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本来不想写的(我一向在网上很少说话,只是习惯在群里看到消息后,力所能及、付诸行动),但鉴于北京李蔚一再强调:“关注谁被抓了。总有人说您也被抓了。”“这里说一下免得这帮不知道的瞎说。”等等(见李蔚和我的电报聊天记录)。迫于无奈,我才不得不写出我去旁听浦志强案的所有经过!!

2015年12月13日21点06分我齐月英接到属地派出所所长电话(有通话记录截图为证),称不允许明天(14日)到二中院旁听案子,我直接拒绝说:不可能,旁听又不违法!我会去的!21点15分派出所副所长到我家(有派出所所长到我租住楼下时给我打电话的记录截图为证),他告诉我说:你若一定要去,后果自负!并且还当场给我录了音!

2015年12月14日早9点左右,我老公和我、强感(网名)、青牛(网名)一起赶到一二中院的大门前,听说不允许进去旁听,站在法院左侧高台阶下边,我老公正准备给我拍照留念时,有媒体人(此女孩长得不像外国人,具体什么媒体我不知道)问我,方不方便接受采访?我说:“可以!”。当她刚一开始向我提问问题时,便有更多的摄像机围过来对准我拍摄(有我爱人摄像机录像为证)!采访不到1分钟,便上来许多不明身份的人驱逐我们,在驱逐的过程中,其中一个穿蓝衣服的国宝一直反复地骂我们是汉奸!不明身份的人用手对我们又打又推,几次我都差点被推倒,当时由于倍感委屈,所以我边走边哭诉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对我们的粗暴行为!(听说我当时哭诉的情景有人在群里发了视频!可我沒找到!求视频资料)。然后,就看到了孙东升大哥被推倒在地的情形(我并不认识孙东升大哥,后来在群里看到有人说的那被推倒地上的叫孙东升)!再然后,我们被继续推搡着往南走,这时,看到有便衣过来要查看采访我的人的记者证和护照,因为怕记者(小女孩)吃亏,我夫妻二人便停下来站在记者旁边,直到确认记者安全,才又被强推着往前走(当时我老公的录像里只能看到被推着走的腿),这时我见到了陈岳秀(网名),我俩便挎着胳臂并肩往前走,正走时,迎面又过来多个拿像机和手机的人对着我们拍摄并问了我们一些问题(有我老公当时拍摄的4分33秒的录像为证)

采访完,现场比较平静后,我相继又见到了日本记者朋友古川、何斌、徐彩虹。9点16分给朋友打电话时(有通话记录)又见到了林明洁和许多访民!

和朋友通了56秒的电话后,我回头看到,刚开始推搡我们时的地方、已经拉起了警界线,旁边的空地上又聚集了许多人,这时才发现我们一起去的朋友不知去了哪里?我夫妻二人便又返回,到人们聚集的地方想看个究竟,到那后,还没找到朋友便又遭驱赶,这时丰台的穿蓝衣服的便衣警察(事后才知道他是丰台国宝支队副队长彦利),上来就又再一次辱骂我们是“汉奸”“汉奸”!我实在气不过便反问“他们不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吗?”“那些把钱送到外国去的人不是汉奸?”“那些把子女送到外国去的贪官不是汉奸?”我们怎么成了汉奸?”沒想到,那些不明身份的人气急败坏,上来就揪住我的头发往下摁,这时我老公赶紧上来,弯腰想把我救起,便衣人推开我老公,我老公急了就喊“她是我媳妇!”他们便一直揪着我的头发,连同我老公一起抓到了他们拉的警界线的里面(我相信有很多人看到了我们被抓的情形,才发消息说:齐月英被抓了!也许BBC的记者听到了我老公的那一声喊,且亲眼目睹了我夫妻被抓的过程,才有了他们报导中的:有一对夫妻被抓!的表述!

我二人被抓后,其中一个便衣人说:在我这地界,你还敢跟我这么撒野!我说:我也是这的,就在广渠门!家被强拆了!另一个便衣人听后低声给我说:快从另一条路走吧!于是我和老公趁其余几个便衣人还在愣神的时候,快步离开,朝马路对面走去!到对面时看到了东方金狼(网名)和几个人在那站着。感谢东方金狼给我夫妻二人抓拍到的照片!!

和东方金狼还没说两句话,我们就又看到对面过来的4、5个警察,我知道他们是因刚才我夫妻二人走掉而追过来的,所以就站在原地没有动!果然,几个警察过来后,要我们出示证件,检查完我二人身份证后,又将我们带到一边,另一个警察还企图把我们带到旁边楼房下面的汽车后面,说是给我们说点事。我拽着老公,坚决不跟他走,并给警察说:我不是不相信你,是我们没必要跟你走,有什么话你就站在马路边上说吧!这时后边又来一警察说:他们俩怎么着,要不就赶紧走、要不就让朝阳分局来接!我们没说话。他们便一直把我们推出了很远!!!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等我们夫妻安全后我才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有未接电话,是和我一起去的朋友强感打来的,打电话时间是9点41分。

在此齐月英对那些关注我们的朋友、和看到我们被抓及时发出消息的朋友:献上最深的谢意!谢谢你们!祝好人一生平安!!!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