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志强案的审理那天,这事儿被大伙高度关注。我有一位身在京都的好友渠红霞,甚至去了现场围观。

然而,浦案未结,一波另起。我的这位好朋友,还有另外一些参与围观的同仁,被当局扣押刑拘了,至今未释。

这是一个惊人的消息,获知后,我半晌无语,悲愤难言。

且不说浦律的七条微博,有何罪过,仅就这些围观者而言,仅仅只是去现场表达了一下关注,居然就身陷囹圄了。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径,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依法治国”。以我所了解到的中华民国史而言,国民党的行为,也没有这样过份。

为什么要让围观者走进监狱?这样作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而这样的行为,又依据了什么样的法律法规?如果说,这样子也叫“依法治国”的话,恕我直言,那当前的中国,基本上就处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状态了。

既然你们的所有行为都不需要法律依据,也不受法律约束,那就不要跟我们说什么“依法治国”的谎言了,你们不脸红,我还烦腻呢。

如果你们可以让围观者走监狱的话,那么,让我这位外围的围观者走进监狱,当然完全可以。

好吧,我作好思想准备了。我随时打算走进监狱。通过这样的事件,我完全彻底地明白了,只要我们还拥有良知,只要我们还对公平与正义有着追求,只要我们还在反对专制与独裁,只要我们还在控诉着罪恶与欺骗,那就意味着,我们都行走在前往监狱的路上。

监狱的大门,就如同一张血盆大口,时时都在择人而噬。

但它只吞噬呐喊者与正义者。

对于这种情形,我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处在这种情形之下,走进监狱也没什么可耻。相反的,我倒觉得,为此事而入狱,是给我们的最高荣誉,因为,我们不曾因为恐惧而苟且,不曾因为懦怯而沉默,不曾因为个人得失而摒弃良知与操守。不曾因为害怕而向邪恶妥协。

我在这里要再一次作出声明,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正行走在前往监狱的途中。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好友渠红霞女士及其同侪。我因可以与你们同行而引以为荣。

我真的准备好了。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