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夜半,黑暗处传来嘤嘤啼哭。急忙传唤小倩前往视察。

不一会小倩回来报告说,周总理灵魂不安,故夜半哭泣。我问,怎么啦?小倩回答说,周总理私人医生写了本《周总理与他的男人们》。

我通过小倩安慰总理:恩来不哭。今夜全体中共党员都是同性恋。既然能够暴力共产革命,温柔同性相恋又有何妨?

只要有爱,爱党爱国爱人民,爱同志,爱江山,天经地义,正大光明。再说,现在同性恋不是已经从精神病中移除,成为正常人性取向之一了嘛。

此书作者,通过片言只语猜测推断总理具有同性恋性向,并无任何学术或历史价值。而因此出现的一些嘲笑者,具有严重的同性恋歧视行为。与现代文明接纳同性恋的潮流相悖。反共反党反到这个份上,足见敌对势力的卑鄙无耻。

我曾经说过,三年间落马的百多名老虎中,95%犯有通奸罪乱搞男女关系等生活作风腐化问题,但有一点值得表扬,就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同性恋者。因此,污蔑我党党员是同性恋者的论点是站不住脚的。

自伟大领袖毛主席以下党和国家领导干部,说他们乱搞女人还值得相信,说他们是同性恋者,鬼才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