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5是个简单而复杂的数字
我们通话了
话音像高原上的旗幡
跳跃飞扬
充满叛逆的潮水
流成一道世人
难以涉足的大河
曾有飞沙走石不屑你的孤傲
你也不屑
关上门户
从校门至家门
基督被你
拒之门外
因为天堂
举手可得
经过三分之一的世纪
黎明
才有一颗星子闪烁
没有人
把你的心灵估价
拍卖场上的讨论
纯属虚构
艾默斯特的名字太高了
<<草叶集>>登不了你家的大雅之堂
惠特曼的笑
渎毒了神灵
而你却在屋里歌唱
上帝是个爱妒忌的神
豪放的诗人
被你紧闭的嘴巴
阻碍了耳朵
许多思考载着岁月
在腹中碾过
那高贵的律师、议员
每天都在品你的面包
他把最好的赠送予你
却不允许
咬上一口
你们没有相遇啊
同样不驯的风
吹倒了果园里的树
是谁在叹息呢
古老的昨日
二00一年六月三十日作于梦归小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