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恩宠: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Share on Google+

2015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突尼斯的全国对话机制组织,该组织由该国内的四大团体组成:突尼斯总工会、突尼斯律师联合会、突尼斯人权联盟、突尼斯工商联盟。突尼斯人权联盟是由被旧政权打压的律师、记者和博客写手等组成,成立至今四十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遭前总统本?阿里取缔,转入地下,2013年应邀加入全国对话机制组织。

律师是突尼斯革命成功的推手和重要力量。他山之石,中国的改革、反腐、转型、建立法治国家,律师尤其是维权律师已经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从突尼斯社会转型成功看中国,中共当局仍坚持认为维权律师是所谓的“五黑”势力之首,不仅打压他们,还不放过他们的儿女。正说明律师的地位和作用是中国当今和未来都绕不过的问题。“突尼斯式对话”虽有特殊性,但突尼斯的成功并非偶然,反思中国未来的路,有许多值得借鉴和反思。

突尼斯革命成功:有成熟的律师及中产社会

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机制,正因为是该机构的努力,促使该国实现和平过渡、结束动乱。2011年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之初,人们称为“阿拉伯之春”,但等埃及“二次革命”发生,军政府卷土重来并对穆斯林兄弟会残酷清算之后,人们才明白,这场革命并没有产生民主政体。在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利比亚,武装冲突不断,如今陷入了两个政府分治的局面。叙利亚内战让400多万人逃往欧洲,形成巨大难民潮。IS乘乱成为全球最具威胁的恐怖组织。2015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理由被陈述得非常清楚:这个组织代表了突尼斯社会的不同方面和价值,在中东北非动荡中,发挥各自的调停作用,促成突尼斯实现了和平的政治过渡,较短时间内建立宪法体系,保障了全体人民的基本权利。诺贝尔奖官方特别强调,和平奖是颁给这个“四合一”的机构,而非分别颁给这四个组织。

为什么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叙利亚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四国中,只有突尼斯有律师为骨干的社会组织存在?本?阿里总统当政期,实行了较开明的专制,除经济发展外,他还将捍卫人权、扩大民主作为优先的执政目标,宣佈废除多项对新闻出版的管制法令,打破党禁、报禁,政府甚至为反对党的活动提供资助,在所有的反对派活动中,律师始终参与其中。突尼斯工商联盟是雇主组织与总工会的50万工人在利益上是对立的,但经律师联合会和人权联盟的律师斡旋,两个本对立的组织在共同的民主目标前联手。与中国大陆不同,突尼斯在革命前已经形成包括数量可观的律师群体和中产社会,公民的权利意识已经上了较高台阶。

正如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菲弗所说:“国家各不相同,体制各不相同,但我们希望在突尼斯起作用的价值观和进程能够启发其他国家。”年青人口众多是茉莉花革命和民主运动发生及成功的重要原因。年青人是革命的主力,革命可以推翻旧体制,但不一定带来民主。中东北非之所以发生革命,与近30多来年青人口大幅增加有关。从1960年到2000年,美国亨廷顿教授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指出,与1990年相比,在突尼斯,进入就业市场的年青人将增加30%;在埃及增长约50%.阿拉伯社会识字人口的迅速增多造成了有文化的年轻一代和很大程度上没文化的老一代之间的鸿沟。

阿拉伯之春发生的四个国家的共同特徵,即青年失业率高达30%以上。30年间,仅叙利亚人口就从900多万激增到2200多万人,前往欧洲的难民80%是30岁之下的年轻人。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国家,25岁以下的人群占本国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六十以上,但中国大陆25岁以下人口只占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许,中国大陆的中产阶层人数量少质弱,还未形成强大而稳固的中产社会。

包卓轩偷渡事件:打压律师和他们的子女

北京律师王宇16岁的儿子包卓轩在经由缅甸逃亡美国的路上被拦截,并被中国员警押回内蒙古软禁,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美国务院于10月14日发表声明,呼吁中共政府解除对包卓轩的软禁,允许其到外国升学,并释放其父母包龙军和王宇。包卓轩及维权人士唐志顺和幸清贤,于10月6日在缅甸反政府武装掸邦控制小镇猛拉,在一家旅馆被当地员警带走。三人被抓前一天(5日)入境缅甸后,即被跟踪。据缅甸克钦独立军一位官员于10月14日接受专访时披露,反政府军与中国公安部有合作协定,如果中方要在缅甸抓人,必须通知他们,并提供相片、藏匿地点等资料。人被抓到后在边境口岸移交给中方。《环球时报》于10月15日引述警方指,王宇之子包卓轩涉嫌“偷越国境”在缅甸被带回内蒙古,是被境外反华势力“裹挟”。

参与协助包卓轩出境的前八九学运领袖周锋锁,针对《环球时报》的报导于10月15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列举了很多事情,我想他没有办法回避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这一切都是因为7月9日,包卓轩和父亲包龙军在去澳大利亚,在等飞机的时候,在北京机场被抓,警方扣押包卓轩的护照,使其不能出国留学。”。新华社10月16日发佈《境外势力裹挟16岁无辜少年偷渡》和评论《家人愤怒谴责: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17日,我在上海收集到的国内的十多份重要报刊,都用了一个版面刊登了新华社的文章,高调向13亿人宣佈了此事。官方为何要这样做?偷渡是世界各国的普遍难题,对中国大陆也不是什么新闻。官方如此的高调,至少能证明当局还坚持认为,维权律师是五黑势力之首,中国律师无小事。

中央电视台详细的披露了接应包卓轩逃亡的线路和时间:在10月1日上午8时,包卓轩由外婆家坐车到机场与犯罪嫌疑人唐志顺会合。10时,唐志顺、包卓轩从乌兰浩特机场登机。中午时分,唐志顺、包卓轩到达呼和浩特白塔机场。到2日零时,两人飞抵云南昆明长水机场,在机场与先前到达的幸清贤和妻子会合,4人乘坐一辆轿车离开。

8时,经过八小时的连夜赶路,4人到达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区,入住酒店。到12时,4人在酒店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离开酒店再次启程。下午3时,4人到达中缅边境的打洛口岸,驾车直接去国门。当地一个黑摩司机岩某带着幸清贤和包卓轩穿过铁丝网偷越国境。而唐志顺乘坐另外一辆摩托车单独偷越国境进入缅甸猛拉。3人先后到达后,入住猛拉巴莱酒店。

到5日下午6时,3人换到另一家华都酒店入住。6日早上9时,3人在猛拉一个农贸市场内被缅甸警方控制,随后移交大陆警方。报导称,包卓轩现在已经回到内蒙乌兰浩特市正常的学习和生活。中共的新华社、央视、《环球时报》和《中国青年报》等,对此事进行了舆论的轮番轰炸。

习近平外公是律师,谁赢得律师,谁将赢得未来

人们不仅要问?中美两国政府为何为了一个中国律师16岁的儿子留学问题,在舆论上抢占高地?中共和他的反对派间,为何在为同一个问题抢占舆论的制高点?中共的所谓敌对势力为何要化那样大的代价,帮助一个律师的儿子出国?正说明中国的社会转型,律师的地位和作用是无法回避的问题,中共和反对派都在高度重视律师问题,谁赢得律师的支持,谁将赢得未来。2015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结果证明,突尼斯的律师是该国实现民主转型成功的推手和重要力量。

中共大力反腐为的就是防止亡党失政,那么打压律师的结果,只能是加快其人亡政息,萨达姆、利比亚和突尼斯的旧政权,打压不同意见的律师,不是一个个倒台了吗?据初步统计,自今年7月9日,中共在全国抓捕维权律师以来,除20多名律师和维权活跃人士被限制出境外,还有4位律师的子女被大陆当局限制出境。他们分别是王宇律师16岁的儿子包卓轩、于合金律师的孩子、李和平律师15岁儿子和5岁女儿、刘晓原律师儿子。

据10月12日,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整理遭受到当地政府打压与骚扰的中国律师儿女8个案例:

王宇律师、包龙军律师的16岁儿子包卓轩(2015)
李春富律师的5岁儿子(2015)
李和平律师的15岁儿子、5岁女儿(2015)
江天勇律师的7岁女儿(2009)
刘士辉律师的12岁儿子(2009-2010)
高智晟律师的13岁女儿耿格、3岁儿子高天宇(2006-2009)
郭飞雄的11岁女儿杨天娇、6岁儿子杨天策(2007-2009)
郑恩宠律师女儿,当时为中学生。(2003-2007)

据《羊城晚报》等资料,习近平外公齐厚之,192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院法律系,系北大校长蔡元培的得意门生。齐厚之毕业后留校任教一年并当律师,后到冯玉祥领导的国民革命第三军任军法处处长。北伐后,齐厚之任直隶省阜平县县长。1931年转任山西省阎锡山政府四科科长,后出任国民党政府黎城县、长治县县长。说明,国民政府时期的律师地位好于今日的中共政府。

当年的朱鎔基总理要引渡赖昌星回国,在毫无办法时,通过中国驻加拿大的大使梅平找到当地71岁侨领陈丙丁,陈在马来西亚出生,25岁到加拿大留学,系当地资深律师。陈向中国方面建议,确保赖昌星回国不判死刑,要发现赖昌星“造假”。按照加拿大法律,如果当事人在移民加拿大的过程中有造假,移民局可以取消当事人的移民资格。陈帮助中国政府经12年的努力,赖昌星终于被带回中国。陈在加拿大还接待过江泽民、朱鎔基、胡锦涛、温家宝等领导人。其实中共领导人在外事活动中,处处离不开当地的律师。而中共在国内事物中却处处瞧不起律师,处处打压律师,暴露了其搞人治而不要法治的真实一面。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使社会和平转型成功,给转型中的中国有许多可借鉴之处,谁赢得律师,谁将赢得法治,谁也将赢得未来。

文章来源:开放2015年11月号

阅读次数:9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