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
不少人在网上或集会上谈论对国家的想法,意味普通公民开始有欧美式的国家主权意识。

我在中国内陆地区的小城镇和农村,采访过与维权活动或上访有关的公民。我想以采访他们来了解中国公民社会的情况。当初我认为公民社会是跟西方国家的民主化、市民社会很密切的概念,但是在他们中一大半的人对西方国家带有反感,而积极支援中共独裁政权。

他们大都是爱国主义者,反对以欧美式的民主主义为普遍价值的思考方式,也批判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民主化人士的想法。虽然我不同意他们那样的批判意见;但是因为他们在网上或集会上能谈论他们对国家的想法,这正意味着在中国开始形成欧美式的言论自由,还意味着一个普通公民开始有欧美式的国家主权意识。

换言之,积极支援中共政权的他们,并不是由政府所代表一切的所谓“人民”。他们不盲从中国政府的方针,也不一定支援在习近平政权下的现状。像批判中共一党独裁的公民一样,他们也常常以形成与政治、社会、外交有关的舆论来向政府施加压力。虽然他们的积极支援一党独裁的想法是和提倡公民社会的言论不一样,但是他们还是公民社会萌芽的一部分。

我曾把21世纪以来从事市民活动的中国公民分为“公民A”(支援中共政权的)和“公民B”(支援西方普遍价值的)。虽然我也明白我这样分类既粗糙又简单,但我敢表示“公民A、B”的分类是因为在日本很少人能意识到公民A,即积极支援中共政权的公民。

推进中国的民主化、主张言论自由的保障、抗议中国政府的压制等,这些可以算在公民B(支援西方普遍价值的)内的人士和活动被有些日本人关注。而支援中共政权、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批判自由派人士讲的民主主义,这些公民A(支援中共政权的)往往被认为“人民”,即社会意识不发达或者接受中共的洗脑教育的普通老百姓。于是关注中国的一些日本市民,他们不但往往把从爱国、爱党的意识开始的任何活动都视为(代表人民的)政府的活动,而且只以关注公民B的活动来讨论公民社会,于是他们把中国公民社会的活动视为中国的很少一部分的例外。结果是很多日本人对中国公民的力量估计过低,而不敢支援市民派、民主派等人士。

日本人往往把支援中共政权的公民视为陈旧的人民。这样以为的原因是:(1)因为一直以来被介绍了中共的洗脑教育,很多人不能把支援中共的人视为主体地思考的人;(2)因为与中国有关的坏新闻很多,很多人不能相信除了党员以外,有支援中共的普通人;(3)很少有介绍住在中国内陆地区、农村的公民的想法;(4)由于2战后的教育等原因,日本人往往有以爱国主义视为反民主的思考方式。

对于关注中国公民的外国人,我虽然支援中国的民主化,但还看重支援中共政权的公民。我希望今后两者之间能展开很活跃的交流和议论,然后渐渐形成更大规模的公民舆论。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