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中港台15名会员发出联署声明,怀疑大陆国安系统幕后策动抹黑计划,出资出版书籍对异见人士人身攻击,要求负责出版的另一笔会成员陈愉林立即回收。不过,陈愉林指书籍是作者自资出版,他只是协助,所以对书中内容没有责任,亦不会收回,并强调书籍的作者亦有言论自由。(文宇晴 报道)

独立中文笔会15名分别来自大陆、台湾、香港的成员,周二(3日)发出声明,指上月在香港局部书店出售的政治书籍《婆娑谍影》,大量拼凑、编造、杜撰失实甚至子虚乌有的内容,向20多名笔会成员进行抹黑和污名化攻击,被抹黑的人士,包括海外民主人权运动参与者和相关团体等。

笔会会长贝岭在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婆娑谍影》一书,是笔会会员、香港五七学社成员陈愉林,盗用“东方时代出版社”名义出版并公开发行。因为书中内容带有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等,要求陈愉林立即停止发行和销售,并收回流出的该书。

贝岭说,因陈愉林至今没有交代作者“贾书祺”真实身份,不排除是该书是由国安单位找人撰写并出资出版。

贝岭说:政治性的目的是出版自由的一部份,我们不去猜测,只对内容里诽谤和人身攻击表示抗议。一个出版自由的社会,任何人可以进行政治性的分析。我们的判断是中国或是某一个神秘的安全系统,就是为了伤害书中涉及的人士所做的,这个神秘的系统我们现在不知在哪里。

该书在发行后,独立中文笔会共同创办人孟浪,曾在香港与陈愉林见过面了解,及后对方电邮一份声明的草稿,称因为对书中内容没有严加审查,由此造成某些章节内容失实,有损涉及人士的声誉,对此深表歉意,并答应立即收回和停止发行。孟浪说,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未见陈愉林兑现承诺。

多年以来在香港从事出版事业的孟浪说,与陈愉林见面后,他也向“东方时代出版社”98岁的社长衣爵查询,证实《婆娑谍影》一书并非由他们出版社负责出版。间接证明陈愉林是盗用出版社名义出版书籍。

孟浪说:这位老先生当场告诉我,这本书不是他做的。他也从来没有被告之,他的出版社要出这样的书。所以他当时也大为吃惊,也很愤怒,他说要想一想采取的行动,所以这个盗用是我当场见证的。 陈愉林在11月26日给我回了个电邮,是一个很短的道歉声明草稿,会收回这本书。

就此,本台向陈愉林查询情况,他否认自己是书中的作者,并称这是作者自资出版,他只是协助出版,他对书中内容没有责任,因而不会主动要求回收书籍。他亦对是否盗用东方时代出版社的名义出版书不作回应。

陈愉林说:这本书我仅仅是为他出版,我在书上也写了作者文责自负,这本书不代表我们出版社的立场。所以这个内容方面我不愿意发表任何评论,笔会内部的争论和讨论,我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记者问:有没有在出版前,你有没有审阅了一遍内容?

陈愉林回答:如果是作者自己出书,自己负责,自己出钱,这个版权是属于作者自己。不管他是左、中、右都可以发表意见,所以各方面我是不加评论。

记者问:有没有考虑过要回收?

陈愉林回答:没有事后打算,因为这都是按照作者的意思,我们是没有版权的。

在书中被指与日本情报人员有来往的《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却认为该书有必要回收。她说,书中描绘她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又指作为出版人的陈愉林把关不力,不应以不负责为由就把责任推卸。

蔡咏梅说:我觉得是完全滥用言论自由的,文责是作者来负责,我觉得这是非常荒谬的。出一本书就像一个商品,假如你出版一个盗版的东西,人家去告你,你不能说不知道这是盗版。你要负这个责任,因为你是个出版人就有一个责任,就要去核实这材料对不对,真不真。

据了解,厚达392页的《婆娑谍影》,以笔名“贾书祺”的作者,是美国某州立大学的社会学教授。

书中除了涉及如贝岭、孟浪、蔡咏梅、王丹、杨建利、盛雪等独立笔会成员外,同样是笔会成员、曾出版大陆政治敏感书籍的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书中也有一章节被提及。他自10月中在泰国失踪至今逾1个月仍然没有任何消息,有指他已被遣返大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