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掌

摊开手掌
便是命运
一切都流动于这面手掌
五个短短的手指
竟是人的极限
演奏沧海桑田 海陆变牵

翻开手掌
便是历史
大片的空白
弥合了
小片土地
天外的一粒种子
在没有纹路的手掌上
滑过了千年
一切都在重复自己

攥起拳头
便是结束
只能从手掌的背面上
看到自己


是一种心情

跨过一个门
征服一颗心

流动的水止于门


一个永浮水面的环

冬天

冬天 沉静的水

走进冬天 走进失恋人的心情
好久的日子 月光下的影子
滑过了冬天

踏着雪 踏着恋人的心
寻找水 就是寻找温暖

冬天将恋人缩写在冰上
瘦枯的影上的雪
模糊了恋雪人的眼睛

放牧阳光

握着母亲的一句话
我在青春的牧场放牧阳关
黑的石块
凝发一朵沾着雨水的花
山岗上的河
坟头上的青草
串做了九个太阳

阳光摔在地上
呈六角形
倾斜的门窗 新的话题
明亮的水 破窗而入
漂走了所有月亮
沉甸的阳光
淌成河

捧着水
吆喝所有的情人
到这里涣洗衣裙
咬着风
传给所有的朋友
到这里选择情人

摔着家乡的柳哨
串了一个村寨的所有男人
返青的石块
敲响了季节的钟

翻山越岭.横断一座墙

一座墙 拐走了一条河
一条河 横跨了九重天
河水
撞穿了九重栅栏
伴着织女
偷走了天上逗留的石块

许多石块
留在那条河里
青春就在那石块上
拉响了自己

一瓶酒
醉了九重天
一条河竖着流
走了九重天

九重天的女人
选择河里的石块
爆晒中长大的男人

贫血的爱情

贫血的爱情
一个无法辨别的早晨
向你凸现了爱的苍白
沉重的树叶
凝结了一段高挂的阳光
负荷下的脚步
一个夜行人
孤独的自白
象冷落一个世纪一样
冷落了睡眠中的一行眼泪
颤抖过的空气
也染上了那个时代的气候
在积垢的视野里
霉变了记忆的
最后一棵种子
再也不能负载阳光
爬上姑娘的脸颊
偷袭那个夜晚
再也不能用永不完整的身躯
抚摸爱情
为爱情做过帷幕的天空
一个冻结空气 连接冰层的夜晚
横在罩着雾的路上
因为疏忽才落入
你那个头颅的弹孔
已经没有力量 射击那个夜晚
僵直的手 停留在打湿的话语上
所有的一切
都在睡眠中失去平衡
平静的象一层纸
悬挂在冬天的夜里
过滤了一段洒满阳光的日子
一个抱着太阳
却喊寒冷的人
已经无法移植
那个晚上

这都是因为贫血的爱情

我在七月的阳台上采摘鲜花

一些树枝在水上
我在七月的阳台上采摘鲜花
孤独的手下是散开的风声
天空很安静
太阳很安静
靠近鲜花的地方
有一些石鸟和一些炊烟

暴风雨后抚摸一片麦苗
有人在小声说话
所有的鲜花都很年轻
花下的空气都很清澈
我躺在花下
看不到一个叶子
双手停在花上
找不到丁点花香

吹一声口哨在花下
河边有许多人在种庄稼
庄稼还没生长
里面有我的亲人
河水很宽
有一些姑娘在河边玩耍
我们都很陌生
我们都站在彼此的岸上

没有人停下来
看一眼我的花
风很大
务农的人要赶着回家
隔着河边
一片伤心的白桦树
四周是水
没有一丁点风愿意靠近我
没有丁点声音
愿意靠近我
古时候的雪花
也来到我的花园
接近我苦难的花

一些石碑雪一样铺在地上
眼睛里全是飘荡的海水
海水里全是被摧残的花多
许多人在靠近阳光的岸上
唱歌

我在歌声的边缘照看

我的花多
歌声很平静
这就是我的花园
你们就是我花园里的花朵

民主论坛2005.7.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