连接两个不同不容的政体──民主制的乌珀塔尔市政府和一党制的中国。

离开神坛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不再危害世界而能够服务桑梓,虽不辉煌却也实惠。共产党也可能服务社会──当它从一党专政的独裁位置被下岗之后!

二○一四年七月十六日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