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很大,因为涉及到了救中国的大话题。现在自由派要救中国,民主派要救中国,立宪派要救中国,新毛派要救中国,甚至连基督教中的福音派也要救中国。可是我以为他们都不能救中国,因为他们都太严肃、太古板、太咬文嚼字了。他们写的书我都不看,只看看他们的短文。现代人的标志之一,就是看短文,看书已经逐渐成为过去。长篇大论留意的是人类理性的需要,短文留意的是人类情感的诉求。

人类理性没有生育能力,它是人类的自恋情结,拉·洛克福库德说过:“自恋是比世界上最善于欺骗的人更加善于欺骗。”他又说:“自恋是最伟大的谄媚者。”简单的讲,自恋就是自说自话,自我满足。幽默是人类极大的智慧,却与人类的理性,人类的自恋无关。幽默产生于人的直觉,它具有创造的能力和特点。

中国的文化传统很理性,从夫子开始,经过宋明理学加工提纯,再由大清帝国实践推广,传至当代,理性的不得了,容不下任何不理性的事物,秦始皇焚书坑儒,是因为那些儒生和书籍散播迷信,不会理性的面对历史的进步。大清帝国制造的扬州十日,也是同样的意思。到了毛泽东打天下,追求实现的是马克思的理想,建国之后还是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才有了对非公有制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有了大跃进人民公社,有了反右斗争,社教运动,文化大革命,现在的改革开放,走的是同一条遵循中国文化传统的理性之路,自恋、自虐、欺骗、暴力、无情、谄媚、压抑。

对西方文化传统,我最欣赏的东西是他们的幽默,而非是他们的科学和主义。中国文化中有科学成分,也有各种主义的成分,但是缺少幽默。幽默是外来词,最初将此词移入中国来的,首推林语堂。他老先生对幽默做了以下解释:“幽默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在西文用法,常包括一切使人发笑的文字,连鄙俗的笑话在内……在狭义上,幽默是与郁剔、讥讽、揶揄区别的,这三四种风调,都含有笑的成分。不过笑本有苦笑、狂笑、淡笑、傻笑各种的不同,又笑之立意态度,也各有不同。有的是酸辣,有的是和缓,有的是鄙薄,有的是同情,有的是片语解颐,有的是基于整个人生观,有思想的寄托。最上乘的幽默,自然是表示‘心灵的光辉与智慧的丰富’,……各种风调之中,幽默最富于感情。”百度则进一步解释说,幽默是“一种能激发起人类心理某种情感的智慧,某种在对逻辑性进行适当调控后对现实进行某种形式的加工或者破坏。幽默或搞笑已经可以提升到哲学研究的范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幽默就是一门哲学。

但是我以为幽默更是一种宗教情怀,是一种创造的力量。它的培植土壤离不开基督教的负罪与拯救的信仰。因为相信人有罪性以及罪行,人才会成为被嘲笑指责的对象,但是因为相信上帝是人的拯救,人才会笑到最后,笑的最好,笑的解颐,笑出智慧。查查全世界幽默作家的谱系,从莫里哀、琼生、契科夫、萧伯纳,直到马克吐温等等,可以说个个都有基督教文化背景,在中国文化圈,阿拉伯文化圈,印度文化圈我们就很难找到类似的人物与作品。

中国严肃的太久,封闭的太久,甚至是自恋的太久了。所以中国人做什么都喜欢走极端,有一种可以被称为革命性的东西经常在中国人的生活中作祟。穷人要打倒富人使他们成为赤贫,这是政治革命;中国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和经济体制改革是经济革命;新文化运动是文化革命。西方人很少搞革命,而且反感革命。这与他们的基督教背景分不开,基督教使西方人更喜欢用幽默的方式解决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问题。相反,中国人更崇尚暴力。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观念至今大有市场,甚至是主流文化,你要是和主流文化讲幽默,讲感情,讲本能,讲直觉,讲宗教,你就会被视为自甘堕落的垃圾。中国诗坛上的垃圾派基本就是这么产生出来的。垃圾派的三反原则是:反理念,反现状,反方向。垃圾派的教父徐乡愁做出解释说:“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诗歌长期沦为政治的附庸,沦为阶级斗争和为政治服务的工具,唯独不能说人话,说真话,更谈不上丁点艺术。但1976年后中国诗坛经过‘朦胧诗’和‘第三代’和‘民间写作’几代诗人的努力,经历过很多的风险(被谩骂,被批判,被通缉、检讨,自杀、流亡、甚至坐牢),中国诗歌终于挣脱了体制的束缚,走上了艺术发展的正常道路,让诗歌回到了诗歌本身。当今的‘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就是沿着先锋诗歌的精神继续向前探索。‘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表面上‘肮脏龌龊下流’,背后却藏有很干净的东西,这是那些只唱赞歌、唱红歌的体制诗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们一直认为,只有低俗才能救诗歌。”

不过垃圾派始终没有讲,他们鼓吹的先锋诗歌的精神真正的内涵是什么?我在看了他们大量的诗歌作品后,觉得他们鼓吹的先锋诗歌的精神真正的内涵完全可以归纳到幽默的范畴。总归天下的幽默,都有愤世的一面,可是不能嫉俗,如果愤世嫉俗就可以成为屈原,却成不了莫里哀、萧伯纳。西方的幽默,是在清楚看见人的愚蠢、矛盾、偏执、肮脏、自大的同时,还能从容不迫的发现人的珍贵、可爱,还能在人的身上寄托希望的行为。麦烈蒂斯《喜剧论》说到:“假使你能够在你所爱的人身上见到荒唐可笑的东西,却不会因此减少你对他的爱,就是有了幽默的精神。”比如垃圾派看见别人身上有屎,出于同情干脆把屎也泼自己一头一身,显然这不是自甘堕落,不是他们真的那么垃圾,而是“预期的逆应”,是同情者的微笑。对人没有关心,没有爱意,你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丑化自己。中国大量的正人君子有勇气做的只能是丑化别人,甚至千方百计要找一个丑角出来旁衬自己的显赫。

垃圾派反理念,反的最多就是中国盛行的无产阶级最能彻底革命的理念,比方垃圾派诗人余毒的诗《那些日子以来》,就是这么反理念的:

就这样说定了

一锤子的买卖

管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谁教会了我国际歌

从此我一心想着要做救世主

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

羊狠狼不贪我专打小报告

可行性分析一张人民日报

做个马褂还是折成帽子

这么着吧

还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老实交代

你的处女膜什么牌子

一句“谁教会了我国际歌/从此我一心想着要做救世主”,马上用具象让我们看到了无产阶级救世主的模样,他们一旦掌握政权,就不可一世,像是妓女出卖了自己。

垃圾派反现状的例子更多,比方垃圾派教父徐乡愁的作品《走咱们坐牢去》,就是这方面的一个杰作:

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好想堂堂正正地坐一回牢

好想明明白白地被

人民法院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于是,我故意去践踏农民的庄稼

求他们把我告到官府

可这年头粮食值不了几个钱

悲苦的农民理都不理我

我又用石头去砸商店的橱窗

你使劲砸吧,店老板高兴地说

反正本店是亏损单位,

我们正愁找不到补偿的理由

最后,我干脆去抢警察的钱包

直接引诱警察同志来抓我

我是早已活得不耐烦了

可警察们反倒被吓得拔腿就跑

看来我这辈子是难以进监狱了

我只有去贿赂监狱长

让牢房反过来坐我

并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坐穿

徐乡愁所说的“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就是对现实不唱赞歌、不唱红歌、不合作,常揭露反现状的坚持,在执政者眼里,口里,意识里,徐乡愁确实是活得不耐烦了。他要“让牢房反过来坐我/并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坐穿”就有了幽默,他没有把愤世嫉俗进行到底,而是很适时的犯了一个不简单的文字“错误”,让牢房有了人的意识。

垃圾派的反方向,反的的中国的主流文化崇上拍马的方向,最有趣的作品是虚云子的作品《战斗打响了》,作者有意识的改变了中国战争片大唱英雄赞歌的方向,把垃圾派的人物排上用场,在搞笑中传递了垃圾派崇下的观念:

战斗打响时

排长徐乡愁正蹲在战壕里

美军的炮火很猛

尘土和大便一起抖动

一班长皮旦

从隐蔽部爬过来

不断张大嘴巴

碧绿的韭菜叶沾着

他的暴牙

二班长管党生

和排长亲密地蹲在一起

他吐掉嘴里的颗粒

用胳膊肘捅了捅排长

向皮旦努了努嘴

“皮旦吼什么呢?”

敌人的炮火延伸后

排长徐乡愁左手提着裤子

右手在子弹箱上

蹭着他的食指

“皮旦你他妈喊什么?

是不是老头子有什么意思?”

皮旦趴在地上

向排长的大作

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报啊报告啊排长

司令让我们一定要守啊守住

死啊死啊死也要死在阵地!”

三班长余毒发起牢骚

“他奶奶地

韭菜饺子加凉水

还不他妈拉一地!”

排长掏出小手枪

打开保险又蹲下去

“弟兄们全部注意

先把下半身脱干净

都把稀屎给老子憋住了

美军一旦进射程

听我命令

一起转身打出去!”

最后当然是垃圾排

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因为山坡太滑了

敌人根本上不来

还有垃圾排违背公约

使用了生物毒气

说实话,我看垃圾派的作品——注意必须是真正的垃圾派诗人的作品,大多数时候有一种矛盾的反应,对照着社会、大众、自己的丑陋时,那是一边流泪,流血的在读,可是接触到了作者心灵妙语时,就忍不住的想笑。实在是幽默的作品深远脱俗,面对再污秽不堪的环境人物,都不发怒,只会叫人去笑。

管子:《贪官颂》

如果没有贪官

百姓就是皇帝

如果贪官多如牛毛

谁还愿意

说出他们的名字

我歌颂贪官

是因为百姓用血汗喂养着他们

虎毒不食子呀

这是中华民族的古训

当代中国积怨太深,戾气太重,做官的人不顾老百姓的疾苦,嫌贫爱富,反过来老百姓也开始穷凶极恶,仇官仇富。这样发展下去,中国就有可能再次发生革命。正常人都不喜欢看到这种结果。怎么办?中国需要幽默,需要智慧,需要预期逆应。垃圾派的幽默可以救中国,这也是我的幽默。在本文结束之处,特别转帖垃圾派的精神领袖皮旦《你读到这首诗那天是垃圾派》再和大家幽默一下:

老子西出函谷那天是垃圾派

孔子周游列国

被老百姓骂做丧家之犬那天是垃圾派

李四屙出好屎那天是垃圾派

某某某勾着脑袋坐在陕北窑洞

双手插进裤裆

叉开腿逮虱子那天是垃圾派

英国女王来月经那天是垃圾派

王五颗粒不收那天是垃圾派

吃了几只桔子后

海子卧轨自杀那天是垃圾派

一个美国公民

大张旗鼓竞选上总统那天是垃圾派

接生婆准备好大剪刀

在她的幻想中一个伟人即将诞生

而母亲阴道太窄

她被如此幻想弄得发疯那天是垃圾派

尼采写作权力意志那天是垃圾派

尼采写偶像的黄昏那天也是垃圾派

前苏共中央总书记

脱掉臭轰轰的鞋子

攥在手上蓬啦蓬啦

敲打联合国大会的桌子那天是垃圾派

鲁迅被他弟媳

举起尿壶砸烂脑袋那天是垃圾派

来源: 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