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政治中的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与反恐

反恐,在现实政治的困境中

二○一五年行将年末,十一月十三日在巴黎足球赛场附近、市中心咖啡馆和歌剧院同时发生爆炸和枪击,与年初血洗查理周刊一头一尾,又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所为。这一次恐怖袭击死亡一百三十人、受伤三百五十二人,是九一一以后西方经历的最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

稍事回顾,面对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的大意、疏忽甚至漠然令人惊异。就在巴黎恐怖袭击的前一天十一月十二日,两名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在贝鲁特郊区什叶派穆斯林聚居区自杀引爆,四十三人死亡、二百四十人受伤,为一九九○年黎巴嫩内战结束以来恐怖袭击之最。两周之前十月三十一日,从埃及西奈半岛南端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起飞的俄国民航飞机在西奈半岛北部上空爆炸,全机乘客和机组人员计二百二十四人死亡,也是IS所为,它的恐怖主义不限定于针对个别国家、宗教和文化的个别恐怖行动。

二○一一年乘内战之机IS恐怖组织进入叙利亚,迄今为止叙利亚人口的一半一千万人在逃亡的路上,其中四百万人离乡背井向世界逃散。国际社会一直熟视无睹,直到今年九月叙利亚的难民潮涌到欧洲,人们才如梦方醒地意识到这背后IS的恐怖主义。

美国的反应还在迟疑之间,俄国九月二十七日率先宣佈与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联合抗击伊斯兰国。三天后俄国即开始在叙利亚的轰炸,不止IS的军事目标,还有反政府武装,普京不掩饰武力支持阿萨德政府而介入叙利亚的内战。伊朗和伊拉克加盟旗下的原因之一是,两国和叙利亚一样都是伊斯兰教什叶派掌权。借反恐之机,俄国在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

巴黎的十一月十三日之后,一致反对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的国际政治气氛迅速形成。阿拉伯联盟二十二个国家达成一致从政治、军事、安全和司法各方面採取措施制裁IS,当然,兑现还是另一回事。巴黎恐怖袭击后,法国总统奥朗德急于西方在军事上对伊斯兰国强硬回击,奥巴马则忧虑过度反应会激起恐怖主义升级。德国议会批准军事介入国际反恐,但限于空中侦察和加油补给等后援、不作直接军事攻击。美国防部长卡特致函德国防部长莱恩女士,要求德国加强并扩大军事参与。当前土耳其和俄国之间的摩擦反映了另一种歧异:俄国反IS又支持阿萨德政府,土耳其不支持阿萨德又反对反政府也反IS的库尔德人,一直半遮半掩地为IS行方便。

在彼此不同甚至抵触的实际利益、政治行为、宗教派别和意识形态等历史背景之下和现实政治格局之中,以为强硬的军事行动可能迅速击败伊斯兰国恐怖主义,显然不切实际。

伊斯兰国──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的结果

在二○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CNN的电视访谈中,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公开为伊拉克战争的错误道歉。朝野一直在质疑和争论的“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毁灭性化学武器”的出兵藉口被证明为不实,承认二○○三年入侵伊拉克是IS兴起的主要原因的看法是有道理的。

伊斯兰国作为恐怖主义组织开始是在基地组织旗下,故又称AQI(AQ是“基地组织”缩写),二○○七年出现ISI──伊斯兰国在伊拉克。伊拉克战争中,服务于前政权的许多官兵被整肃而失去生计、军队被解散却没有收缴武器。与什叶派新政府执政(什叶派为伊拉克穆斯林多数,萨达姆政权为逊尼派)同时,武装的ISI宣佈成立,它的领导成员是一群前萨达姆军中的情报官员。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却没有给伊拉克留下民主政治。ISI继续扩展为ISIS──伊斯兰国,是在二○一一年叙利亚内战之后。作为抵抗运动的一翼,IS既反叙利亚政府军又反叙利亚自由军;作为伊斯兰教逊尼派,IS反叙利亚政府因为它是什叶派;IS反对一切与它不同的、包括库尔德人。

在抵抗阵营中,ISIS继续被武装。据报,二○一五年ISIS拥有二十亿美元资产,为世界上最富有的恐怖组织,握有石油、勒赎、抢劫走私和捐款四大财政资源。二○一四年十月被轰炸之前,IS占领的油田每天出产并销售石油达三百万美元,其后还维持在每天三十六万美元。IS最大的金主为富有的海湾国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IS到底拥有多少恐怖战士各说不一,表明西方世界对他们还缺乏确切的瞭解。

从穆紮海登到基地组织

追溯到IS之前的伊斯兰恐怖主义或圣战组织如基地组织、塔利班和穆紮海登(圣战者)可以看出,它们的形成间接或者直接地为国际冷战政治的产物。

一九七九年苏联出兵占领阿富汗,美国中央情报局同时开启“旋风行动”,资助和武装阿富汗圣战组织军事对抗苏军及其扶植的阿富汗政府。恐怖分子本拉登此时在阿富汗反苏圣战而奠基了后来的基地组织,一九八四年通过巴基斯坦军方获得CIA“旋风”项目资助。他在巴基斯坦白沙瓦设立了一个接待站,招募、组织和输送阿拉伯青年志愿者到阿富汗参加圣战。一九八九年苏联撤离阿富汗,一九九二年穆紮海登取得政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国,随后陷入内部混战;一九九四年塔利班从中崛起,两年后推翻穆紮海登政权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旋风行动”是美国历史上为时最长耗费最巨的军援项目,高达几十亿美元。这是一个专项,全部用于支持第三方武装对抗苏联的冷战。这还是一个美巴合作项目,援助资金和军事装备通过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中转。当年穆紮海登每年战争财政逼近十亿美元,一半以上来自CIA的“旋风”项目。

武装是恐怖组织的必要条件,穆紮海登从美国获得的军事装备包括枪枝弹药坦克飞机,一直到当时堪称先进的红外防空导弹“刺针”FIM-92.武装之外CIA还资助他们军事训练,一九七九年到一九九二年期间透过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为圣战组织训练游击队员近十万人次。一九九六年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时,已拥有一支近三万人、数百辆坦克和几十架战斗机的军队。

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国际政治

武装穆紮海登作为对抗苏联的军事手段,美国不在意它之为一个宗教圣战组织及其极端原教旨主义的意识形态,不考虑一个宗教圣战组织军事化可能的后果。《华盛顿邮报》文章《圣战ABC,来自美国》(From U.S.,the ABC’s of Jihad)二○○二年披露,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曾投入数百万美元编印教材,书中有直接的暴力行为图示,有有关圣战的可兰经文。这些教科书分发到阿富汗的学校,还分送到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营,数量非常之大,以致塔利班继续沿用这些书本灌输圣战意识。

在阿富汗争夺势力范围的冷战中,美国击退了苏联,却扶持起一种更为危险的敌人──极端伊斯兰宗教恐怖分子。九一一之后二○○一年十月七日美国领衔北约出兵推翻塔利班政府,却未能粉碎塔利班恐怖组织。塔利班流窜到邻国巴基斯坦,一直掩护和支持本拉登和他的基地组织,并长期以军事恐怖活动威胁阿富汗的安全与稳定,直至今日。

在阿富汗的美苏对抗中,巴基斯坦一直协助美国支持圣战组织。九一一发生和塔利班政府被推翻之后,巴基斯坦仍如既往地支持那些圣战组织──从塔利班到本拉登。海湾国家──政治保守君主专制的沙特阿拉伯,为阿拉伯世界的重镇。尽管存在根本的价值分歧,美国和沙特一直密切结盟:沙特稳定地向美国供应石油,美国保障它的安全。一九九○年八月二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挑起海湾战争,沙特阿拉伯邀请美军驻紮,八月八日美国即宣佈出兵对伊开战。阿富汗战争期间,沙特与美国CIA“旋风”项目并肩,支撑了穆紮海登的战争财政的另一半。过去几年沙特又成伊斯兰国最大的金主和武器来源,希望藉以打击宿敌──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与美国貌合神离。

冷战政治、地缘政治、利益政治,有阵营的分别、有敌友的变化,常在的是利益的固守,缺失的是价值的坚持。如果对恐怖主义的放任与纵容不感到压力,怎么能指望对恐怖主义有坚决彻底的打击?政治上尽可以绥靖、妥协和漠视,但是失了价值的政治不会是没有后果的。

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将长期伴随世界

军事打击是反恐的必要手段,但是反恐不会毕于一役。反恐是一种长久的政治,其成效取决于所有这些因素的变化与消长。

最近的民调显示,德国一半人支持对恐怖主义的军事打击,但百分之六十九的人不相信军事干预就能消灭恐怖主义,军事打击只是反恐国际政治的一部分。政治上和政策上,目前必须结束叙利亚内战;为避免把反对派推到IS一边必须排除与阿萨德政权军事合作。可俄国成为障碍──普京明确支持阿萨德政权;还要对一直态度暧昧容忍IS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施加压力令其改变。更长远和更根本的还有国际民主阵营对于阿拉伯世界民主化和伊斯兰教的自由化在政治上和政策上积极而建设性的支持,等等。

就恐怖主义根源以及反恐的複杂性和全球性而言,反恐将是对现代国际社会长期的挑战,极端穆斯林恐怖主义将会长期伴随我们的生活,也许是终生的。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1月号

By editor