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敏:无畏村民上访揭黑,两级政府装聋作哑

Share on Google+

四川邻水城南镇地处邻水县城的城乡结合部,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而距离繁华县城仅有三里的滑桥村更是独秀一枝,虽然耕地有限但是村民还是可以过着丰衣无忧的平稳日子。然而,自从本村一个有点小钱更有邪恶势力背景的张安文看上这快宝地后,这里的村民就失去了往昔的田园生活,被这个类似黑恶势力的“自治委员会主任”张安文所侵染、掠夺、霸占,搅得本地村民生人人自危,心理的恐惧笼罩在他们构建的邪恶阴影之内,许多人都是逆来顺受闭上嘴巴,内心敢怒却不敢言语的自我压抑。

第一,利用金钱黑恶势力,非法攫取自治主任

2007年五月的一天,张安文和在重庆的狐朋狗友等数人聚集在一起,密谋策划“颠覆”现有的合法的村民自治主任刘某某。随后的日子,这群“闲杂人员”采用轮番威胁、恐吓、骚扰等方式,给原主任制造心里压力和社区矛盾,逼原主任引咎辞职“自愿”放弃权位,并“主动”推荐张安文“荣升”主任之职。事前,地方政府“并不知情”,只是等到张安文的名字出现在自治委员会的签名公函后,地方政府才“焕然大悟”,默认接受了这个现实,还解释说这是村民自治区的内部事务,既然木已成舟不便插手,所以也就不能“随意”更改了。至此,张安文等势力在合法自然的默许下,变成了具有政府保护背景的“村民自治委员会主任”,独享独揽坐拥村霸,实现他积敛钱财扩充势力的险恶目的,营造他为非作歹和与民作对的黑红人性。

第二,侵占集体公共财产,非法从事房产买卖

坐上主任宝座的张安文,不是为村民服务办理事实,而是把国家和政府每次给予村民的惠民政策,变成勒索村民的揽财机会。村民自建住宅要进贡,修建村道打井要助捐,违规超生交了罚款还要勾兑,做了、说了主任不喜欢的事情要破费才能摆平。

在张安文接管“主任”一职之前,县政府曾三令五申下令,严禁村民在规划之外再建房屋或者自建房屋,但是张安文不仅公开为自己违章搭建住宅数套,而且还把门前村民公共土地700多平方掠为己有,水泥硬化改变性质,出售给屠宰牛羊的外籍人做生意。

尝到甜头的张安文更加肆无忌惮,再次利用“主任”的职权,于20011年5月份不和村民协商,也未经村民允可,再次侵占集体耕地300多平方,修建2000多平方的钢筋混泥土建筑,从事商品房买卖交易。虽然再建但已销售完毕。

第三,侵犯村民人身安全,雇凶殴打村民百姓

2011年9月27日,张安文安排儿子纠集两部小车共有九人,找到与张安文有利益纠纷的村民许尔成家,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暴力挥舞。砸毁了搅拌机、振动棒,还威胁性的留下继续对抗没有好下场的恶语。报警出警的城南派出所,虽然做了现场勘验调查取证,也做了问讯笔录,但是至今没有做出任何形式的答复解决。

第二天,余气未消仍不罢休的张安文,鼓动城南国土站工作人员张某某领队,来到许尔成的家里制造麻烦,以许尔成未经报批随意修建基础设施,逼迫许尔成停止修建方便自家的村舍小道。由于双方情绪都很激动出言不逊,理不过的张绍林便下令捣毁房屋,手下的人蠢蠢欲动用器械敲砸许尔成的私宅。许尔成78岁的母亲出面劝阻,用身体阻挡他们的行为,结果遭手下蛮种粗暴的殴打,不能起立被送进医院,至今没有人过问处理,也没有人出面承担理疗费用。

此后,许尔成一直找城南国土站、邻水县国土局、邻水县信访局、邻水县公安局、邻水县纪委、广安市信访局,反映和申请自己的主张,但是一直被政府各部门拒绝或者是接受了而不予答复、解决。

第四,扶持发展邪恶势力,拉拢官员红黑通吃

有了大钱又有势力的张安文等团伙,如鱼得水借机敛财,不择手段的和政府某些官员沉迷一起,吃起国家惠顾农民的工程款项。

2008年,国家工程项目范家湾变电站修建在滑桥村的地盘上,光是基本占地就有十几亩。可是,每年使用土地的费用和补偿农民的提留款却不知去向,十一个过境高压线补助补偿款至今也去向不明。这一年,国家针对高速路两旁的“风貌整治”给予补助性建设改造,虽然滑桥村村民大力响应积极修建改造,但是不仅没有得到国家的补助,反而每户村民还要向张安文个人缴纳400—2000元不等的建设费用。对此拥有村务公开监督权的村民,不是无人敢问、敢用,就是谁问谁用谁倒霉的结果。村务公开原本村民的权利,主任的职责,也是政府政策法律规定的义务,可是在主人张安文的驾驭下,滑桥村哪敢提财政公开化、透明化啊?

如此一只只能在黑暗中游弋的“蝙蝠”,却气焰嚣张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为非作歹,不禁令人吃惊和感叹。这是许多村民经常扪心自问的话题,今天这个天下到底是谁的天下?这个天下到底是在管理谁在撑腰?为什么我们的官府官员似乎比村民更加的害怕这伙势力,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和能量,敢如此为所欲为胆大包天啊!

出处:北京之春

阅读次数:7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