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等待雪橇耕出同样伤口的大地坠落


摇晃,颤栗



有一阵,我觉得自己是鹰
我必须穿过空虚
才能够进入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是喧嚣的世界

“坠吧,坠落
你才能和大地融为一体”
朝天裂开的伤口对我喊道

我飘落
伤口含着我,像含着万能的白药

一堆垃圾
我飘向它
垃圾变成银金字塔

一道铁丝网
我飘向它
我变成囚犯的泪水

一只张开的手
我飘向它
我化为一手冷汗

夜降临
黑暗把我酿成醉者的血液,闪光的音符
但没人注意我在消融

花园。一具曲线流动所有表演时装的
残缺的女尸!
我抱着它,想把它抱成一尊
古希腊雕像
奇怪,它抽缩起来(像油锅里的牛肉)
一个声音从我怀抱里挣脱:你能改变美,但美
无法改变你生活

我飘落,前
就是后
我覆盖,黑
就是白

白天就着这样到来
大街闪光
我突然变成一个被人膜拜的
独裁者——一张巨大的合同
脚印在那里纷纷签名
为了出卖,成功,为了活在此刻

一个一岁的孩子
被拉进了生活
他必须经历雪暴。哭
没用。脸红成西红柿
没用——“走,往前走,前面是滑车!”
摔成被雪埋掉一半的土豆
没用。他
必须站起,站成石碑
他站起,摔成手脚朝天的甲虫
没用——母亲的传统
压住了哭声

我飘落。事物在丧失自己
难以看清真相

池塘
一个映现天空的哑谜。我认出它。它是我的镜子
奇怪,贴近的一瞬
我骤然消失,像扑火的飞蛾

“你不用沮丧。你坠落,冬天
才变得完整!”
壁炉被点燃的木柴说

我落在一根枝条上
它弯曲,颤栗
(象某个祈祷的形象)
我不知道枝条在回忆果实成熟的季节
还是在等风把我吹走

我留在那里
童话走来,穿过相机
变成一张明信片,一座威尼斯的水晶吊灯
它像烈日给南方冒汗的肉身投下阴影:
生活在别处!


个女人
打开窗子
把我领进屋里
她说:每次触及你
你就像梦中的蝴蝶消失
告说我,怎样才能捕获你灵魂
是不是应该用眼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用手?

我没回答
我默默地飘落

我飘落
我落在屋顶,落在墓地
落在荒野
落在伸出的舌苔上

脚印在互相噬咬,想争当不朽的诗句
我的激情——如瀑的坠落
变成相撞的汽车,流淌的呻吟

没人阻止我坠落,至少我自己
只有抵达地面
我的肖像才真正完成

哦,飘入沙漠的感觉是多么奇特!
我听见我脉搏
响成病房瓶里滴落的药水
沙漠没有泡沫的回音
它只有海绵汲水的器官
但我靠幻想坠沉:
把石灰白的我
看成走出深渊的五月的苍翠

一阵蛇在草丛爬行的声音——一张嘴
如《圣经》打开
词从深处升起,变成泉水:
“太初是词!”

就这样我变成了积雪
(坠落的知识化成一双双靴子!)
就这样践踏向目标涌去
留下追问的痛苦:谁是我脚印?

一封撕碎的信在我落地时恢复了原貌
黑字如伤痕闪现:

“北京也下起了雪
我不由想起斯德哥尔摩的雪天
我贴着郊外一扇窗玻璃上的面孔
和疑问:我是谁?
我什么也不是
但却有着狼的孤独,兔子的惶恐…….” 信写道

我看见他
和一辆送报的自行车
被异国的小路推入午夜

“这里发生了巨变……田里
长出了别墅…….我也买了一辆奔驰”

他上坡,脚一滑,摔倒在地上
车上他看不懂的报纸
飞成巨大的雪片
他坐在雪地上恸哭
一颗童年的星星从东方闪现,向他俯身

“活,就是学做狼
哪怕你只是只兔子”

他举着酒杯
搂着两个半裸的笑声
他放弃了陌生人护照。他返回了祖国

我飘落。祖国在这里:一条街巷的迷宫
表情的迷宫!
但我仍想去荒无人迹的荒岛
那里,我不会被践踏
那里铲子……

我为什么停在一棵圣诞树上?
因为我只好停在这里
海洛因的光泽(它被当成了福音)
喊出冬天和忍受的意义:
让火鸡的胸脯
露出大海八月的爱!

“我给她一只拳头大的雪球
我说这是凡高的耳朵
她笑
我说这是尼采的耳朵,轮回的象征
她笑得更欢”

林中的斜坡变成美丽的滑梯
雪车欢叫着飞翔
根本就不存在锋利的石块
和坑

“其实雪和雪并没有差别
但树上的雪
我希望留下,留到四月
门口的雪
我看着看着便操起了铲子
屋顶的雪
是骨灰盒里的教训
腰疼时
我才发现:它们
正从日光灯的管子从书页从墙从床单从我的血里渗出”


飘落
我飘落过。我还会飘落

我落在一个女人的脸上
她闭上眼。呢语飘荡:
“以前下雪,我就张开手掌
点点星星融入我掌心
如今看见雪花
我就想打开龙头洗手。”

但另一个她——一个少女
把我从地上捧起
并小心塞入嘴中
她把我当成了棉花糖

我飘落
我落在一个孩子的脸上
孩子说:
“上帝的吐沫
把墓碑化成了雪糕,但没人愿意去舔!”

他向我撒尿
真理向他显灵:一只睁眼的

我落在一个老人的身上
老人说:
“过去我老爱踩新雪
现在我只走别人走过的雪”

我飘落。我躺在地上
感受被一台无形马达驱赶的焦虑
踩着我向前奔涌

一个问号——水泡——在我被踩成脏水时
浮起:你是谁?

没有回答

一个抱牛奶的老人沿黄昏在走
他在回家的途中
他身子一晃,摔倒在地上
他在原地爬行
一只试图抓住深底的铁锚
变成了晃动的浮萍

那是叫喊,重复的词
但没人倾听

连成镣铐的脚印在空荡的街上喘气
它们挣扎着想摆脱某种关系
它们像一张张无特征的脸
它们像脸组成的游行队伍
它们更像合同上
作废的
文字

它们在啜泣
直到我再次飘落
世界静成一个形同佛像的雪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