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07日(四)

只有大老虎与老老虎自周永康后真正遵纪守法,停止干政,那么打虎之战方可划句号。

7月29日,官媒发布了中共中央对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有“维稳沙皇”之称的周永康立案审查决定的消息。随后人民网发出《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号》的时评,但很快该文被删除,随即网络上出现类似《反腐只有逗号没有句号》的文章,掀起了网络对反腐在打掉周永康后是“句号”或“逗号”之争,这在一定程度反映着当下中国社会对反腐形势的不同研判。

中国反腐在打掉周永康后究竟会进入什么阶段?持“句号”之说者认为,反腐到周永康为止,今后不会再追究更大老虎及老老虎。持“逗号”观点者认为,反腐在打破坊间传言的“刑不上常委”潜规则后,就如股指突破了压力线,向上空间被打开,反腐势必进一步追及更大老虎与老老虎。从反腐问题上持“句号”与“逗号”之说来看,双方都是指反腐在周永康之后是否会继续打常委级的大老虎,而不是说反腐整体从打周后是否会停止。这样反腐“句号”与“逗号”就是相对於常委级大老虎而言的。

中国十八大后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反腐高潮,至今不到两年已经打掉近40名副部级以上高官,其中中央委员两名,副国级一名,正国级一名。如此迅猛的反腐,一则是因腐败已经氾滥成灾,瓜分国财,为祸民族,伤及国政;再则是腐败已使这个国家丧失生机,不仅任何良性政策法制无法出台,就是侥倖出台也无法落实。腐败所形成的权贵集团已经完全操控国政,使国家一切改革举措都沦为他们蚕食鲸吞国财民脂的陷阱。在此情况下,中国不反腐无法前行半步,不反腐新的权力执掌者无法推出任何革新措施,如此,整个民族就被捆绑於旧体制下的破车上惯性前行,如若不及时阻止,必至车毁政亡。所以,反腐在某种程度而言,不仅为了除旧,更是为了布新,是为了清除新政推行道路上的障碍,可说是改革的前期爆破。

反腐重在为布新而清障,这从十八大后中共反腐的操刀部门中纪委领导讲话中可得明证.今年5月6日至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先后4次与部分中央国家机关和中央企业、国有金融机构负责人座谈时指出:反腐要重点查处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形成有力震慑。5月26日,中央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在接受采访时也重複指出,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加大案件查处力度,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形成有力震慑,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对於纪委领导一再强调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之说,至今外界多停留於字面解读,其实这是明确在向大老虎与老老虎们喊话:就是以十八大新班子上台为划线,在职的大老虎要断绝贪腐,依法使权,而离职的老老虎要收敛收手,停止弄权干政,中止过往权力获取不正当利益的行径。所以,十八大事实成为一个反腐的节点,十八大后能与腐败决绝的大老虎或老老虎,反腐就成为他们的句号,相反就是他们的逗号。由此可见,反腐重在对十八大后仍不收手不收敛的老虎进行打击。

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当然就是阻碍新当权者推行新政,成为新当权者的布新障碍.从历史来看,腐败主要表现於弄权贪财方面。所谓弄权不仅指不正当使用权力,以权谋私,还包括拒不放弃权力,利用自身影响操控政局,企图使后来掌权者成为自己意志的延续,成为任由自己摆佈的傀儡,致使一国政局委顿不振,社会发展停滞不前。这种至死揽权,操控政局,其实才是权力腐败中的最大腐败。所谓贪财,重在指拒不停止利用权力非法获取国财民利。这种弄权贪财的腐败是中国今日权贵集团为祸的最集中体现,也是新当权者除旧佈新的最大障碍.

既然反腐的重点已经明确宣示是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者,那么反腐的句逗之争就容易拆解。十八大后停止弄权掠财者,即遵纪守法,彻底放弃干政,退出搜刮掠夺国财民脂的经济领域,反腐之剑就不会劈到他头上,那么打掉周永康对他而言就是句号。相反,若继续弄权掠财,拒不歇脚息手,仍企图操控权柄,使新当权者成为自己摆佈的傀儡,继续侵吞国财民脂,拒不停止小集团利益活动,那么打掉周永康对他而言就是逗号。

所以,今日中国反腐句逗之争,在一定程度不取决於反腐者,而取决於腐败者。只要腐败者仍违法乱纪,弄权贪财,甚至老老虎仍意图继续操控权力,捆绑新执政者沿袭过往老路,阻碍新当权者布新,以及拒不停止搜刮国资民财,那么反腐在打掉周永康后就只能是逗号而无法划上句号。只有大老虎与老老虎自周永康后真正遵纪守法,歇手息脚,停止干政弄权,放弃继续鲸吞国财民利,那么打虎之战方可划句号,而布新之局方可得开启。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