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015年我的上访网站成为上访老百姓的“信访局”了。经常有邮件、电话(为方便不会上网的人找我,网上公开电话号码)。开发区农民量最大。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上访人员找我,有男女老少,很齐全的。一般年纪大的都是有家里的年轻人从网上找到电话,转交老人家的。

2015年4月9日开发区两个乡镇的农民开着三轮电动车来接我,他们是肖楼、张庄、耿庄的干部、农民,我们一起去看被圈起来、不准耕种的荒地。他们很心疼土地荒废,8年前,为了阻止政府圈地,他们9个被拘留一年。时至现在,被圈的土地还在荒废。有的已经荒废十几年了。我拍下了这个在农民眼里是心肝宝贝、在政府眼里是垃圾的大片大片荒地。如图:

n1

n2

为了土地被拘留、羁押一年的农民怎能不上访?还有很多人因为上访才被拘留、坐牢——不管你有没有上访的道理。法制,地方政府的法制观念很强的。他们的法制就是人治,就是治人。就是不许反对我。

国家高层提出“依法治国”“法制”来解决数千万访民的上访问题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执政的逻辑。理论是对的、好的。但是,从实践上说没有突出的效果。为什么?我知道,这是因为基层政府的“人治”已经在先了,“法制”在后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去,县官不如现管了。事实上,中国人是不愿意打官司的,不愿意上访的。老话说:“民不与官斗”。几乎每个上访到北京的人们,都经历了一个起初只是因为不公平、不公道的小事情发生矛盾的。如何演变成上访的案件,就是基层政府“法制”的结果——不人道的“人治”导致大量的冤、假、错案,而且一错再错,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案例除了这些为了保护土地被“依法拘留”的农民干部,还有许多、许多。

当我在副县级岗位上带职务读研究生的时候,单位妇联、组织部说得好好:“毕业回来拟安排妇联副主任”。真的回来了,一切不见了。户口也没有了。至此,我都没有想到上访。即使同事们多数告诉我已经被顶替了。我都不相信。因为,我同大多数老百姓一样,相信政府、国家、组织,相信他们不会黑白颠倒,不讲道理。不可能。

这是2003年。十二年前的状态。我当时采取向相关领导、人脉、关系商量的“内部协商”的办法。2004年巡视组把我的工作问题作为要求菏泽市调查的主要问题(红头文件)。组织部开始在菏泽市委书记陈光的安排下(陈光晚上召集组织部长到他的办公室定调子抵制巡视组说:“深圳办事处是违法的,不承认。”那么我从1993年被任命为菏泽地区驻深圳办事处主任工作期间算什么?算旷工。然后说因为5年旷工被辞退。)做黑材料、假结论。巡视组还接受了大多数组织部的反映,了解到我公务员被顶替的事实。但是,一把手是一手遮天的。他们劝我躲开。直至2008年陈光调离菏泽市。

这里我说:陈光作为菏泽市委书记,你明明可以安排了我的工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很简单。可是他凭着无法无天的地位,为所欲为的贪狠,不择手段的毒辣,置人死地而后快。一走了之。可能吗?这期间我开始调查,陈光情妇张莉的舅、叔、姑父、同学、老师、家属院的邻居、及其房产、汽车记录。证据在握。开始办网站《上访文学》。张莉同事也大量跟帖。点击率达到上百万。

但是,真正的上访意愿产生于2012年陈光提拔为山东省政协副主席以后,联合张莉,请北京、济南几个律师到菏泽开发区法院告我“网上侵权”,尽管我在法庭证据确凿。法院却完全按照律师的起诉文本,捏造我涂改张莉档案的“罪行”,判我赔张莉一万元。这就是“法制”。

我从此开始每年几次上访。中纪委、省纪委、国家信访局、山东省信访局接待的过程中,都是要我找菏泽市委要回工作。其实,不是,我要的不是工作,是真正的法制。

我已经不相信政府、法院、组织、单位。但是我相信人心,相信中国人不至于眼巴巴看着:官员公开包养妓女,妓女顶替公务员而且让公务员死去(消灭户口不就是消灭生存吗?)而妓女暴富的现象就没有人管。

今天我可以告慰自己一点一点的是:陈光从2015年10月1日起从山东省政协全体大会是没有露脸——消失了。他那个专职陪他在济南“挂职”的妓女张莉被济南退回菏泽了。而我的工作依然没有给我安排。因为,这一切都没有达到法制的目的。真正的法制是什么?是人事上妓女顶替公务员是刑事犯罪;陈光给妓女张莉6辆进口轿车市值500多万人民币(时间是1992年至2011年间)是经济来源不明罪,要充公。妓女必须开除。造假的组织部、妇联领导要追究责任。还我工作、工资、赔偿损失。法院要翻案,等等。这才是法制。但是,据我所知,这些罪过被:政协一层皮保护、领导一层皮保护;党员一层皮保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完事。

2013年我在北京上访的排队时候,遇上菏泽市牡丹区父子两人一起上访的农民,儿子年龄不到40岁却非常羸弱。他告诉我:他是转业军人,5年前回乡后一次到堂兄弟家串门,却碰上村主任强奸堂弟媳妇。他当仁不让的把村主任赶跑了。但是,三天以后,他被“依法坐牢”一年。理由是村主任告他打人。他出监狱以后,父子两个上访开始。年复一年。没有别的想法。他带着证据:那个被强奸的堂兄弟媳妇的举证——带精液的底裤,哭诉的视频。

许多农民、老百姓告状都带着视频、照片。甚至法律法规文件。好像政府不懂法律似的。好像他们不是来告状,而是来讲课的。真的。我在法庭上也有此感觉:我在传播法律常识。而法官、律师都是法盲。

所以,我说上访的访民大部分都是被法院迫害的,官逼民访的。

这就是中国上访的“依法治国”,上访的访民是老师。政府、法院、公安局是法盲。怎么执行法律?怎么依法治国?权力说了算。

不是法制治访民,是要求法律治一治政府,治一治法院,好不好?!

牛跃敏
2015年12月7日

n3n4

右面是作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