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今天是赵常青获释一个月的日子,他连写三文,博讯一并发出。

——就众多维权律师和良心公民被捕事件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中共中央、国务院:

我叫赵常青,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因参与要求高官公开财产的公民活动于2013年4月被北京警方逮捕,2014年4月被海淀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名义判刑两年半,2015年10月16日刑满释放。

出狱一个月来,通过私人交流和网络信息查阅,我了解到近两年各地方政府对维权律师和良心公民的大肆逮捕行径,如2013年8月广州警方对杨茂东先生(网名郭飞雄)的逮捕、合肥警方对李化平先生的逮捕、2014年春夏北京警方对浦志强律师的逮捕、广州警方对唐荆陵律师的逮捕、2015年年初武汉警方对秦永敏先生及其夫人赵素利女士的抓捕(强迫失踪)等等,特别是自今年7月9号以来,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已经有三十多位维权律师和良心人士被抓捕羁押,其中包括胡石根、王宇、包龙军、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隋牧青、周世锋、谢燕益、张凯、吴淦、谢阳、谢远东、勾洪国(又名戈平)、刘永平(又名老木)、王芳(湖北)、尹旭安、林斌(又名望云和尚)、翟岩民、陈泰和、黄力群、李姝云、刘四新、高月、赵威(又名考拉)、王芳(北京)、唐志顺(又名草根之怒)、幸清贤、刘鹏、方县桂、黄益梓、黄益梓、程超华、张崇助、张制、周剑、程从平等人——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最新统计资料,截至11月13号,在大陆,至少有306名律师、律所工作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踪——在短时间内如此大规模地镇压人权律师和良心人士,这不仅为中国司法史所罕见,而且在世界范围内也很难找到第二个例证,本公民不禁要问:

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
这个党到底怎么了?
这个政府又到底怎么了?

众所周知,在毛泽东时代,因为无法治可言,律师也就无从谈起。毛死后,文革结束,国家工作重心逐渐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被边缘化的律师群体也逐渐回到国家主流生活中并开始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无论立法修法还是废除恶法,都有着中国法律人的汗水和功劳。特别是自2003年广州孙志刚事件以来,中国法律界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法律人,如高智晟、许志永、范亚峰、滕彪、浦志强、江天勇、唐吉田、唐荆陵、斯伟江、莫少平、李柏光、黎雄兵、刘晓原、张星水、张鉴康、李苏滨、刘士辉、刘巍(女)、杨金柱、李和平、张凯、丁家喜、张雪忠、张培鸿、王甫、蔺其磊、梁小军、王成等人。所有这些法律人通过大量介入人权案件不仅使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而且直接推动了中国人权事业和法治事业的良性发展。可以说,没有中国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现实存在,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法治状况将至少倒退二十年。也因此本公民对于新崛起的中国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群体表示热烈的欢呼和崇高的敬意!而对野蛮打压维权律师和良心人士的政府行径表示强烈的抗议和谴责!

本公民强烈呼吁执政党和中央政府责成各地方政府立即终止对维权律师和良心人士的抓捕行径,立即释放所有被逮捕或强迫失踪的维权律师和良心人士,归还他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一切合法权利,并致以国家的歉意和赔偿!
与此同时,本公民还特别呼吁执政党和中央政府立即释放以刘晓波、许志永、刘贤斌、陈西等人为代表的中国狱内良心人士,唯有这些被打压的良心公民全部得到无罪释放,这个国家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人民国家,这个政府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人民政府,而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也才有可能真正走上“伟光正”的康庄大道!

最后,面对执政党和中国政府,本公民再次向所有受打压的维权律师和良心人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敬礼!本公民愿意一万次地喊出——

人权律师万岁!
良心公民万岁!

国家公民:赵常青

(手机:138,1015,8964)

2015年11月16日于北京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