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人之不立,华夏文明之固然也,天尊地卑、君上臣下之权力戕害我祖先、国人,久矣也。天高地迥、山高海阔,国故孤立自封,人权之不张,由来有故。

近世开埠,人礼在先,而帝国颟顸倨傲,耻辱继之,一伤。

然西学东渐,民间识者与志士,展“东海西海心理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之宽阔胸怀,民族及其文化,于衰竭湮灭之季有勃兴之希望者,唯此“人权”活水引入而已矣。

贵州居国西南一隅,以地域论之,本自偏僻,无异议也。然自5?4及后,护法反帝制复辟最坚决,抵抗两朝独裁倡导民权与多元最持久。

最可美誉,千载而不为过者,1979年西单民主墙贵州之努力与呈现也;近之者,1989年后之人权民运为其续。

结社、组党姑不论,残酷打击面前坚韧挺立稳步移动堪称高山大海,蔚为壮观。

1998、1999年迫害而后,大环境的阻隔多多,川、渝、黔、桂觅隙联结支撑,当为地域政治与政治博弈的范例。

或人腹诽之,愚以为名实具备,不伤大体。江湖路远,人权民主的道路方短方长,人或可翘首以待。

今万平深系牢狱,余困坐川中,川、渝、桂力有所不逮,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大西南格局以及外向辐射铺陈联结,先唯诸君是赖。

闻2005年12月10日,诸君聚会于世界人权日,公行“贵州首届人权研讨会”之大事,谨此致意于陈西、和平、老卢、任科、艳明、曾宁、光全、老陶、老莫、双元、吴姐……(没有一一提及姓名的朋友也在问候之列,说句四川话在这里解颐:哪个喊你们有这么多人嘛,诶,害我嗦!:))

欧阳懿顿首

2005年12月7日星期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