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6c3708-3399-4401-8dcc-f765d461c394-300x224

2015年11月20日,是中共中央原总书记胡耀邦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人们对胡耀邦的纪念,既有理论意义,也有实践意义。既表明人们对政治理想主义的追求,也表明人们对清廉政治的向往。既表明对老人个专断政治的不满与批判,也表明对民主政治的期盼与构建。既表明对暗箱政治的告别态度,又表明对阳光政治的向往与追求。既表明对极左、极右危险的恐惧,又表明对政治前途不确性的担忧。

纪念胡耀邦的目的,是继承胡耀邦,超越胡耀邦。在继承中超越,在超越中继承。离开继承的超越,容易犯政治乌托邦的错误。离开超越的继承,容易陷在好人政治的漩涡中难以自拔。

纪念胡耀邦的目的是把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进行到底。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是在胡耀邦的领导下进行的,是邓小平在此基础上进行推动的。这一大讨论,使得人们的思想告别了禁锢时代,走向了思想解放时代。使中国告别了毛泽东时代,走向胡耀邦邓小平时代。告别了以阶级斗争为中心的时代,走向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告别了封闭的时代,走向了开放的时代。告别了计划经济时代,走向了市场经济时代。现在仍然需要实践是检验政治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彻底告别传统体制,走向现代民主政治文明体制。

纪念胡耀邦的目的是建立民主政治。有人说,中国人总不出好人政治,纪念胡耀邦,纪念的是好人政治,好人政治阴魂不散。可在一个不健康的政治里,纪念一个好人有什么不好?难道好人不纪念,让人们纪念坏人?把人分为好人坏人未免简单化。从纪念一个好人,也推导不出纪念好人政治来。人们都希望好人,也都希望有一个好人政治。可政治上的好人与好人政治并不总能划等号。好人与好人政治联结在一条,得需要民主制度条件。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做坏事。制度好,才能让好人变得更好,让坏人无法做坏事。这样的制度,只在英美等西方国家民主制度作为背景的条件下才存在,而这些,在中国是有待于追求的东西。纪念胡耀邦的目的,就是把有待追求的民主变成实践中的民主,让民主照耀中国。

纪念胡耀邦的目的是把依法治国落在实处。胡耀邦强调法治,重视法治。他亲身经历了无法无天的文革,看到了权力不受限制对所有人的伤害。他尽全力纠正文革的错误,彻底否定文革,主张通过法治保障公民权利。通过法治制约权力,防止权力的滥用。通过法治约束领导人的言行,使法治不因领导人的注意力和看法的改变而改变。没有法治,领导人在迫害别人的同时自身也成为受害者,在治理别人的时候自身也会受到治理,在清算别人的时候也会被别人清算,在打击政治对手的时候也会被别人打击。没有法治,公民权利也会滥用,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都是以集体的方式滥用权利。群众运动,运动群众,利用群众整群众,都是人治的结果,伤害的都是所有的个人。没有法治,没有任何人都在劫难逃。没有法治,所有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纪念胡耀邦的目的是把平反冤假错案进行到底。这一方面要把自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各种冤假错案进行到底,现在给高岗平反开了一个好头。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也出现了不少冤假错案,也要把这些冤假错案的平反进行到底。不能平反了历史上的冤假错案,又增加了新的冤假错案。历史不能总在制造与平反冤假错案重复进行。当然,平反总是好事,平反比不平反好,平反比压着好,平反比历史虚无主义好,平反比历史虚构主义好,平反比历史淹没主义要好。好比不好好。平反不是目的,目的是建立纠错机制,铲除冤假错案产生的机制。否则,旧的历史冤假错案解决了,新的历史冤假错案又产生了。中国的历史总不在历史循环中没有长进,不长记性。

纪念胡耀邦的目的是希望中国能出一批政治家。政治家不是政客,政客只追求个人利益,政治家却追求政治理想,并让理想变为现实。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是勇于担当的政治家,是在历史关键时刻把握方向的政治家,是积极顺势而为的政治家,是敢于承担政治风险的政治家,同时也是与民众一心的接地气的政治家。胡耀邦就是这样的政治家。他作风民主,善于听取别人的不同意见,勇于改革,勇于承担政治风险。他积极推动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的改革,不怕被人批为资产阶级自由化,也不怕因此被整下台。他做了政治家应该做的。那历史未竟的事业,是政治的耻辱。政治耻辱,反衬了他的政治荣耀,反衬了他人性的光芒。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纪念胡耀邦有多种理由,以上的纪念,也算是理由之一吧。

来源:思想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