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先生,于8月8日翘了辫子。马力先生的呜呼,是中共党的一大损失,因为象马力先生这样,党没让咬就咬人的东西,越来越少了;马力先生的哀哉,又是民建联的一件幸事,虽然民建联作为香港土共的变种,越来越遭到香港人的唾弃,但作为整体还没有坠入全港乃至全国共讨之窘境,马力先生的死使民建联多少减轻了因他的“胡吣”带来的这种尴尬。

马力先生从“胡吣”到死,仅有二个多月,他的“坦克压猪”之说,是咬人的最后一口。也就是说,此公“胡吣”之时,已病入膏肓,他是在临死之前用“狂吠”,来向他的中共党表忠心。马力先生不是中国大陆的“弱势群体”,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患有绝症,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已来日无多。古语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此公临死悖人性而为,异鸟性而作,向世人充分展露自己的狰狞,在世人本已血淋淋的心上,恶狠狠的咬上最后一口,不知此公属何种人,类何种鸟。他这种违背人性鸟性的作为,表明他真不愧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异类,没辜负他的党对他多年的历练。

中国一向讲究“死者为大”、“为死者讳”,对活人也要宽容,否则就是不够大度,没有慈悲的佛心。但我想,邓小平、李鹏等人的残忍,马力与袁木之流的无耻,不应在我们的心赦之列,他们超越了人的界限。人不可能没有过错,人也应该原谅别人的过错,但不能原谅、宽恕犯罪,尤其是那些明目张胆,象“六四”大屠杀那样的犯罪。否则,人类还有什么公理,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马力先生享年50有五,不是吃奶的孩子;马力先生生活在香港这个资迅发达,曾经并且现在仍是大陆难以企及的自由的世界,不是信息封闭只能接受共党洗脑的大陆盲从们;马力先生学有特长,不是被大陆的政治陷构、生活艰难,剥夺了学习机会、思想能力的大陆文盲(他们虽然没有学识,但还有他们自己的常识。在大是大非上,他们还有自己敏锐的眼睛)。那么,是什么让马力先生在生命即将了结的尽头,冒天下之大不韪留万世之骂名?是想在垂死之时,向自己明知邪恶的党表忠心?还是在自己的生命尽头,用举世皆指的恶行来表明自己对邪恶毕生的持守?……,这些随着马力先生灵魂的飘散,已无从得知。仅从马力先生助纣为虐的行为,睁眼说瞎话的言辞,就能判断出他社会人的性质所在,那就是孙丰先生说的“坏”。

马力先生曾用猪来类比死于中共坦克履带的“六四”民运志士,污辱了死去的“六四”民运志士,往“”六四“死难者家属及关注”六四“惨案的人们本已伤痕累累的心上撒盐。我早就想骂骂您,没想到您这么快就蹬了腿。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做一回小人,冠写您死的文章以”猪死了“之名,算是一报还一报,出出我等心中的恶气。

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请问地狱里的马力先生,您是泰山,还是鸿毛?

祝马力先生地狱快乐!

(2007-08-13)

民主论坛2007-08-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