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瑞典人林达央视示众显示了中国当局多么焦躁和不安

Share on Google+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从来都没有真正进入法治社会。法律、法治、人权、宪政对于中共维持专制统治是最大的威胁,只有无法无天才能让其苟延残喘。中国有句老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意思是跟不讲道理不讲法律的去伦理,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瑞典是北欧一个小国,人口不足千万。可在中国,瑞典已经家喻户晓了,还不是因为那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故事,而是最近央视上有两个瑞典人被示众了。一个是瑞典籍华人、香港铜锣湾书店书商桂民海,另一个则是瑞典人彼得·达林。桂民海在摄像头前说自己还是“中国人”,但林达就必须是瑞典人了,而且是代表了“西方反华势力”。
中国当局在全世界耀武扬威、无所顾忌。英美德法等西方大国,哪一个不“惧怕”中国?!财大气粗的中国,几个订单就能让西方大国闭嘴,怎会惧怕一个十万八千里外的小瑞典!不过欧美也没有做缩头乌龟,美国、欧盟、瑞典等也出来对中国的做法表示了不满,尽管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中国当局的肆无忌惮,从另一方面反映了对国家统治没有信心,是一种焦躁和不安的状态泄露。NGO曾经在苏东变革中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当局对此很有戒心。于是中国当局正在制定一部法律(《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其中要求外方资助或者经营的组织未来必须受到安全部门管控,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 中国经常担心西方政治势力会通过非政府组织渗透到中国社会并传播西式的民主。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19日报道:中国:被拘瑞典活动人士危及国家安全

中国国家媒体周二报道,一名被拘禁的瑞典人被中国指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名瑞典人是一个人权组织的发起人之一。

新华社报道说,彼得·达林收集中国的负面信息,培训无证律师挑起仇视政府情绪。报道说达林已经道歉。

据报道,彼得·达林说他对于自己的行为十分后悔,“我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此我要深深致歉。”

“差不多所有的报告都是通过网上搜索查询等方式做出来的,并不能反映真实全面的情况,具体案例我没有亲眼所见,我不能保证报告中的内容属实。”

彼得·达林的组织“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说,达林1月3日在即将飞往泰国时在北京机场被拘留。他被拘留时正值中国在取缔所谓的维权律师。

北京说这些律师进行不当活动对当地法庭施加压力。取缔这些律师受到国外法律组织和外国政府的批评,他们敦促北京兑现自己的法制承诺。

新华社报道说,彼得伙同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全璋等人在香港注册成立名为Joint Development Institute Limited的机构,在大陆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名义活动,但是他们没有履行任何注册备案程序,资金入境和活动完全脱离正常监管。

报道还说,这个组织长期接受某外国非政府组织等7家境外机构的巨额资助,按照这些境外机构设计的项目计划,他们要在中国建立十多个所谓“法律援助站”,资助和培训无照“律师”、少数访民,利用他们搜集中国负面情况,并加以歪曲、扩大甚至凭空捏造,向境外提供所谓“中国人权报告”。

新华社报道还说,该组织还“通过被培训的人员,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事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煽动群众对抗政府,意图制造群体性事件”。

访民上访控告地方政府的事情十分常见,他们投诉的内容经常同征用土地有关。

达林的组织说,他们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通过辩护律师组织关于维护土地权益和行政法方面的培训,帮助促进法制。他们还发布了中国司法制度的指南。

该组织说,“他们只支持非暴力、并且按照中国法律行事”,彼得·达林“是以不实指称被拘禁”。

危及国家安全是中国刑法中列出的一项犯罪,包括一系列具体罪行,包括颠覆国家权力,分裂罪和间谍罪。对犯罪的惩罚的最高刑期是死刑,不过也允许外国人被驱逐。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19日报道:中国官媒:瑞典人达林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19日就两周前在北京被捕的瑞典籍人权活动人士达林发布消息,称有关部门成功破获一起“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彼得·耶斯佩尔·达林等犯罪嫌疑人对所指控罪行“供认不讳”,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新华社19日发布的信息称:有关部门近日成功打掉一个“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的非法组织”。消息称该组织接受境外资金支持,在境内培训和资助“代理人”,“煽动群众对抗政府。”但消息并没有具体说明达林参加的哪些活动,威胁到了国家安全。

瑞典籍人权活动人士彼得·耶斯佩尔·达林是一个取名“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非政府组织成员。该组织的主要活动是向中国维权活动人士提供帮助,尤其是在一些人身侵犯和强拆案例中。达林两周前在北京机场准备登机时被带走。

达林案显然是去年7月初中国当局大批逮捕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行动的延续。新华社消息指责达林在2009年8月,同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全璋,在中国建立十余个“法律援助站”,向境外提供中国人权报告,并“插手”中国热点事件和敏感事件,煽动访民,“蓄意”激化矛盾。

王全璋律师本人以及他所在的锋锐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周世锋及该所多名其他人员均在去年7月初的大抓捕行动中被捕,周世锋和王全璋二人已在几天前被当局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批捕。

根据新华社19日报道的消息,达林本人对所指控罪名供认不讳。 报道引述所谓达林本人的悔过,称其行为“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他为此“深深致歉。”

法新社当日发自北京的报道就此指出,中国经常通过官方媒体发布犯罪嫌疑人的所谓悔过声明,但一些律师表示,这些所谓悔过声明往往是被迫做出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20日报道:中国拘瑞典人权活动人士 欧盟表深切关注

彼得在中国电视上公开认罪(网络视频截图)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被拘禁的瑞典人彼得·达林已经坦白他所撰写的人权报告都是通过网络收集的资料,可能无法反映现实。

但欧盟驻中国大使史伟表示对中国打击人权活动人士,包括拘禁数位欧盟国家的公民表示“深切关注”。

史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的全面透明与开放接触。他还表示,欧盟已经就此向中国表达关切。

达林所属组织“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的发言人卡斯特谴责中国当局对达林的指控。

他说,一些人指达林是由反中国的外国势力安排在中国的说法是荒谬的。这是中国最近指责“外国敌对势力”挑动中国国内不满的一种常用手段。

而瑞典驻华大使馆表示,他们将继续就此事与中国“紧密”沟通,并说,他们的外交人员已经在上周六探望过达林。

据悉,达林感觉良好。他患有具有潜在生命危险的爱迪生氏疾病,需要每天服药。

当有人问到在达林被拘押期间,中国当局是否利用拒绝提供药品作为威胁迫使他交待坦白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达林在被关押期间看过医生并服过药。

洪磊还说,中国根据法律保护在华外国人的合法权利。

“威胁国家安全”

官方新华社报道说,彼得·达林的组织收集中国的负面信息,并培训无证律师挑起仇视政府情绪。

中国指控达林的行为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据中国媒体报道,彼得·达林说他对于自己的行为十分后悔,“我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此我要深深致歉。”

“差不多所有的报告都是通过网上搜索查询等方式做出来的,并不能反映真实全面的情况,具体案例我没有亲眼所见,我不能保证报告中的内容属实。”

彼得·达林的组织“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说,达林于今年1月3日在即将飞往泰国时在北京机场被拘留的。

新华社报道说,该组织还“通过被培训人员,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事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煽动群众对抗政府,意图制造群体性事件”。

但达林的组织说,他们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通过辩护律师组织关于维护土地权益和行政法方面的培训,帮助促进法制。他们还发布了中国司法制度的指南。

该组织说,“他们只支持非暴力、并且按照中国法律行事”,彼得·达林“是以不实指称被中国当局拘禁”。

批评人士说,中国的做法让达林无法得到公正的审判。

路透社试图联系达林本人做置评但没有成功,目前也不清楚达林是否有律师为他辩护。

▲美国之音(VOA)1月20日报道:中国:被抓瑞典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二报道说,一名瑞典人因为涉嫌资助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而被拘留。

新华社的报道说,彼得·达林(Peter DahlinPETER DAHLIN)培训无证律师,煽动对政府的不满,并且收集对中国负面的消息。报道还说,达林已经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据新华社报道,达林说:“我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此我要深深致歉。”

达林是“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的创始人之一。这个组织说,达林1月3日准备飞往泰国,在前往北京首都机场途中被拘留。

新华社报道说,达林和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全璋等人在香港注册成立名为Joint Development Institute Limited的机构,没有履行任何注册备案程序就在大陆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名义活动。

新华社报道还说,该组织还“通过被培训的人员,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事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煽动群众对抗政府,意图制造群体性事件”。

达林的组织说,他们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通过辩护律师组织关于维护土地权益和行政法方面的培训,帮助促进法治。

这个组织说,“他们只支持非暴力、并且按照中国法律行事”,彼得·达林“是以不实指称被拘禁”的。

▲德国之声(DW)1月20日报道:中国证实拘捕瑞典籍人权人士

1月3日,瑞典籍人权活动人士彼得·达林在前往北京机场的路上失踪。本周三,中国媒体证实,达林因在中国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被警方拘捕。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德新社消息,中国方面已经证实一名瑞典籍人权活跃人士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拘捕。中国媒体周三报道,35岁的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并且表示道歉。这名瑞典人服务于一家专门为中国人权人士和维权律师提供支持的紧急救援机构“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 ,1月3日在前往北京机场的路上失踪。

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警方指控该机构为“非法组织”,在中国雇佣他人为外国人权报告“收集和编造”信息。同时“该组织通过被培训的人员,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煽动群众对抗政府,意图制造群体性事件”。中国媒体报道,彼得·达林表示,自己在接受调查期间受到良好的对待,患病服药问题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还被允许与瑞典驻华使馆人员会见,体现了人道主义关怀,感到很满意。对于自己的行为,彼得表示十分后悔,“我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此我要深深致歉。”

德新社还报道,瑞典外交官于上周六看望了达林,目前他被监视居住。据新华社报道,“彼得等人是西方反华势力安插在中国的眼线,他们搜集中国的负面信息,由境外势力加以利用,在国际上抹黑中国国家形 象”。该报道还称,该组织还被指控与锋锐律师事务所合作从事以上活动。

在过去的一年里,习近平政府以“危害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加大了对法律维权组织的打击力度。去年夏季以来,百名律师被捕、失踪和“被喝茶”,目前其中的大部分已恢复自由。上周,媒体透露了包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数名律师被正式批捕的消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20日报道:中国抓捕欧盟公民 欧表“深切担忧”

欧盟驻北京大使周三(20日)表示,对于中国抓捕几名欧盟公民事“深感担忧”;而就在数小时前,中国央视播出了一名被中国政府逮捕的瑞典维权人士 的“坦白认错”电视录像。在达林被捕前,两名失踪的香港书商桂民海及李波,突然令人困惑地出现在中国。他们两人都拥有欧盟国家国籍。失踪前,他们正准备出版一本中国主席习近平的情史。

法新社北京报导指出,瑞典非政府组织“中国紧急行动工作组”的工作人员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两周前在北京机场正要搭机飞往泰国时被逮捕;此刻,正值中国维权律师遭全面打压之际。

中国央视周二晚间播放一段这名瑞典公民的“坦白认错”的电视录像;他忏悔声明,自己在中国以行动违反了中国法律。

他是以拘谨背稿的方式说:“我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为此深感抱歉。”

上述这非政府组织表示其任务是在中国培训卫护人权工作者,对当局涉嫌滥用权力的受害人,协助获得赔偿。但新华社指控这个组织唆使群众反对政府。

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指出,彼得?达林参与威胁国家安全的行动。

这名瑞典人在录像带中表示“我不抱怨,我认为自己得到公正方式的对待。”

另外有两名被介绍为是达林同事的中国人的“坦白认错”录像带也在同一个报导中播出。

法新社指出,这类的“电视忏悔”,甚至对于任何一个官司,在中国,这是很普遍的做法;在中国,司法是紧密臣服于政权的。

北京当局只有在很少的情况下指控外国人危害国家安全,这是一项可导致被判重刑的罪行。

欧盟驻北京大使史威斯古(SCHZEISGUT)周三向媒体发表声明说 欧盟对于彼得·达林涉及的案件,“深感担忧”。他还说:“我们察觉到一种非常令人担忧的倾向。”

彼得?达林服务的这个瑞典无政府组织的一名发言人卡斯特(Caster)在推特上说,“ 只要彼得?达林还被拘押,就无法完全地查证他所说的,或者他未说什么。”

瑞典驻北京大使周三向法新社说,注意到媒体上的报导,但只说这些,不愿再多说。他同时指出,仍继续与中国政府在这问题上深入工作。

彼得?达林事件发生前,还发生两名失踪的香港书商在中国莫名其妙地再度出现;具有欧盟国籍的这两人,是在一个以出版抨击北京书籍而著名的书店工作。

他们一个在香港失踪,一个在泰国失踪,已引发许多人开始担忧中国政府这种在境外抓人的作法。

持有英国护照的李波,以及瑞典公民桂民海,两人都在中国出生;此前,他们正准备出版一本有关中国主席习近平的情史。

中国政府去年七月展开对维权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员工前所未有大规模的打压,在全国逮捕了130人。

▲美国之音(VOA)1月21日报道:中国拘捕瑞典人权工作者,其组织称控罪荒谬

华盛顿—中国逮捕了一位瑞典人权工作者,指控其危害国家安全。但他所在的组织称,中方的指控是荒谬的。

彼得·达林央视“认罪”

中国新华社等官媒周二报道,瑞典公民彼得·达林因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中方周二在央视播放其认罪视频,在其中他说,“我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我对中国政府造成伤害,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对此真诚道歉,对发生的这一切表示歉意”。

中国政府经常在央视上让被捕人露面宣称自己“认罪”,包括记者高瑜、陈永洲和网络人士薛蛮子。达林在视频中的表白,是否出于自愿,还是迫于压力,目前无法证实。

彼得·达林是总部在美国的“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 (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创始人之一,1月3日在从北京飞往泰国时被拘留。

中国官媒指控达林是“西方反华势力 ”

中国新华社周二在文章中说:“该组织成员王某、邢某供述,彼得等人是西方反华势力安插在中国的眼线,他们搜集中国的负面信息,由境外势力加以利用,在国际上抹黑中国国家形象;以帮助中国发展为名,在中国民间不断培植势力,挑起访民群体、敏感案事件当事人等对党和政府的不满情绪,以各种手段蒙蔽、利诱更多不知情人员,伺机在国内制造事端,扰乱国家和社会秩序,妄图以此影响、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

但彼得.达林所在组织发言人卡斯特说,一些人指达林是由反中国的外国势力安排在中国的说法是荒谬的。这是中国最近指责“外国敌对势力”挑动中国国内不满的一种常用手段。

纽约时报上周报道:35岁的达林2007年起生活在北京,09年参与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工作。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为致力于“推动法治和反对践踏基本人权”的活动人士和律师提供培训和支持。

纽时援引该组织的话说,这些律师努力利用政府严密控制的司法制度来纠正明显的政府滥权。“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发言人卡斯特(Michael Caster)说,新华社的报道是抹黑那些支持中国法治发展的人。

新华社的文章称,该组织培训的律师及活动人士“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该组织“煽动群众对抗政府,意图制造群体性事件”。

彼得.达林是继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捕后,中国政府扣押的第二位瑞典公民。桂民海也在1月17日上了央视“认罪”。桂的朋友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撰文说,桂是2015年10月在泰国度假时被中国政府绑架的。贝岭提供了进入桂民海公寓的几名中国男子照片。

曹雅学:中方指控不成立

美国的关注中国人权的网站(chinachange.org)主编曹雅学周三在美国之音电视节目中说,她询问了该协会的一名成员。对方说,“彼得的事情和锋锐完全没有关系。” 曹雅学还援引王全璋妻子的话说:“王全璋09年还不是律师,更不是锋锐的律师。”

环球时报的相关文章批评西方媒体将中国拘捕彼得等人与打压NGO联系在一起。文章说:“大多数在中国开展活动的NGO都扮演了推动中国全面发展的正面角色,像‘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自我介绍中就这么”猛“、政治对抗意味十分浓厚的是极少数。”

环时文章称该协会是“专门要在中国挑事的一个组织”。新华社援引该协会成员王某和邢某的供述称,彼得等人是“西方反华势力安插在中国的眼线”。报道没有提供王某和邢某的全名。

然而,曹雅学认为,中国政府逮捕彼得.达林正是要向境外的NGO组织示威,“杀鸡给猴看”。但她也表示,中国政府并非想要打击全部NGO组织,而只是一小部分民间权益倡导型机构,因为政府仍然需要这些组织提供的来自境外的资金。

谁是境外资金最大获益者?

新华社在报道中说,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近几年陆续接受境外资金近1000万元,其中近半数收入彼得自己的腰包。但曹雅学说,该协会向境外NGO申请资助很正常,而且得到境外资金获益最大的其实是中国官方的项目。她说:“比方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各个大学,包括省一类的大学,社科院、中国妇联,甚至中国政府的法院系统,这都是国外NGO境外资金的受益者。”

彼得.达林在央视被认罪,瑞典外交部正在与中国政府就该案进行磋商,欧盟驻中国代表史伟星期三在北京举行记者会时也谈到,欧盟“不会保持沉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谈到该案时认为,当事人的瑞典国籍会对他的案子有一定帮助。他周三对美国之音说:“你可以看到同时其实在这段时间里面失踪的中国的维权的律师也好,还有铜锣湾书店的五个人里面,为什么只有李波拿着英国护照的、桂民海拿着瑞典护照的人,会中国官方千方那个百计的把他们摆出来,让大家看到知道他们是安全的、他在什么状态。其他三个人呢?好像人间蒸发一样。”

但潘小涛也表示,彼得最后的判决结果仍是未知,因为瑞典政府应该不会因为某个公民的安危而和中国闹翻。

▲德国之声(DW)1月21日报道:电视认罪发酵 “记者无疆界”吁制裁中国官媒

瑞典人彼得被中国官媒指为“反华势力安插在中国的眼线”,他周二现身央视,检讨认罪。此事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官媒的批驳,称其已经沦为“大规模宣传武器”。

(德国之声中文网)近日,在非政府组织(NGO)“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工作的瑞典人彼得· 达林(Peter Dahlin)也步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后尘,现身央视,进行忏悔、认罪。

中国官媒新华社周二(1月19日)发文,指瑞典人彼得与内地维权律师王全璋一起,在香港注册非政府组织,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央视(CCTV)随后播出了彼得在电视上检讨认罪的视频。

在央视视频中,这位瑞典人说,“我在这里进行的活动违反了中国法律”。彼得还表示没有怨言,“我认为,自己得到了公平对待”。另外,还有据称是彼得的中国同事的两人也在视频中认罪。

“不再是新闻媒体”

“记者无疆界”(RSF)组织呼吁欧盟,对中国官媒新华社和央视(CCTV)发表和播放很可能是胁迫下作出的“认罪”,进行制裁。

该国际维权组织在一份新闻声明中说,中国官媒越来越多地使用这一手段令该组织感到惊恐,“也给自由地报道新闻和信息造成威胁”。

“对于传播这种毫无价值的被迫’认罪’,我们非常愤怒”,“记者无疆界”亚太地区负责人伊斯迈尔(Benjamin Isma?l)说。“故意传播谎言以及很可能是胁迫下作出的声明,央视和新华社已经成为大规模的宣传武器,而不再是新闻媒体了。”

伊斯迈尔还说,鉴于央视和新华社在国际上所扮演的角色——央视的国际合作伙伴日益增加、很多国际媒体订阅新华社消息,这两个媒体“已对符合公众利益的自由报道造成威胁”,因此呼吁欧盟对其进行紧急制裁。

欧盟:“希望不要成为新常态”

欧盟驻华大使史伟(Hans-Dietmar Schweisgut)周三(1月20日)对路透社表示,欧盟对于彼得等事件“深表关切”。“我们希望,这还不是新常态,但是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发展趋势。”

去年以来,中国当局加强了对维权律师的打压。有分析人士指出,致力于推进司法改革的非政府组织也成为整肃对象。此外,中国正在制定《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规定所有境外组织都将直接受到安全部门的管控。

史伟对路透社说,中国加强对国际NGO的管控,可能对中国“整体经济表现、商业关系和学术交流造成影响”,并称“其影响远不止于人权领域”。“这是一个严肃的大问题。”

电视认罪是一石二鸟

“人权观察”组织的中国部观察员王玛雅(Maya Wang)对法新社说,伴随着中国《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通过,“外国基金将会更多被刻画为中国维权人士背后的’黑手’”。

瑞典人彼得在电视“认罪”时,承认对中国律师进行了资助。王玛雅说,承认这个罪状对中国政府有两点“好处”: “抹黑被关押的维权律师,并建立假罪案;同时吓走那些中国维权人士的资助者。”

“荒唐”的指控?

彼得在“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同事卡斯特(Michael Caster)周三在推特(Twitter)上写道,中方称彼得参与搞乱、抹黑中国的指控“很荒唐”。“人权观察”的亚洲区副主任林海(Phelim Kine)也在推特上说,“中国指责瑞典人‘危害国家安全,’培训律师‘如今也是罪行了”。

据《南华早报》报道,卡斯特周三表示,该组织的首要工作任务是向中国公民传播法律知识,并称该组织的资金来源是欧盟的多家大型机构和数家大使馆。他说,彼得的电视认罪“向中国国内的维权人士和国际社会都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任何挑战(中国)政府独断法治和人权的行为都将被盯上并面临惩罚”。

中国维权律师李方平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有种说法称“瑞典人彼得是法律界的白求恩”,为了世界大同、普世人权来到中国。

李方平说,彼得“意图通过公民律师培训、法律援助来提升中国法治状况”,与白求恩的相同之处是都受到了“国际主义精神驱使”来到中国。

▲美国之音(VOA)1月21日报道:欧盟关注瑞典公民被中国当局关押

欧盟驻中国代表对一名瑞典公民被北京当局关押表示关注,希望中国政府在处理此案时能公开、透明。此前,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一段视频显示,瑞典公民彼得·达林对他在中国的所作所为表示道歉。

欧盟驻中国代表史伟星期三在北京举行记者会上谈到瑞典公民彼得·达林被关押的案子时说,这显然是一个让欧盟十分关注的问题。

他说:“我们不能也将不会保持沉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绝不会也不能在我们的价值观上妥协。”

星期二午夜前,在中国官方电视台央视播放的一段视频中,瑞典公民彼得·达林承认他在中国从事了违法活动。他说:“我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我对中国政府造成伤害,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对此真诚道歉,对发生的这一切表示歉意”。

中国经常在官方控制的媒体上公布涉案嫌疑人的“认罪”。达林在视频中的表白,是否出于自愿,还是迫于压力,目前无法证实。

彼得·达林是总部在美国的“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创始人之一,1月3日在从北京飞往泰国时被拘留。

中国政府指责达林伙同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王全璋等人,成立“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接受外国非政府组织等7家境外机构的巨额资助,在中国建立10多个“法律援助站”,资助和培训无照律师,访民,挑起仇视政府的情绪,向境外提供“中国人权报告”。

中国央视还播放了达林的同事王某的一段视频,证实达林在中国的违法活动:“他会在培训当中,搜集一些访民,拆迁户他们自己的一些案例,然后也会问这些访民和拆迁户他们所知道的一些案例,汇总到他那里,然后他会做一些歪曲,做一些丑化,甚至有些在一些事件的基础之上,做一些编造,然后传递给境外的反华势力。”

“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说,他们向人权律师提供培训,这些律师努力利用政府严密控制的司法制度来纠正明显的政府滥权。“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发言人卡斯特说,新华社的报道是抹黑那些支持中国法治发展的人。

去年7月开始,中国当局在全国范围打压人权律师的过程中,关押了上百人,今年1月份至少有10名律师因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

欧盟驻中国代表史伟说:“我们希望这不代表一种‘新常态’,但我们看到的趋势非常令人担忧,我们对这些案例非常重视。”

▲美国之音(VOA)1月22日报道:中国法律或导致境外非政府组织大出逃

这张没有标明时间、地点的照片由“中国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提供给法新社。照片中为瑞典非政府组织工作者彼得·达林,中国官媒1月19日 指控被捕的达林煽动“反对政府”。

北京—中国正在起草一份法律草案,一旦通过,可能会对境外的非政府组织(NGO)进行严格限制。一些分析人士说,中国政府把一些外国非政府组织视为安全隐患,正在制定一系列法律和程序,以便政府有更多的权力对它们进行调查。

“行动救援”(ActionAid)是一个大型的外国非政府组织。他们已经在逐步减少在中国的运营,只留下了一个象征性的存在。其他一些西方非政府政治也在考虑撤离中国的计划。

瑞典非政府组织工作者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最近被中国警方逮捕更加剧了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担忧。

德国柏林的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政治、社会和媒体研究主任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说:“政府的草案显示,与境外非政府组织打交道是与‘国家安全’联系在一起的,因此是重中之重。”

西方渗透

中国经常担心西方政治势力会通过非政府组织渗透到中国社会并传播西式的民主。

据称,瑞典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彼得·达林在政府管控的电视台承认违法并利用国外资金在中国社会煽动对抗“。西方消息来源称这是”被迫认罪“。

根据草案,所有非政府组织都必须在当地的公安机构登记,然后公安部门对他们实施监督。草案有专门条款针对非政府组织的“危害国家安全”以及他们可能对中国社会道德习俗的破坏。

古思亭说:“这样的分类给政治解释留下了巨大的空间,他们因而可以禁止外国非政府组织的活动或者对他们给予惩罚。”

也有消息人士说,这部草案同时也对外国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筹募资金加以限制。这项条款可能会让许多外国非政府组织感到挫折。因为在国外筹款的困难,他们已经开始尝试利用当地的资金作为另一种资金来源。

颜色革命

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写过两本有关中国领导层的书。他说,在中国经济大幅下滑,社会正在转型的当口,中国共产党不想冒准许西方思想传播的风险。

他说:“中国共产党感到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在东欧国家共产党的垮台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虽然也有其他原因。党希望能够在社会转型期有能力管理这样的非政府组织。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负责中国商业和政治经济项目的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中国领导层认为颜色革命部分是外国非政府组织引起的。他们希望避免其他被推翻的威权政府的命运。”

内部抵制

但是,分析人士说,这部草案也遭到了共产党内部的一些个人的温和抵制。他们指出,正是这些外国非政府组织为许多残疾儿童以及减少偏远地区的贫困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一些中国官员甚至也担心,可能会导致监管过度,迫使一些记录好的外国非政府组织离开中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甘思德说:“如果这份草案不作大的修改的话,这会意味着许多已经在中国运营的外国非政府组织的终结,会给中国社会带来重大的负面效果。

▲美国之音(VOA)1月22日报道:美国务院:被迫供罪事件阻碍中国法治建设

美国国务院星期四表示,对在中国疑似被迫认罪的人数增加感到担忧。美国表示,这样的事件阻碍了中国法治社会建设。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马克·托纳星期四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国对最近在中国国家媒体上像是在胁迫下供认所谓罪行的不断增加的人数表示担忧,这些人中还包括欧洲国家公民,所谓的供罪往往发生在审判开始或指控宣布之前。有些人没有得到法律或领事协助。在一些事件中,外国公民可能是以违背其意愿的方式、以法外途径被带入中国大陆。”

托纳说:“这些行动削弱了中国自称是法治社会的主张,与中国的人权承诺背道而驰,阻碍了中国试图建设更透明、更有效的司法制度的努力。”

本星期二,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了非政府组织“中国紧急行动工作组”职员、瑞典公民彼得?达林(Peter Dahlin)的“认罪”录像。在录像中,彼得承认其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违反了中国法律。

欧盟驻中国代表星期二表示,对达林被中国当局关押表示关注,希望中国政府在处理此案时公开、透明。

另外,以出版批判中国领导人书籍为主的香港巨流传媒瑞典籍股东桂民海、店长林荣基、总经理吕波、业务经理张志平以及持英国护照的合伙人李波自去年起接连失踪。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桂民海去年10月在泰国芭堤雅失踪。1月17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段桂民海的“认罪”视频,视频中桂民海称自己2003年酒驾肇事,去年10月向中国公安自首。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22日报道:美国关注瑞典在华人权活动人士疑被逼公开认罪

瑞典维权工作者达林(Peter Dahlin)和瑞典籍的书商桂民海(中国官媒称桂敏海)的悔过视频分别于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美国国务院表示关注同类事件。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唐纳(Mark C. Toner)周四于例行记者会上说:“在中国,近日越来越多人看来被逼在官方媒体承认干犯罪行,而这些人包括欧洲公民,美国对此感到关注。”

唐纳补充,很多时,这些人在审讯或官方公布控罪前,就被逼承认犯罪。其中一些人未有受到法律或领事的支援。

另外,唐纳说有例子显示其中持外国护照的人,以未经法律规定的手段被带往中国大陆。

唐纳说,中国宣称是法治社会,并改善人权,但这些案件背道而驰,亦令中国建立透明及有效的司法制度更加困难。

达林于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工作,1月3日原订从北京飞往泰国,但在北京机场被拘留。

央视周二播出视频,达林承认犯罪:“我的活动干犯中国法律,对中国政府做成损害,伤害中国中民感情。我为此真诚道歉。”

中国官媒报道,达林与锋锐律师事务所有连结,亦有向维权人士提供资金。

桂民海是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之一,在去年十月于泰国失踪。周日官媒报道,桂民海承认12年前曾酒驾,导致一名少女死亡,是以回中国自首。

周日中国央视播出视频,桂民海说:“我不希望任何个人和机构,包括瑞典政府,介入干预我的事情。”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22日报道:瑞典驻华使馆对瑞典公民被拘表示关注

在北京的瑞典大使馆对瑞典公民桂民海和彼得·达林在中国被拘禁的事情表示关注。

瑞典使馆说,瑞典领事接触当事人桂民海被拒绝,令人遗憾。瑞典使馆还说,他们再次提出接触达林的要求。

瑞典使馆在其网站发表声明说,这两个案件中存在许多问题,他们继续要求澄清瑞典公民受到的指控以及他们被拘禁的性质。

此前,中国媒体报道说达林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据新华社报道,彼得·达林收集中国的负面信息,培训无证律师并挑起仇视政府的情绪。

据报道,彼得·达林说他对于自己的行为十分后悔:“我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此我要深深致歉。”

彼得·达林的组织“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说,达林1月3日在即将飞往泰国时在北京机场被拘留。他被拘留时正值中国在取缔所谓的维权律师。

桂民海是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之一,在去年十月于泰国失踪。中国官媒上周日报道,桂民海承认12年前曾酒驾,导致一名少女死亡,最终回中国自首。

在中国央视播出视频中桂民海说:“我不希望任何个人和机构,包括瑞典政府,介入干预我的事情。”

▲德国之声(DW)1月22日报道:德美对欧盟公民在华拘捕处境表示忧虑

围绕瑞典公民达林在央视认罪事件,德国和美国都表示对欧盟公民在中国的遭受表示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周五在 德国驻北京大使馆的网页 上表示公正的诉讼程序“对我们的公民和对中国公民应同样有效”。他在短文中提到了瑞典法律专家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以及其他被关押的瑞典籍和英国籍欧盟公民,他们当中有人甚至被迫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节目中认罪。

美国也明确对此提出批评。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马克·托纳(Mark Toner)说:“美国对越来越多的在华人士,其中包括欧盟公民,在提起诉讼或者法庭审判之前,在国家媒体上承认被指控的罪行一事——而他们显然是被迫的,表示关注。”此前,欧盟驻华大使史伟(Hans Dietmar Schweisgut)也已表示,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并认为中国“人权环境恶化”。

去年夏秋以来,中国国内对民权团体及人权律师的打压不断加剧。这一背景下,五名香港书商失踪,其中两人已由中国当局证实被扣留在大陆。这两人中一人持英国护照,另一人是瑞典公民。

▲德国之声(DW)1月22日援引德语媒体:“电视刑柱”与中国的算盘

在今日德语媒体中,《南德意志报》继续关注瑞典人彼得·达林上央视认罪一事,认为当今中国政策的“俄罗斯教父式”特征明显。《新苏黎世报》一篇客座评论则分析了中国开始积极在叙利亚危机中斡旋的原因。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党和国家一把手习近平执政下,‘电视刑柱’的做法得到推广:被捕的律师、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都作为懊悔的罪人,在尚未进入诉讼程序前先上了宣传喉舌央视”,《南德意志报》1月21日一篇名为“中国的电视刑柱”的文章在开头这样写道。

这里指的是本周二上央视认罪的彼得·达林(Peter Dahlin)。这位在2009年建立了非政府组织(NGO)“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瑞典人在央视节目中承认,“伤害了中国人的感情”、“触犯了法律”。

“针对这名瑞典人及其NGO的该做法,恰逢中国政府在两方面同时加强打压之时。一方面是去年夏天以来对有声望的维权律师的讨伐,这些律师在一夜之间被列为了国家敌人······。另一方面,国家安全机器也瞄准了公民社会。目前,中国当局正在制定一部法律(《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其中要求外方资助或者经营的组织未来必须受到安全部门管控,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

文章随后表示:显然,(中国的)新政策带有明显“普京的俄罗斯教父”特征。“与此同时,中共的政治宣传中排外的语气加强,越来越频繁地呼吁民众,要小心试图破坏中国发展的‘西方敌对势力’.”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1,1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